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异能复生

第1章 异能复生

某破旧小区外的一个普通面馆,伍森正匆匆吃着面条,店里的小电视正对着他,一抬头就看见媒体播报本市著名的贝氏集团服装秀场走秀。

    现场美女如云,当画面定格在一个旁边看秀的清纯美女脸上时,伍森看愣了。脑中一恍惚,忽地闪过一段奇怪的画面。

    这个美女将在嘉和广场附近的街道上被一伙人强行带走了?

    可是,这是真的吗?

    在桌子上留了面钱之后他就起身骑着电驴去上班,想到脑海那个片段,不觉绕路往靠近西边城郊的天湖方向走。眼前和之前脑中一般熟悉的景象,周遭看起来一片平和,那漂亮女人开的那辆亮眼的大红色跑车也没有出现。

    前面的人行道亮了红灯,伍森停下来等着,这边再上去是个直行道,没有什么人。

    懒懒打了个呵欠。

    “救命!”忽地,一声惊呼响起。

    再次转头,那辆大红色跑车突然出现在拐角被前面的面包车堵住,面包车下来几个男人将车上的女人拉下了车。

    这不就是刚刚电视上看到的清纯美女吗?难道刚刚脑海里闪过的画面会变成真的!

    这事有点蹊跷。

    绿灯亮了慌忙把车骑到路边停下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报了个警之后这才掉头往那辆面包车的方向追。

    越追下去,看着周围这些早就在脑中闪过的场景,没想太多就继续紧追。

    但两个轮子的跑不过四个轮子的,很快他就被甩掉了,想到脑海中她被几个男人虐待的场景,皱了皱眉头。过了一个路口就转头抄近路往西郊去,终于在西郊公路边看见了那辆面包车。

    面包车上空无一人,旁边是一片苍茂的树林。

    模模糊糊地能听见有人呼救,没多想就冲进了树林,报警的时候警察说会尽快赶到,但估计赶到就晚了。脑海中女人是在一个破旧小屋被伤害的,现在还有时间!

    女人的呼救声越来越近,伍森反而放慢了脚步,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单枪匹马逞这个英雄。

    眼前越来越开阔,穿过了树林有一排破旧低矮的房屋,看起来很久没人住。伍森心里一紧,不正是这第五间小屋么!屋里就一张铺着破烂草席的床和一把旧椅子。

    几个男人拉扯着她就往那走,慌乱间着急地咬了旁边的人一口,立刻就被那人骂骂咧咧地扇了一巴掌。

    她一个没站稳坐在了地上,慌乱地哭了起来。

    “现在哭什么?不听话的话,待会儿有你受罪的!”刚给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弯了弯身子,喝道。

    “哈哈哈……”其他几个人跟着笑了起来。

    伍森心里一紧,这么个漂亮妹子落到这些人渣手里真是可惜了!可对方有五个人,且看起来都身强力壮,他要逞能大概只能当炮灰。

    很快她又被拉了起来被带着继续往破屋子走去,走在后面的一个男人突然被绊到了一下,在脚边捡到块样子奇怪的石头。

    “哈哈,三儿你等不及了也不用给我们行大礼啊!”

    “真特么倒霉!”那个叫三儿的挣扎着站了起来,骂骂咧咧地看了看手上的石头,正要把手里的石头扔掉,贝依依转过头来看见了躲在树后的伍森。

    “救命!”

    她楚楚可怜的眼神,还有这一声迫切的叫喊让伍森把心一横。站了出来,豁出去了,警察赶到之前拖延一下时间算了。

    “咳咳……”伍森挤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来。

    五个人一惊,不由得面面相觑,没有想到有人在这里,但看来只有一个。

    “你这个毛头小子是谁,我们的事情要你管?”那刚刚打了贝依依一巴掌的男人打量了伍森一番,随即一脸不屑地说道。

    其他人看伍森一个人又是一副清瘦的样子,都不屑地哈哈大笑起来。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

    “各位大哥,这美女是我的朋友,不如今天你们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她。”伍森试图劝他们放弃行凶,他们更加不屑了。

    “你这小子是不是活腻了?不想死就快点滚!”

    “老大,不行啊,这小子会报警的!”站在一边的三儿开口阻止。

    “小心!”注意到拿着石头的三儿手上的动作,女人忽然疯狂而着急地对着伍森大叫。

    伍森的目光被她吸引,又警觉地看向了三儿。

    说时迟那时快,三儿卯足了劲猛地一丢石头就向他飞了过来。伍森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只觉额头上猛地一下钝痛,双目不可置信地一瞪整个人就往后倒去。

    “啊……”看见他倒下,女人被吓得惊叫了起来又挨了一巴掌。

    “这臭小子弱爆了!哈哈……”三儿吹了吹自己的手,一脸得意地说道。

    “老五,去把那个蠢货绑起来!等我们爽了再收拾他!”老大开口。

    老五一过去,先试探了一下伍森的鼻息,猛地站了起来,一脸紧张地开口:“老大,他没气儿了!”

    老大一愣,三儿也脸色大变。

    但老大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那先不管他,先爽了再说,老子等不及了!”

    另外几个人已经提了女人往破屋子走。

    没有人发现那石头还贴在伍森的额头,在血液的包围下忽地发出红光。伍森额头上被砸出的窟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而石头在伤口完全愈合的时候化作一个血红色的图腾印在了额间。

    伍森猛地睁开眼,双目通红,目光凌厉,额间的图腾瞬间隐没。

    “不要!”随着一声衣物被撕的呲拉声,女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叫。伍森眉头一皱,站了起来。

    走近破屋踢开了门,正看见男人们围着她,有的扯着藕臂,有的拽着玉足,满脸的淫笑。再透过缝隙看她,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完整了。

    几个男人的动作一顿,回过头来看他。三儿看他额头一点伤都没有,连血迹也不见了,青筋一暴,随即冷哼一声放下了女人的一只手,说道:“你竟然没死!刚才没打死你算你本事,既然你还要送上门来,我就让你真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