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炼器师

第4章 炼器师

碧儿在前面引路,叶秋不紧不慢地跟在碧儿的身后。

    碧儿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话,“姑爷,你别看我家小姐性子冷,其实她人挺好的。”

    “嗯,能看出来。”两人正穿过神兵山庄。

    一种久违的熟悉感环绕上叶秋的心头,虽然他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知道这里他来过,而且不止一次来过。

    “我家小姐不仅对我们下人好,而且她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碧儿续道。

    “哦?”叶秋嘴上答着,心神已经早被这里的一切吸引了。一万年了,神兵山庄果然还是应有的样子。

    “你不信?”碧儿嘟着小嘴道。

    “说来听听?”

    “我们家小姐今年才十七岁,就是一名三品炼器师,这是神兵山庄一万年来都没有过的事情,她是神兵山庄最聪明的人!”碧儿说起来手舞足蹈,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十七岁,三品炼器师,果然是天才。”叶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可不是吗?”碧儿接道,“炼器师可是我们商国最受人尊敬的职业。姑爷,你会炼器吗?”

    叶秋摇了摇头,“不会。”

    “那你会算学或者下棋吗?”碧儿接着问道。

    “算学或者下棋?”叶秋长吁了一口气,那是很遥远的东西了,如今应该已经忘光了,“应该也不会。”

    “如果你会算学或下棋的话就知道炼器师的伟大了。”碧儿认真地道,“一个好的炼器师必然是一个算学大师或者围棋大师,因为炼器师需要强大的智慧,也就是灵魂力量,而只有多学算学和下棋才能将一个人的智慧不断增强。同时炼器过程极为复杂,本身就要用到很多算学。”

    叶秋点了点头,炼器确实如此。

    说话间,两人已经穿过了神兵山庄居中的广场。碧儿唤来一辆马车,一路奔驰,终于到了喧闹处。

    神兵山庄有数百里之广,其实这不过是大致范围,最核心的地方也不过方圆几里,周遭地方则让族人随意散居。

    神兵山庄顾名思义就是以炼制兵器为主业,也就是所谓的炼器。炼器的范围较宽泛,不仅仅局限于兵器,铠甲、护靴还有一些奇门宝器也都属于器的范畴。

    神兵山庄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炼器师,但是万年的传承遗失了不少,如今已经没落了。再加上炼器师本就是无勤不兴的艺业,神兵山庄的子弟多半已经吃不了苦。算学或者下棋对他们来说简直要他们的命。

    但是神兵山庄毕竟曾经兴盛过,不少炼器大师慕名来到神兵山庄,渐渐地在山庄周围形成了集镇,近万年下来竟成了一座城,封城。

    叶秋主仆二人悠悠地走在封城最繁华的大街上。

    建业街最多的声音便是“叮叮当当”的铁器敲打声,这里的铁匠铺占了半条街。其它的各种叫卖声也不绝于耳。“咕咕咕”的车咕噜声时不时在身边穿过。行人很多,摩肩擦踵是常有的事,很多人是外乡人,慕名而来挑选称手的兵器。

    “姑爷,你走慢点。”碧儿不时地提点道,生怕叶秋会磕碰到,“姑爷要吃点什么,碧儿去买。”

    “那边的豆花还不错。”叶秋道。

    “哪边?”碧儿张望了半天也没看到有豆花的摊子。

    “努,前边。”

    又走了几步,一个颇是简陋的小摊子现在眼前,一桌三椅,边上一个盛豆花的木桶,一位年近花甲的老妪颤颤魏魏地打着豆花。

    “果然有豆花!”碧儿兴奋地叫起来。

    两人各找一把椅子坐下,不一会雪白的豆花上桌。

    “味道果然是极好的,好像有薄荷的味道。”碧儿喝完一碗,还想再来一碗。

    “碧儿真聪明。”叶秋舀起一勺豆花,在这喧闹的长街中反而觉得宁静。

    “姑爷,接下来我们去哪玩?”

    “这里有没有安静的地方?”叶秋问道,几步路走下来便觉有些乏累,想静静地坐一会儿。

    “这里是闹市,真正安静的地方极少。”碧儿想了想,道:“有倒是有,只怕很难进?”

    “很贵吗?”

    “那个地方也不需要钱,只是一般人却进不了。只有炼器师才能进,而且一般的炼器师也不能进。”碧儿道。

    “也就是说只有绝顶聪明的人才能进?”叶秋道。

    “嗯,差不多是这样的,本来小姐应该能进去,只是小姐不愿意来这种地方。”碧儿道,“姑爷,你是绝顶聪明的人吗?”

    “你觉得呢?”叶秋被碧儿这个问题逗笑了。

    “我觉得是,如果姑爷眼睛完好的话。”碧儿想了想道。

    叶秋微笑着没有回答。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在一间古朴的阁楼下驻足。

    “康广棋社,姑爷就是这里了。”碧儿踮起脚尖向人潮内望了望,门外有一位童子,双手负于身后,面无表情地杵在门口。

    “那我们进去吧。”叶秋道。

    童子拦住二人,用手指了指门边的一张宣纸,道:“欲进此门,先答此题。”

    “答题?”叶秋愕然。

    “嗯,姑爷,这里是这样的,只有答对了题才能进去。”碧儿点了点头,虽然她从来没有进去过,但这里的规矩她却一清二楚。

    宣纸上规规整整地写着几行字,碧儿念道:“陈记铁匠铺铸兵器十箱,每箱有铁剑十把,每把铁剑重十斤,因匠师不慎,其中一箱每把铁剑只有九斤九两,是为劣剑。现有良秤一杆,请客官只称一次觅出劣剑。”

    碧儿念了一遍又一遍,不悦道:“意思倒是清晰明白,可只能称一次怎么可能找出劣剑来,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姑娘如果想不出来,棋社并不勉强,但康广棋社并没有为难任何人。”童子回道。

    叶秋哂然一笑,见这童子也认真得可爱。

    “姑爷,我们走!不要理他,若是我家小姐来了,别说一道,就算十道题那也是一息之事。”碧儿有些生气了。

    这位童子是棋社的守门童子,每日里由棋社老板设一题,并告知其答案,只有答对之人才能入棋社。他并不与碧儿分辨,只是木然地站在那儿。

    叶秋想了想,道:“如果我从第一箱取出一把剑,从第二箱取出两把剑,从第三箱……”

    “公子请。”还未等叶秋说完,童子一揖,打开大门,右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碧儿看了看叶秋,再看了看那位童子,半天没反应过来。

    主仆二人走进后,大门缓缓合上,将所有的喧嚣关在了门外。

    不远处传来极细微的“嗒嗒”声,既是棋社,想来应该是落子的声音。

    屋内烛光柔和,中央摆着十来个棋案,此时尚还有几个空着,十几个人皱着眉在下棋,或少或老,衣衫各不同,脸上神色差别甚大。

    四周是茶几,碧儿拉了叶秋在茶几边坐下,很快就有人奉上香茗。

    叶秋品了一口,茶味尚可。

    这里果然安静,与街上似是两个世界,除了棋子落定声,只传来几声轻轻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