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她的资料有疑点

第5章她的资料有疑点

现在无论怎样搜肠刮肚,沐眠也没有办法找出事情的触发点。然而看样子是大局已定,工作人员已经在催促,她只好忍着一肚子憋屈先去拍戏,拜托平日与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化妆师帮忙打听打听。

    直到中场休息补妆的时候,那化妆师才带来了沐眠想要的答案。

    “据说,是一个赞助商下的命令,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沐眠,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啊?”

    沐眠心下一动,不必细想,最近她唯一冲撞过的“大人物”就是昨天那个广告商了。除了他,大概找不到第二个行事作风如此不上台面的人。原来空长了那么大的身量体积,竟是小肚鸡肠,偏偏还装满了猥琐和欲望。

    然而,就算幕后黑手正如自己所猜想,又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沐眠也只能忍气吞声,同这个“大人物”较量,简直是以卵击石。

    “沐眠!开拍了!人呢?最后一天也要偷懒吗?”

    “以前还没看出来,她还以为自己有多大名气,大家都要等着盼着,真是耍大牌。”

    “想是犯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看面貌一副单纯不做作的样子……”

    一句句尖锐的声音钻入耳朵里,颇有些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感觉。沐眠叹了一口气,理了理头发和衣服,假装自如地赶了过去。

    ……

    在医院守了整整一夜,老爷子终于转危为安,傅简然松了一口气。不过看着在一旁坐着的那个戴着眼镜,双鬓略微斑白的微胖男人,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如若不是身上和他流淌着同样的血液,傅简然真不想承认这个叫傅正其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昨天赶到了医院,傅简然在走廊上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焦虑的背影。不用猜,爷爷的晕倒一定和他有关,不然有这个时间他就去陪自己的女人了,怎么会飞速赶过来尽孝呢。

    傅简然一向和这个男人不亲,从知事起就常常见这个男人的脚不着家了。到后来他和母亲离婚,这种现象就愈发严重。从爷爷的眼里,还有旁人的闲言碎语中,傅简然知道这个父亲是不受众人喜欢的,当然他自己也不大待见。

    原来事发当晚,傅正其将一对私生子女带回了家,怀着侥幸心理,企图在老爷子面前先斩后奏,还大言不惭地说要把情妇扶正,气得老爷子瞬间吹胡子瞪眼睛背过气去。这些是在傅正其跑出去装模作样地买水果时,傅简然从家里佣人的口中得知的。

    果然不出所料,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居然这么明目张胆起来,傅简然甚至觉得自己跟他同姓都是一种耻辱。

    傅简然实在不能理解,一个人到底要修炼多久才能达到傅正其这般做着不道德的事情还能理直气壮。

    太阳已经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白色的墙壁有些发亮,老爷子还在熟睡中。傅简然一夜未眠,猛然触到光斑竟觉得有些刺痛,他低下头去揉了揉眼睛。

    “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一回头,傅正其提了满满一袋水果进来,顺手拿了一个递到傅简然的面前。

    “你若是有心,就不要让老爷子醒来就看见你这张脸。”傅简然冷冷地说道,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你这个孩子,怎么跟你爸说话呢?”

    关门的瞬间,里屋传来傅正其的埋怨,傅简然懒得理会,步履不停。

    “傅总,这是沐眠的资料。”

    出了医院,助理刚好抱着一沓东西迎了过来。

    傅简然略微蹙了蹙眉,接过他手中的文件。

    “这是我目前收集到的一些信息。只找到了一些基础资料,这位沐眠小姐是中国籍,一直生活在国内。去年起正式进入娱乐圈,一直混得不温不火,没有溅起什么水花……”

    助理高瀚一边说一边跟着傅简然的脚步往前走,司机已经等候多时,见傅简然走过去,立刻恭敬地拉开了车门。

    “没有出入境记录?”傅简然紧皱着眉头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像是迫切要找出些什么。

    “没有。”高瀚有些抱歉。

    傅简然的眸子里闪过狐疑,挑了挑眉,语气有些沉重:“继续调查。”

    “是。”

    直觉告诉傅简然,这个沐眠就是四年前离开他的那个女人。她的模样,任凭整了容他也能够认出来,但没有出入境记录是一个疑点。

    兀自来回翻阅着那些纸张,傅简然没有抬头。他想起昨天见到沐眠的情景,那双眼睛将“陌生”两个字演绎地栩栩如生,颇为形象。

    “这位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她的话还在耳旁萦绕,她叫他“这位先生”?真是有够滑稽。

    傅简然回想着,眼内升起一股汹涌的愠怒和不屑。

    居然还只是一个毫无浪花的小演员,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森寒的笑意。呵,这么好的演技,真是被埋没了。

    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再也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傅简然有些不悦。此时车已经不知不觉地停到了公司门口。

    还没下车就可以看到“星耀传媒集团”几个大字还有LOGO,傅简然一回国就在老爷子的授权下正式接手了这家公司。因为是老爷子的心血,为了不辜负他的期望,傅简然很是上心。

    ……

    拍完戏回公司去,沐眠的情绪有些低落。想起昨天看过卡里的余额,她坐在那里疲惫而烦恼。

    “现在你知道得罪人后果了吧!”经纪人口吻有着清晰的嘲讽。

    “如果你早听我的话去向他道歉,不就没这些事情了。现在可好,遂了你的愿,女三号变成了女N号,要是观众看剧的中途去上两个厕所,都不知道你有参演。”她仰起头做出语重心长的“长者”模样,眼神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意。

    沐眠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坐在那里,半晌也没有回话。

    直到一个文件夹被重重摔在面前,她才如梦初醒地抬了头,将眼珠略微挪动了两下。

    “这个剧本,你仔细看看,后天去试镜女二号,别再给我搞砸了!”

    齐莺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表情是她惯有的骄傲自信。这个角度看沐眠,她显得有些居高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