第160章 商号失火案

第160章 商号失火案

“老爷,是我不对!”

    没曾想,管家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拼命地磕头。

    “当初,夫人出于一片好心,念在同乡的份上,让我入了太守府,并一步一步提拔到管家的位置……”

    “可是,小人却不思感恩,竟然鬼迷心窍,对夫人产生了非份之想……”

    “那天在花园,是我缠着夫人,所以这一切与夫人无关,求老爷明察。要杀要剐,小人愿一力承担!”

    如此大无畏的神态,倒是让刘然与钟艳一愣。

    而曲氏则眼神复杂,双眼浸泪地看着管家,随之也跪了下来。

    “老爷,妾身承认,对你隐瞒了一些事……当年未出嫁时,妾身与管家便已经相识,而且……互有情愫……”

    其实,曲氏当年之所以嫁给刘然,也是迫不得已。

    当年她的父亲因为一些口角与人发生争端,结果失手把人打死。

    可这种事,谁说的清?

    可以说是失手,也可以说是故意。

    虽然曲家在地方上有点势力,但对方也不差,一直告到江南府。

    刘然心血来潮,亲自过问此案。

    在此期间认识了曲氏,一时惊为天人。

    说起来,曲氏并非刘然的第一房夫人,刘然的年龄比曲氏大了十几岁,早就成过亲了。

    只不过,夫人难产而死。

    后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看到曲氏之后,便起了迎娶之念。

    刘然是太守,一语话便能断父亲的生死,曲氏有得选择吗?

    最终,她含泪同意了刘然的条件,答应嫁给对方,但条件是换她父亲的平安。

    刘然欣然同意。

    就这样,曲氏不久后被嫁入了太守府。

    她本想遗忘以前的事,但没想到,管家却旧情难忘,悄然托人带来口信,说是想见她。

    曲氏与之见了一面,一时心软,答应让他进府。

    其实这些年来,二人之间倒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过份的事,一来是府中下人多,容易露馅。

    二来,曲氏也不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既然嫁给了刘然,就得遵守妇道。

    但是管家一片痴情,二人之间偶尔还是会说上几句情话,或是拥抱一下,但也仅止而已。

    曲氏含泪道出这一切的缘由,只是太守哪里肯信?

    一男一女说着情话,搂搂抱抱,还能不趁机做点别的?

    就算是没有,刘然也不可能忍受这种憋屈。

    自己的夫人心里却一直装着别的男人,这同样也是一顶绿帽,让人憋屈。

    故此,刘然一怒之下,不由怒喝道:“不用狡辩了,这事,老爷绝对不能饶恕你们。来人,把这对狗男女绑起来,老爷要活活打死他们。”

    最后,管家的确被活活打死。

    但是曲氏,刘然看着遍体鳞伤的她,一时心软饶了一命。

    命虽然饶了,刘然却直接休了曲氏,也没有放她走,而是一直关在府中,不允许她离开一步。

    而钟艳则心想事成,通过玩弄各种手段,成功晋升为太守夫人。

    如此一来,钟坏水更是地位高涨,成了刘然的忠实走狗。

    刘然并没有让小舅子进府衙,一是为了避嫌,二来钟坏水在外面,还能替他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比如这次对付楚留……

    “坏水……”

    “是,姐夫,有何吩咐?”

    钟坏人在外面耀武扬威,但这一切都是得益于刘然,自然就得装一条狗。

    “听好了,城里不是新开了一间商号吗?淮南来的……”

    “是是是,这个我知道,据说生意挺火。”

    钟坏水连连点头。

    “他们的商号都是按照严格程序办理的,本官不方便找茬,所以,你想想办法给他们一点绊子……明白我的意思?”

    “这……就是说,不想让他们好,对吧?”

    “呵呵,你看着办,只要别弄出人命就行。”

    “姐夫放心!”

    钟坏水当即拍胸口:“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回去后,钟坏水便开始暗中观察商号的情况。

    其实这家伙有多少脑子?他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

    要么上门挑衅,要么杀人纵火。

    但上门挑衅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杀人……刘然又说过不要弄出人命。

    那就只有纵火。

    商号的位置在闹市区,有店铺有仓库,以前属于几家商户所有,也不知楚留用了什么方法,将十几间店铺,包括后院全买下来,可谓是财大气粗。

    于是,钟坏水找到了几个心腹,与之密议了一番,然后悄悄找了一些桐油,准备晚上纵火用。

    入夜。

    钟坏人等人身着黑衣,蒙着面纱,将准备好的桐油分散浇泼,然后一把火点燃之后,便溜之大吉……

    商号的建筑全是混木结构,加上当晚有一点风,配上易燃的桐油,火势瞬间就冲天而起,浓烟滚滚,弥漫在江南府上空。

    “不好,起火了!”

    “快,救火!”

    负责留守在商号值守的伙计炸了窝。

    而街上也混乱一片……

    火光冲天,恐怕十里外都能看到,能不让人惊慌?

    “老爷老爷,不好了,淮南商号起大火了……”

    虽然是大晚上,但这么大的事,还是有手下不得不前来汇报太守大人。

    “什么?起火了?”

    刘然睡得迷糊,一听之下,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这一定是钟坏人干的好事。

    但是刘然却故作震惊,询问了几句,然后起床穿衣,亲自率人赶到现场去查看情况。

    隔着老远,刘然便能感觉到一股浓烟与热浪扑面而来。

    心里不由暗惊:那小子下手可真狠,看这样子,不仅仅是商号,恐怕整条街都得毁……

    虽然毁的不是他的财产,但真是毁一条街,这事恐怕就闹的有些大,肯定要惊动上面下来调查。

    到时,该如何应对?

    把所有过错全推到淮南商行?

    指责他们看护不力,导致火灾,给江南府带来无可估量的损失……嗯,这办法不错,能趁机将之赶走,还得赔一大笔银子。

    想到这些,刘然不由阴阴一笑。

    同时,商号失火的消息,当晚就传到楚留耳中。

    楚留大惊,感觉这事一定有问题,于是当即秘报皇宫方面……

    第二天一早,凌风便收到消息,不由眉头紧锁。

    失火?

    这么巧吗?

    难道,是江南府的同行做的?

    但这件事在表面上,又如何值得天子亲自出面?

    所以凌风当即派遣蝶影率人奔赴江南府密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