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约会

第2章 约会

一段时间的眉目传情后,两人终于有了第一次约会,到底还是卢玲玲约的岳翔。

    初次约会的甜蜜总是令人难忘的。

    尤其对于岳翔,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万般美皆在其中,又有什么能替代的呢?以至于在他以后孤寂艰难的岁月里,这份甜蜜温馨的回忆不知给了他多少慰藉和力量。

    那是个星期天的下午,天空蓝得像一块透明的大大的宝石,只在天际隐隐地飘着几缕淡淡的白云,暖暖的风在耳边轻拂,使人感到格外惬意。

    两个青春俊美的年轻人,并肩轻快地骑着单车,行驶在通往市郊的沥青路上。

    随着他们的前行,路两边一排排整齐的杨树不紧不慢地向后一一掠过,嫩绿的枝叶随风摇曳,叽叽喳喳的鸟儿在枝叶间跳跃不停,仿佛是为这一幕的美而欢欣鼓舞。

    两人一边骑车,一边兴奋地交谈着,时而相视一笑。

    市郊一处并不高的山,山下溪水环绕,山上绿树丛生,不少户外运动者时不时会聚集在这里游玩登山。

    他们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近一个时的骑程,两人竟没有一丝累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到了山下,停自行车,也没休息,便沿着树木杂草中被人趟出的毛道开始上山。

    卢玲玲身着两边带粉色条杠的白色运动服,脚上一双新式样的白色运动鞋,浑身上下清清爽爽的。

    岳翔也是一身运动服,洗得发白的蓝色,紧紧皱皱,似乎比他的身材了一号,肩上背着黑色的背包。

    走在旁边的卢玲玲侧脸,看到岳翔的衣服紧贴身上,虽然不那么合体,可是却使他的身材更显高大,就像一棵青松,怎么也抑制不住地挺拔向上。

    她一边走,一边随口问:“是你以前买的衣服吧?都穿了。”

    “不是,是我叔家哥哥的。他没有我个子高,我平时的衣服基本都是他穿剩下的。”

    岳翔的声音很低,卢玲玲刚刚能听清。

    岳翔的身世卢玲玲也略有耳闻,知道他是孤儿,从在叔叔家长大。

    她的心也沉了一下,怕岳翔因此不自在,赶紧:“虽然有些旧,不过还挺看的。尤其穿在你身上,更看。”

    “是吗?”岳翔转头看向她,微笑着,眼眸多了一份深意。

    “是啊。”卢玲玲抬头,大胆迎住他深情的目光,抿嘴笑。

    这使岳翔立刻红了脸,慌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卢玲玲。

    看到岳翔羞赧的模样,卢玲玲开心得直想笑。

    走了一会,岳翔提议,“玲玲,你累了吧?休息一会再走吧。”

    听岳翔这么一,卢玲玲才感到两腿确实有些发酸,一直的兴奋感竟掩盖了劳累,让她浑然不觉。

    “啊,歇一会再走。”

    寻了一处稍平坦的地方,两人坐下来。

    眼前,绿茵茵的草地开满了白色的野花,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两人的身上脸上,更平添了一分温暖和静谧。

    岳翔放下黑背包,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卢玲玲,然后自己也打开一瓶喝着。

    卢玲玲一连气喝了几口水,然后故意绷着脸,噘着嘴,一副生气的样子,“为什么不主动约我?”

    岳翔的脸又红了,“我——我也很想,只是——有些不敢。”

    没办法,在“女神”面前,他总是缺乏自信。

    卢玲玲“咯咯咯”地笑开了,两个调皮的酒窝又出现在俊美的脸蛋上。银铃般的笑声在静静的林中回荡,“扑楞楞”树叶间的几只鸟被惊得飞走了。

    岳翔调侃,“你看,不仅我怕你,连鸟儿都怕你。”

    卢玲玲更笑得直不起腰了,笑够了,抬脸直视他的眼睛问:“我可怕吗?”

    岳翔温柔的目光在她美如天仙的面庞上停留了一会,然后轻声:“不可怕,是可爱。”

    卢玲玲又甜甜地笑,“别人都,女追男,讨人嫌。我是不是很讨人嫌?”

    岳翔有些着急地:“不是不是,其实,应该是我追求的你,高一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只是不敢。我家境不,学习落后,和你差距太大。”

    “家境又不是你造成的,再,家境和感情无关啊。学习差倒是你自己的原因,你可以努力撵上,我能帮你补课!”

    望着卢玲玲晶亮的双眸,岳翔的心里满是感动。

    “我始终有个疑问?”

    “什么疑问?”卢玲玲奇地望着他,等待下文。

    “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

    卢玲玲抿着嘴笑,长长的睫毛轻颤着,目光投到高处随风轻摇的茂密的树叶上,幸福地:“都喜欢啊,你身上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你的才华,你的人品,你的模样,你的衣着,你的一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美,令我——神往。”

    得岳翔脸红了,不意思地用手挠了挠头,“我——哪有你得那么。你比我多了,人长得漂亮学习又,工作能力强——”

    “打住!”岳翔的嘴被卢玲玲的手捂住了。

    温的软软的手,让岳翔的心不禁一振,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身上突然有些发。

    他稳了稳心神,背上背包,一把拉过卢玲玲的手,“走,我们爬山去。”

    岳翔在前面引路,半旧的黑色旅游鞋不断踩倒地上高高的蒿草,手里的一截短木棍拨开缠绕的藤蔓枝条。

    卢玲玲感觉自己的手被他的大手严严实实地攥着,那样有力得向前拉着。

    看着岳翔高高大大的背影,亲切、踏实和爱一起充盈了卢玲玲的内心。这背影就是一座山,一座能遮风避雨让她依靠一生的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