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马尾辫女孩以及车祸

【002】马尾辫女孩以及车祸

113公路是一条废置已久的老国道,沥青路面,宽度不超过十米。

    因为年久失修,路面早已坑坑洼洼,布满缝隙,间或还可以看见杂草在缝隙中顽强的匍匐。路面上已经很少看见大型车辆行驶,只有附近的农用车辆才会偶尔出现。

    这样的道路遇上雨天,尤其是那种霏霏小雨,会经常出现车祸。老式的柏油路面防滑功能几乎没有,被小雨浸湿后,更是格外湿滑。而在早期,汽车大都没有防抱死装置,每逢雨天可谓车祸频发。对司机来说,在这样的老式公路上,雨天行车绝对是一种煎熬。即便是技术高超的老司机,也得小心翼翼。

    113公路虽然早已废弃,车流量剧减,但每年依然会发生七八起因雨天路滑而造成的车祸,莫言来慈和医院虽然只有半年,但却已经遇上两次。

    救护车一路颠簸向前……

    罗科长早已忘了刚才的不快,抓紧扶手,全神贯注的盯着路面的坑洞,生怕一不小心被撞到脑袋。

    莫言的车技再好也应付不了到处可见的坑洞,更重要的是,前方还有伤者等着急救,对于那些垂危的生命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生与死的天堑。所以,他只能在不影响车内医疗设备的情况下,尽量开的快一些。这样一来,车内的医护人员算是遭了大罪,所有人被颠的七荤八素,面色苍白。不过,却没人因此而发出怨言。

    “罗科,到现场了……”

    救护车在颠簸中大约前行了二十五分钟,莫言终于看到了车祸现场。

    那是一处大约有三十度左右的弯道,路面没有车辆,只留下一些黑色的刹车印记和油污。而在路边坡下的稻田中,一群人正围着一辆四脚朝天的白色轿车……

    让莫言有些惊讶的是,那辆在113路口见到的黑色的越野警车也停在现场。

    “莫言,我们恐怕来晚了……”车还没停稳,罗科长就皱起眉说道。

    车祸现场有些压抑,以及某种极不正常的平静,对于一个有经验的老医务工作者来说,这不是什么好迹象。

    如果伤员还有救,那么当救护车出现的时候,现场的情绪会立刻高涨许多,交警也会站出来维持秩序,并引导救护车以最快的时间合理落位,以便展开救治。而此时,大多数人都围着稻田里的那辆车,看见救护车后,有的微微摇头,满脸遗憾。有的面无表情,只微微一瞥,视线很快收回……

    这就意味着,原先电话中所说的一死一伤,现在多半已是无人生还。

    尽管已经有所预料,但罗科长依然第一个跳下车,带领医护人员冲向现场。无论有没有生还者,该做的依然要做,一切都必须按照程序展开。

    莫言下了车,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去帮忙,而是点了支烟,靠在车门上默默的抽着。

    他所在的方位距离那辆白色轿车只有七八米远,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两个车祸遇难者。

    两人都是男性,很年轻,不超过三十岁。他们被交警从车中抱出,平躺在地上,身下垫着棉毯。

    白色轿车静静的躺在稻田中央,不仅四脚朝天,左边车头也是严重塌陷,仿佛被重物生生砸进去一块。挡风玻璃完全碎裂,混着鲜血,散落在车里车外。路面与稻田有接近一米半的落差,从痕迹上看,轿车应该是在会车时与迎面的车辆猛烈相撞,然后因为惯性,开始连续七八次的高速翻滚,最后才落在稻田中。

    正面撞击,连续翻滚,再加上接近一米半落差带来的震荡,在这样的车祸里,乘员生还的希望近乎渺茫。

    看着那两具年轻的遗体,莫言看似目无表情,但心脏却剧烈的跳动着……

    “……从八岁开始,整整熬了十六年,今天总算是熬到头了!老头,你要是在天有灵,就好好看着吧。你留给我的东西,终究是有用的!”

