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交易

第46章 交易

仿佛没料到艺瑟会这样沉定,男人怔下,不禁自主的问,“你不怕么?”

    “我怎会不怕,只是,倘若真的要死的话,我也要死的明白。”艺瑟一笑,不动声色的窥探着四周的环境,应当是个密室,外边可以听见嘈杂的声响,她想这儿应当离闹市不远,只须寻到机会离开便有法子求救了。

    “喂,我真憋不住了,况且,我如今是人质,不是你们要杀的人,若我哪儿受了伤,我父亲是不会为你们钱的。”艺瑟若有其事的对他撇了下嘴。

    “妈的,爷爷从没见过如此有种的女人,好,就冲这个我就破例跟你说。”一脸胡茬的男人颇有几丝豪气,粗着声响说,“你是得罪了人,因此旁人要杀你,倒是可怜了你这个小姑娘,如此年轻便要死了。”

    “你们是收钱办事的?”艺瑟捕捉到他话中的重点,心中已是了然,能买凶杀她的人铁定是顾琴。她倏然想到什么,恣意的一问,“那你们怎么还不出手?”

    “这不等你醒么?问问你想怎么死。”男人有些不耐的瞧她一眼。

    “这不等你醒么?问问你想怎么死。”男人有些不耐的瞧她一眼。

    艺瑟眉心一蹙,目光渐冷,轻嘲一笑,“有这般的事,自己要遭人杀,可以选择死法。”

    “你就这不晓得了,道上最厉害的杀手组织“死神”就是这般的规矩,爷爷就是学那些孙儿,喜欢在杀人时给旁人选择一个死法,今日爷爷也想试试。”

    “你们杀我多少钱?”艺瑟提唇一笑,眨下眸子,“我想晓得自个的命值多少钱。”

    男人怔下,老实的说,“10万一条命,你是女人,打了8折,只收了8万。”

    艺瑟倏然“噗哧”一声笑出,眸光微敛,她笑着说,“这个买卖真是吃亏,你们杀了我只可以收到8万,倘若放了我却能收到100万。”

    “100万?”听见这个巨大的数字,几个流氓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可转念一想,他们就觉得不可能,“你不要以为如此说我便会放过你,到三点,我旋即就杀了你。”

    艺瑟不着痕纹的笑了下,目光特别真挚,“我会拿自个的命开玩笑么?你们在接到任务时就没有查过我的身份?我是章氏集团的二小姐,家中资产几个亿。你们只须发一段绑票录像给我的爸,要赎金100万,我父亲旋即便会为你,我们家最多的就是钱。”

    她的话动摇了他们的决心,为着的胡茬男蹙着眉思考,边上一个小弟立即说,“大哥,她讲的好似是真的,章氏有非常多钱的。”

    “好,我们就去勒索100万,倘若你家中不给钱,我还是铁定会杀了你。”

    “呵呵,随意你!”艺瑟毫不在意的一笑,靠着身后的墙,她乃至闭上眸子休息。

    这一下,这几个流氓完全信了她,遗下俩人看守,当中仨人去预备事。

    夜,特殊的安谧。

    “喂,我真憋不住了,况且,我如今是人质,不是你们要杀的人,若我哪儿受了伤,我父亲是不会为你们钱的。”艺瑟若有其事的对他撇了下嘴。

    艺瑟有些忐忑的扭了身子,张开眸子,对当中一个昏昏欲睡的小弟说,“喂,可不可以带我去洗手间?我憋不住了。”

    “不要吵,我不会放开你的!”

    “喂,我真憋不住了,况且,我如今是人质,不是你们要杀的人,若我哪儿受了伤,我父亲是不会为你们钱的。”艺瑟若有其事的对他撇了下嘴。

    小弟踌躇下,还是拿着刀起了身,“我警告你不要想跑,不然我就杀了你。”

    艺瑟立即冲进来往有人声的位置奔去。独独在彼时,出去的那仨流氓回来,瞧见逃跑的艺瑟,立即拔脚追来。

    手脚上的绳子被解开,艺瑟立即立起身活动下,没有露出半点想逃走的意思。

    出了屋门,顺着一条幽黑的小路,艺瑟被带到了一个公共卫生间前。

    小流氓面无神情的拿着刀守在门边,艺瑟关上门,深切的吸一口气,而后猝然踹开门。反弹出去的门猝然撞到了小流氓,他惨叫一声倒在地。

    “呵呵,随意你!”艺瑟毫不在意的一笑,靠着身后的墙,她乃至闭上眸子休息。

    艺瑟立即冲进来往有人声的位置奔去。独独在彼时,出去的那仨流氓回来,瞧见逃跑的艺瑟,立即拔脚追来。

    ……

    惊骇万分的一声尖叫,打破了黑黯的安谧。

    章艺瑟没逃出多远,就碰见了极其可怕的一幕。

    “不要,不要杀我……他们出多少钱,我出双倍,十倍,二十倍,求求你,不要杀我……”一个穿着名贵正装中年的男人一脸惊惶的跪在地,不住的向脸前的男人磕头。

    晚风轻扬,黑黯中的男人缓缓走近,他穿着一件风衣,领口微敞,脚下的皮靴碾在地发出洪亮的声响。立在男人脸前,他抬眸,一张诡谲的艳丽假面遮盖着他整张脸,只露出一双腥红如血的眸子。

    “我只想杀你。”他的声响被存心的处理过,听不出一丝痕纹,却透着诡谲阴森。

    欣长的指骨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把精美的匕首,他猝尔把不住求饶的男人提起来,左掌捏着闪过冷芒的匕首,在他颈子上轻轻一划。

    “我只想杀你。”他的声响被存心的处理过,听不出一丝痕纹,却透着诡谲阴森。

    男人的声响戛只是止,空气间霎时漫延开浓浓的腥膻味。

    朦胧的夜色中,只瞧见一男人缓缓倒下,而他的头颅与身子是分开的,血液喷涌。

    “啊!!”

    惊骇万分的一声尖叫,打破了黑黯的安谧。

    站在夜晚的街边,无处藏身的艺瑟倏然瞠大眸子,双掌死死的遮着嘴,惊骇,惶乱,惧怕在她的瞳仁中不住的翻涌着。她完全怔住了,浑身僵直到分毫不可动弹。

    男人缓缓的抬眸瞧她,有一刹那的诧异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