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真凤之体

第2章 真凤之体

苏宛月不语。

    但从神情可以看出来,对于凌风所说的话根本不屑一顾。

    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得到她的心?

    对此,凌风倒是不急。

    鸟儿在玉笼中,又如何能够逃脱他的掌心?

    重要的是,凌风在第一眼看到皇后的时候,便惊喜地发现这女人居然是真凤之体……

    真凤之体,乃千年难得一见的先天灵体。

    一旦觉醒天赋,修炼起来可谓一日千里,前途无可估量。

    凌风身具龙脉,皇后真凤之体,算得上龙凤绝配。

    所以,凌风已经打定主意,不仅要征服皇后的身,更要征服她的心。

    当然,不宜操之过急……

    “好了,你先休息,朕还要熟悉一下宫内的情况。”

    说完,凌风坐到桌边,开始认真翻阅太后交给他的一些宫内的地形图、重要人物画像,以及人员基本情况等等。

    以前是太后逼迫凌风当皇帝,现在却是凌风心甘情愿。

    当然,凌风可不会遂太后的愿当个傀儡,他得想办法坐稳皇位,再慢慢想办法扳倒太后……

    如此,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还需要培植自己的亲信。

    皇后不用说,是首选。

    除了她的才貌之外,凌风更看重的是她的灵体,以及其娘家手中掌控的百万兵马……

    其次,还要拉拢一些朝中重臣。

    包括宫中的太监、宫女也要拉拢一批,这样,才能做到耳目灵通。

    当然,凌风知道仅仅做到这些依然不可能斗得过太后。

    毕竟这女人根底雄厚,暗中不知道培植了多少亲信。

    那么,就必须树立自己的威望。

    且风头要力压太后。

    如何树立威望?

    这一点凌风轻车驾熟。

    镇压叛乱、安抚人心、开疆拓土……用赫赫战功,一步一步扎稳根基。

    不知不觉,天色拂晓。

    凌风看了一整夜的册子。

    苏宛月呆坐了一夜。

    ……

    “皇上、皇后娘娘,请用早膳。”

    一个面目清秀,年约二十多岁的太监垂着双手,神情看似恭顺道。

    这个太监名叫小德子,是以前那个皇帝身边的御用太监。

    当初,凡知晓皇帝暴毙的一些宫女、太监、御医几乎都被秘密处死,小德子却能够活下来,且继续留在凌风身边。

    这说明了什么?

    这家伙分明就是太后的耳目,一条忠实的走狗。

    当初凌风刚进宫时,太后便派小德子秘密训练凌风,告之一些皇帝的生活习惯、以及宫中礼仪等等。

    小德子仗势太后的宠爱,对凌风呼来唤去,仿佛他才是皇帝一般。

    对此,凌风早就心生不满,暗自决定拔去这根毒刺。

    否则一举一动皆逃不过太后的掌控……

    “这都是些什么?能吃吗?”

    一到桌前,凌风便怒吼一声,一脚将桌子踹翻。

    见状,小德子不由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不过,当着皇后的面他倒不敢发作,只能赔笑道:“皇上,奴才……奴才这就让人换。”

    等小德子一走,苏宛月忍不住皱眉看向凌风。

    不就吃个早饭么?这家伙耍什么皇威?

    虽然皇后没有说话,但凌风能看懂她眼中的意思,不由淡淡笑道:“呵呵,朕是故意的。”

    不久后,小德子再次带着几个宫女端来一些膳食。

    “皇上,奴才换了一些精美的糕点,还有燕窝……”

    “狗奴才!”

    凌风一个耳光扇过去:“我堂堂大燕国,你给朕说燕窝?”

    这他娘的还讲不讲理了?

    小德子捂着脸,满眼怨毒的看着凌风,竟然不顾皇后在一边,高声质问道:“皇上,照你这么说,太后以后岂不是也不能吃燕窝?”

    这语气,便有了一丝明显的威胁意味。

    如果凌风是真皇上,小德子哪里敢质疑?

    但这小子心里清楚凌风无非就是一个傀儡,是太后利用的工具。

    所以借故抬出太后的名头,想以此提醒凌风注意自己的身份。

    “大胆奴才!居然敢顶撞朕?”

    凌风借机发飙,一脚将小德子踢翻在地,然后上前拳打脚踢。

    虽然凌风没有修炼过什么功法,但一直坚持锻炼,拳脚远比普通人重的多,小德子孱弱的小身骨哪里经得住如此折腾?

    再加上凌风有意为之,所以没打几下,小德子便一动不动躺在血泊中。

    几个宫女吓得花容失色,一个个赶紧跪下。

    苏宛月则目瞪眼呆地看着凌风……这小子疯了么?

    “滚,都给朕滚,朕不需要你们服侍。”

    打完小德子,凌风又冲着几个宫女怒吼。

    一听此话,几个宫女如释重负,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生怕跑慢一步便落得个悲惨下场。

    “你……你难道不知道小德子是太后的人,你把他打死了,太后会轻饶你?”

    苏宛月终于忍不住皱眉喝问了一句。

    “呵呵,你终于学会关心朕了么?”

    凌风的语气有些欣慰。

    苏宛月冷冷道:“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句,你……根本斗不过太后。”

    “拭目以待!”

    凌风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坐下来慢悠悠喝着燕窝汤。

    “嗯,燕窝味道不错,皇后你也来喝一点……”

    苏宛月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太后便怒气滔天赶了过来。

    “去,看看小德子怎么样了。”

    人一到,太后便恶狠狠瞪了凌风一眼,然后吩咐身边的太监。

    “太后,小德子他……没,没气了。”

    “把人拖走,这里好好清理一下。”太后阴森森道。

    等到现场清理完毕,太后让所有太监、宫女去外面候着,然后猛地一拍桌子,冲着凌风怒喝:“给哀家跪下!”

    “太后息怒!”

    凌风却不惊不诧也不跪,慢腾腾道:“太后,其实我这样做完全是替你着想。”

    没有其他人在,凌风自然懒的称对方母后。

    “什么?替哀家着想?”太后有些愣神。

    凌风点了点头:“不错!小德子在我面前有些桀骜不驯,如果我不发威,早晚会被人看出破绽。那时,太后的一番心血岂不白费?”

    闻言,太后并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紧紧盯着凌风,似乎想要看穿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其实,太后也感觉凌风说的话有点道理。

    但,绝不相信凌风是替她着想。

    “其实,我很感谢太后让我坐上这个皇位,以及……”

    凌风故意一脸痴迷瞟向苏宛月,微笑道:“娶了这么一个美丽的皇后。”

    此话让太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不管怎么说,死的皇帝可是她的亲生儿子……而皇后,本该是她的儿媳妇。

    结果现在,全便宜了凌风。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太后还有儿子的话,这种好事又怎么会轮到凌风的头上?

    为了保住太后之位,只能出此下策。

    当然,凌风的话同时也让太后有些释然。

    人,总是有贪念的。

    这小子贪权、贪美色……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只要有弱点,便能针对其弱点威逼利诱,更利于掌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