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丁墨

第5章 丁墨

翌日,时间仿佛放慢了每一分每一秒,过的好像一个世纪那样长。

    可这边的章家宝却着实被她吓到了,以为大姐是要来真的,怔了片刻,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唉唷,我的宝贝,你不要哭呀!”顾琴惊呼一声,马上抱着章家宝悄声哄了起来,章泽雄最心疼的就是这个儿子,看见章家宝哭得如此厉害,他也顾不得商明希在场,便摆出一家之主的姿态瞠了章佳人一眼,“佳人,不要吓到弟弟。”

    “可……”章佳人还想说啥,声响却陡然被打断。

    章佳人迎视着他的眸光,一副坚定的样子,“爸,他必须要对艺瑟道歉。”

    章泽雄一怔,马上意识到什么,随后面色变得阴沉,压低声响,“佳人,今日是商总第一回陪你回家,不要因为这些无谓的扰了兴致。况且,艺瑟也没受伤,仅是一个意外,姐让着弟亦是应当的。”

    “可……”章佳人还想说啥,声响却陡然被打断。

    “可……”章佳人还想说啥,声响却陡然被打断。

    就在她往回走的路上,眸光视线无意中睹过一家小店,却是引得心头一颤。

    “大姐!”艺瑟忽地起身,抬起如琉璃般晶莹的眸子,笑言,“我没事,先回房换件衣裳。”

    望着她沉定如常的背影,商明希的眸光陡然变得诡异。

    回忆永远皆是残忍的,它记录着一切显现过的曾经,而后肆意的嘲笑你的傻。

    二楼,漆黑一片的房间内,只有洗浴间一处透出微暗的光线和沥沥水声。

    艺瑟赤着双脚立在镜子脸前,高高的举着花洒冲刷着自己。

    脏,好脏。

    眸光缓缓抬起,与镜子中面无神情的自己对视片刻,艺瑟倏然笑了。

    那是一种极致的自悲自嘲,纵然已然习惯了这般的伤害,她却还是不愿放过自己。

    翌日,时间仿佛放慢了每一分每一秒,过的好像一个世纪那样长。

    她痛恨这儿的一切,更痛恨她自己,她,对不起姐姐!

    ……

    脏,好脏。

    翌日,时间仿佛放慢了每一分每一秒,过的好像一个世纪那样长。

    最终一节课结束后,艺瑟马上整理好桌子,有些惶乱的匆忙离开。

    出了校门,她倏然才记起自己没有给司机打电话,而彼时手机已然关机了。

    艺瑟叹了一声,唇角无力的扯了扯,似一种轻嘲。

    漫无目的的走在繁华热闹的商业街,专柜中琳琅满目的商品略过幽眸,却没有留下任何的涟漪。艺瑟仿佛没有看见喜欢的东西,逛了一小时,依然两手空空。

    就在她往回走的路上,眸光视线无意中睹过一家小店,却是引得心头一颤。

    她仰起头,眸光一动不动的望着单独摆在架内的香农水钻。

    那一瞬,思维千回百转,时光纵横,她恍如回到了三年前。

    那个曾经携她走过时光,曾为她撑伞,挡去伤害,给她抚慰,跟她说,要陪她一生的男人……那个她曾倾尽一切去爱的男人。

    丁墨,如今,你在哪儿?

    回忆永远皆是残忍的,它记录着一切显现过的曾经,而后肆意的嘲笑你的傻。

    回忆永远皆是残忍的,它记录着一切显现过的曾经,而后肆意的嘲笑你的傻。

    彼时,店里的侍者走来,挂着职业的微笑,“您好,有何可以帮到您的。”

    艺瑟倏然惊醒,长吁一口气,她竭力让自己从回忆中脱离出来,随即一笑,问道,“这个香农水钻要多少钱?”

    “香农水钻是我们的镇店之宝,绝对举世无双,价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