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殷勤

第2章 殷勤

“在,我马上就回家,不必喊司机了。”艺瑟垂着眸,放在腿上的掌死死的揪着裙摆,她的声响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姐,他是你男友,陪你回家是非常正常的,你高兴过头啦。”

    “是呀,都这么说,但我还是有点……”章佳人滞了下,没继续往下说,“你先回罢,注意安全。”

    扣了电话,艺瑟却是僵硬的立在原地,半日也没有挪动步伐。

    商明希闭了闭眸子,嫣红如血的薄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线。

    ……

    到家时,天已然全黑了。

    开门的是家中的老女佣芬嫂,一看见艺瑟,芬嫂马上拉着她的掌走到回廊,低声的说,“二小姐,你怎么如此晚才回来?今天商总第一次来家里吃饭,等你好久你就没回来。老爷在里边生气呢。”

    艺瑟走进客厅,果不其然,缄默的气氛,透着一丝冰凉的诡异。

    坐在主座上的中年男人用冰凉到几近凌迟的眸光瞠着她,没有讲话,而抱着十岁男孩的美艳妇人却是冷冷一笑,“唷,章二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艺瑟微垂着密睫,鲜唇轻抿,“对不起。”

    她不可以有任何解释,这个所谓的家,她从来都不奢望能当作一个依赖。

    “说对不起有用么?你就是存心想害死我是不是?”章泽雄大力地拍打着桌子,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晓不晓得这顿饭有多重要,倘若因此破坏了整件事,我铁定打死你不可。”

    “对不起!”艺瑟只是呐呐的重复着。

    就在彼时,楼上传来了一阵步伐声。

    “艺瑟,你终究回来了,怎么如此晚?”

    章佳人快步下楼,光影明暗处,看到艺瑟红扑扑的可爱小脸,。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下,随后快孙掩饰过,换作一副关心的表情。

    商明希闭了闭眸子,嫣红如血的薄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线。

    艺瑟对上章佳人温柔的视线,只微微一笑,“有点事耽搁了,姐,我没事。”

    讲话间,她敏锐的察觉到那一道灼热的眸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携着那抹熟悉却让她不禁战抖战栗的诡异色彩,身子遽然有些僵硬。

    这时,章泽雄也看见了正下楼的男人,马上收起面上所有的情绪,换上那副势力讨好的嘴脸,笑着说,“呵呵,这丫头总算是回来了,艺瑟,楞着做什么,还不快叫人。”虽然大女儿还未结婚,但是章泽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巴上商家了。

    “呵,回来了……”

    男人低缓的笑音携携着三分妖冶,纵然只是听见这个声响,便已会让人不可抑制被吸引。

    艺瑟缓缓抬眸,视线不期然撞入那一片诡异涡旋。

    尤其是那对眸,异常幽暗深沉,隐匿其中的几丝赤光,迷人且致命。

    艺瑟感觉自己的呼吸在他的注视下像被扼制了。

    最终,她垂眸微笑,喊了声,“商总……”

    商明希闭了闭眸子,嫣红如血的薄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线。

    晚餐的气氛融洽而温馨,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十分热闹。

    而一贯缄默不语的艺瑟只是专注的吃着米饭,仿佛一个透明人。

    “明希,这些菜皆是芬嫂特意准备的,你多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