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星辰锻骨术

第4章 星辰锻骨术

实际上,太后与皇后的确误会了。

    凌风拿这些药材真的是用于修炼,因为他在记忆中终于找到了一种适合目前体质的功法:星辰锻骨。

    细究起来,这不算什么功法,只是魔族的一种入门锻体之术。

    此术主要是依靠星辰之力淬体,以达到健体、锻骨的功效。

    修炼到一定程度,可凭借肌肉的力量轻易击碎万斤巨石……

    锻体本就属于魔族人的强项,所以凌风决定由此入手,先拥有一身铜皮铁骨。

    只要坚持不懈,到时同样可以碾压这片大陆上的强者。

    不过,在修炼“星辰锻骨”之前,凌风必须要进行初步的淬体,或者说是洗髓。

    这几味药材,便是用来泡制淬体液。

    其配方是凌风根据前世的记忆加以改良而成,除了这几味比较珍贵的药材,另外还需几种普通药草,以及蕴含剧毒的断肠草。

    但,这件事或许瞒得过太后,却瞒不了皇后。

    毕竟凌风现在与皇后几乎天天呆在同一间寝宫内。

    所以,有些事凌风有必要与皇后摊牌。

    “皇后,有件事你得帮我。”

    闻言,苏宛月不由皱了下眉,眼神有些戒备地看着凌风问:“什么事?”

    “你知道,我现在是孤家寡人,除了你,身边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

    凌风自嘲地笑了笑。

    皇后没有接话,静静地听着。

    “是这样……”凌风继续道:“我需要一些草药,但不想让太后知晓。所以,你想办法找人替我弄进宫来。”

    “草药?你这不是有了么?”皇后淡淡应了一句。

    凌风摇了摇头:“不够,我还需要一些辅材来配制一种特殊的淬体液。这样,我才能够开始修炼。”

    听到这番话,皇后疑惑不已。

    在云炎大陆,武者修炼的门槛并不算高,只要有一定的天赋与资源,修炼根本不是问题。

    看凌风的模样也不像是天赋差的人,修炼资源更不必说,皇宫里会缺么?

    “皇后,我的体质与别人有些不同,所以必须要先淬体。没有实力,我拿什么跟太后斗?”

    凌风坦然道。

    “你……小声些……”

    一听这话,苏宛月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生怕被别人听了去。

    “皇后,难道你真的甘心任由那个女人摆布?”

    凌风压低声音,一脸凝重地说。

    “她的野心相信你很清楚,苏家的战略地位你也很清楚,假如有一天太后想上位,苏家要么臣服,要么……”

    “别说了!”

    苏宛月急急出声打断。

    凌风所讲的这些,她如何不知?

    但却无力回天!

    “不,今天我必须要把话讲清楚。”

    凌风固执道。

    毕竟皇后的命运与之息息悠关,二人必须齐心协心才能经得起风浪。

    换作前世,凌风身为魔帝,哪里有闲心跟人讲这么多大道理?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但今时不同往日。

    现在凌风虽为帝王,但却有名无实。所以,必须要学会审时度势,并充分利用身边的资源。

    “宛月……”

    这次,凌风没叫皇后,而是温柔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但是,你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一定会输?”

    “目前,我们也有一定的优势。至少那个女人不会轻易动我,因为她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凌风娓娓而述时,苏宛月的眼神不停地变幻着。

    她之所以答应出嫁,完全是为了苏家着想。可是,经凌风这么一说,她不得不开始考虑未来的走向。

    没错,一旦太后得势,苏家恐怕真的会成为其眼中钉。

    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你……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些?你凭白无故捡了个皇帝当,还不知足么?”

    虽然是质疑的语气,但凌风却欣慰地笑了。

    这个冰山美人的心终于开始松动了……凌风不怕她质疑,就怕她麻木不仁,浑浑噩噩。

    “皇后,你可知道我是如何答应当皇帝的?”

    这件事,苏宛月一直不清楚,也没问。

    “你愿意讲,就讲。”

    “那个恶毒的女人,论起来也算是我的母后吧?可是,她却丧心病狂给我下毒,每个月必须要服一次解药,否则经脉寸断而死!”

    这一点,凌风并没说谎,太后正是利用此毒招逼迫他就范的。

    “什么?她……她真的……”

    “不信你看!”

    凌风亮出手臂让苏宛月仔细查看。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毒线草?”

    一看到凌风手臂上的黑线,苏宛月不由惊呼出声。

    毒线草,相传为天下间一种至毒的草,相当罕见,其毒性之烈,令人谈之色变。

    “没错!”凌风冷冷一笑:“而且这是经过特殊泡制的毒线草,一般人根本配不出解药来。”

    “难怪,你……你那么恨她。”

    苏宛月苦笑着摇了摇头。

    以前,苏宛月听人提起过,毒线草的毒很特殊,根本无法彻底根除。哪怕是定期服用解药,毒素也会慢慢沉积下来,至多十年,必死无疑。

    “我当然恨她!”凌风冷冷道:“这个女人无非就是想让我当傀儡皇帝,一旦她大事得逞,相信你能猜到我们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但你的毒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我修炼有成,便有办法逼出毒素。”

    看着凌风一脸自信的表情,苏宛月不由沉吟了一会,终于道:“药草的事我可以让怜儿去办,她是我从娘家带来的丫环,信得过。”

    凌风欣慰不已。

    通过这次谈话,二人的关系算是迈进了一大步。

    毕竟心理上的那层纸已经捅破了,相信以后的交流会变得越来越融洽。

    第二天,怜儿奉命出宫前去采购凌风所需的草药。

    这丫头也算机灵,一路上故意四处转悠,买了一些胭脂水粉、香包之类,同时暗自观察是否有人跟踪。

    逛了许久,确信没有尾巴,这才溜进一间药铺……

    另一边,凌风也在做准备工作,让小顺子去替他寻找一些加工药草的工具,说是要用来药浴。

    皇上下令,小顺子不跑的飞快?当天下午便将凌风所需的东西备齐。

    入夜,寝宫内热气腾腾。

    凌风浸泡在滚烫的药液中,浑身肌肤通红,肌肉不停地抽搐,表情显得有些痛楚。

    其实洗髓这个过程的确很痛,仿佛千万根钢针刺体。

    但再痛凌风也得忍着。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