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裂风枪

第5章 裂风枪

浸泡到半夜时分,苏宛月听到凌风不时发出一声痛哼,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

    虽然她并未认可这个男人。

    但在这皇宫中,除了这个冒牌夫君,还有谁能替她遮风挡雨?

    “你……你还好吧?不行的话就不要硬撑了。”

    “没事……”

    凌风倔强地应了一声。

    然后又下意识看了看身着一袭纱裙的皇后,那美丽的容颜、玲珑的身段,让凌风的热血一下沸腾起来。

    一来,皇后本就长得十分诱人。

    二来,这是男人的本能。

    还有一点就是这药液中本身就混和着几味药效强劲的药材。

    故此,凌风的眼神开始变得热切起来……

    “皇后,我想……”

    “想都别想!”

    皇后瞬间看出凌风的异状,羞红着脸急急逃离。

    失败!

    凌风无奈地摇了摇头,抛开一切杂念,尽可能地吸收着药效,以达到最佳的淬体效果……

    经过三个晚上的浸泡,星辰锻骨术终于可以开始运转。

    对于凌风来说,这算得上是一次意义重大的突破。

    虽然不能像其他武者那样拥有真气,但是凌风相信,一旦自己修炼有成,凭借着肉身强大的爆发力,击杀强者不在话下。

    重要的是,只要体质足够强大,修炼前世一些魔族功法想必不成问题。

    ……

    御花园中,百花盛开,草木葱翠。

    两个身着宫裙的女人漫步在花径中,其风姿足以与百花斗妍。

    “宛月,你与皇上已经成婚几天,为何现在还是处子之身?”

    太后的语调虽然平缓,似乎漫不经心一问。

    但是,苏宛月却心中一紧……

    “回太后,这件事……实非我所不愿,主要是凌……皇上他,他身体有些欠佳。”

    “是么?哀家听说皇上取了一些药材调理身子骨,想必有所好转了吧?”

    苏婉月艰涩道:“好像……是好转了一些。”

    这时,太后话锋一转,声音变得有些阴冷:“宛月,如果他有什么需求你要尽量满足,不要过于矜持,怎么说他现在也是皇帝。”

    苏宛月咬着嘴唇,没有应答。

    见状,太后叹了一声:“也罢,如果你一意孤行,那么哀家就只能替他再挑选几个贵妃……”

    “太后,请,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苏宛月终究还是斗不过太后这只老狐狸,态度有了一些松动。

    “嗯,如此甚好!”

    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要让哀家等太久……”

    回到寝宫,苏宛月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郑重其事与凌风提起此事。

    “凌风,看样子太后还是有些怀疑你取药的动机……”

    听到皇后转述太后所说的话,凌风思虑了一番,不由淡淡地笑了。

    “皇后,这么说你是吃醋了……”

    “别闹了好不好?你很清楚太后的动机,分明是想让你变得跟以前那个皇帝一样,纵情于酒色……”

    这一点凌风当然明白,只是想借机调戏一下皇后罢了。

    “皇后,想来你也不想让我受太后控制,那么……你何时与朕圆房?”

    “你不要逼我!”

    “不,是太后在逼你,而不是朕。”

    苏宛月悲从心来,忍不住伏低身子呜咽起来。

    她在哀叹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会遇上如此荒唐的事?

    “哭并不解决问题……”凌风淡淡道:“太后步步紧逼,我们处于劣势,必须要设法应对。”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

    苏宛月抬起泪眼问。

    “一、拉拢、培植我们自己的亲信。二、增强我们自身的实力。三、委以虚蛇,让太后放松警惕……”

    经过一番商议之后,二人终于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

    第二天,凌风主动去找太后……

    “皇儿拜见母后。”

    有太监宫女在场,凌风的礼节自然要像模像样。

    “嗯,皇儿免礼!”

    “母后,皇儿有要事相商,你看……”

    “你们退下吧!”太后当即挥了挥手。

    “是!”

    等到一众宫女太监离开之后,太后不由瞟向凌风,淡淡问:“你有何事相商?”

    “是这样,我感觉宛月心情不是太佳,而且我在宫中也呆的有些烦闷,所以想出去散散心……”

    “散心?”

    太后愣了愣神。

    “你准备去哪里散心?”

    “嗯,我想去皇家猎场狩猎。想来,皇后应该会开心。”

    这小子还真的痴迷上皇后了?

    太后权衡了一番,最终同意了凌风的请求。

    这一点,其实也在凌风的算计中。

    毕竟对于太后来讲,这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

    皇帝在宫内,这个女人行事至少要收敛一些。皇帝一离宫,那就少了许多顾忌,到时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出面处理朝政。

    经过几天的准备,一支三百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离京,前往南边数百里之外的皇家狩猎场。

    狩猎场大约有数百里方圆,范围内有普通野兽,偶尔也会有异兽出现。

    “你的箭法怎么样?”

    路上,皇后忍不住问道。

    “马马虎虎吧。”

    “那枪法呢?”皇后又问。

    “马马虎虎……”

    如此敷衍的回答,引起了皇后的不满。

    “什么都是马马虎虎,你还出来打猎?要不,我传你苏家的枪法吧?”

    苏家,几代人都是大将军。

    其家传“裂风枪法”霸气十足,令无数敌将闻风丧胆。

    一般情况下此枪法是不会外传的。

    但是,凌风好歹是皇帝,又是苏府的姑爷,算不得外人。

    “好啊!”

    虽然凌风的记忆中有不少招式、刀、枪、剑、棍、掌法、拳法……等等,但以他现在的基础根本没法练。

    何况,苏家的裂风枪法也算赫赫有名,对阵杀敌十分管用。

    所以凌风倒是不会推辞。

    “我们苏家的枪法,精髓在于力量的爆发,没有过多的花式,毕竟这是针对于带兵打仗而创……”

    苏宛月一边讲解,一边用手比划。

    “枪,虽然是兵器,但是你要将它视作身体的一部份,身心与之溶合方才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凌风前世修炼了数千年,怎么会不懂运用兵器之道?

    但他依然神情专注,一副津津有味有味的神态。

    皇后的声音糯软娇柔,加上那幽幽的体香,令人十分享受这一刻。

    此刻的凌风,像极了一个初恋的少年。

    毕竟已经轮回转世,拥有了全新的人生、全新的身份,心境与性情自然会随之或多或少而有所改变。

    “皇后,有朝一日朕定会让你母仪天下。朕所指的天下,是整个云炎大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