    隔着衣服,莫言轻轻抚摸着胸前一块非金非玉的佩饰,低声自语着。

    两具遗体前,医护人员正进行着例行检查,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无用功,但这是必须的程序。

    很快,医护人员就站起身,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罗科长偏头和身边的交警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朝莫言招手道:“莫言,来帮把手。”

    莫言点了点头,随即深吸了口气,大步走了过去。

    此时,现场勘察仍在进行中……

    莫言注意到,那个白发老头正和交警队长说着什么。老头皱着眉,脸色依然凝重,而那位马尾辫并没有出现。

    经过那辆黑色越野警车时,莫言隐隐听见车内有人说话,声音轻柔温润,似乎正和人通话。

    车门忽然打开,一个高挑的身影钻了出来。

    莫言没料到车门会忽然打开,好在他反应灵敏,立刻停下脚步,避免了和车内出来的人撞个正怀。

    那人有些吃惊,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嘴角浅浅一弯,给了莫言一个歉意的微笑。

    看着面前微笑的女孩,如果不是这种特殊的场合,莫言甚至会觉得,这一定是某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学姐导演的恶作剧。

    几十分钟之前,他刚对麦穗说过自己最喜欢的女性类型,而几十分钟之后,他所描述的女孩,就活灵活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白衬衫、蓝牛仔、帆布鞋、马尾辫……

    眼前的女孩就仿佛从上个世纪的电影中走出,恬静而温润,尤其是那双少了墨镜遮挡的眼睛,清澈的让人心醉。

    马尾辫女孩皮肤白皙,个也很高,差不多有一米七二。微笑时,嘴角有浅浅的酒窝……

    她看了莫言一眼,并未在意,微微点头后,朝那白发老头走去。

    看着女孩背影,莫言忍不住笑了笑。

    他很少有失神的时候……如果没有几十分钟前的那个电话,面对这个女孩,他最多也就是在心里暗赞一声,而不是像刚才那样,至少恍惚了两三秒钟。

    “还好没有单车,也没有单车上那个长着青春痘,拼命踩着脚蹬,累的跟条狗似的单薄少年……”

    莫言自嘲的笑了笑,加快步伐向稻田走去。

    “小莫,尽量快一点,我待会还有个会……”

    罗科长拍了拍莫言的肩膀,说道:“我去徐队那边看看,他好像有事找我。”

    莫言点了点头,随后在两具遗体旁半跪下来。

    同来的救护人员见惯了这样的场景,各自默契的往后退了几步。

    莫言深吸了口气,双手同时伸出,按在两具遗体的额头,然后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那是你们院的司机?”越野警车旁,面色黝黑的交警队长好奇看着稻田里的莫言,问刚走过来的罗科长道:“他这叨叨咕咕的,是在干什么呢?”

    罗科长回答道:“你说小莫啊……他这是在给死者念往生咒。”

    往生咒?

    徐队长惊讶道:“你们还有这服务?什么时候开展的,我怎么不知道?”

    旁边的白发老头和马尾辫同样有些讶异,看着罗科长,静等着他口中的答案。

    罗科长和徐队长是老相识,没好气的道:“我们是医院,又不是和尚庙,怎么会有这样的服务?这是个人行为,算是生者对死者的一点敬意吧。”

    马尾辫女孩听了‘和尚庙’三个字,忽然开口道:“未必是佛门,道教也有往生咒。”

    罗科长一怔,道:“道教也有吗?我还一直以为都是和尚念的……”

    马尾辫女孩道:“我觉得,他念的应该是道教的往生咒,因为从超度亡灵的角度来说,道教的往生咒更适合这样的场合。”

    罗科长笑道:“这个我是真心不懂,不过按你这说法,莫言念得多半就是道教的往生咒了。这家伙是h大高材生,什么场合念什么经,心里门清,肯定不会错。”

    h大高材生?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徐队问道:“h大高材生?他不是你们院司机吗?”

    罗科长笑了笑,三言两语将莫言的来历简单说了一遍。

    还有这样的怪人?

    马尾辫女孩看着远处的莫言,眼中满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