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是谁看上闫老师了

第5章 是谁看上闫老师了

整个一早自习,卢玲玲也没看到岳翔的影子,她不禁着急起来,根本看不下去书,眼睛时不时看向教室的,心里直恨岳翔那个厉害的胖婶婶,让他做那么多的活计,受累不,还影响学习。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闯进教室。

    大家齐齐地把目光投向口。

    岳翔站在那里,背着黑色的大书包,满头大汗,用一只手扶着框,弯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很显然,他是多么地拼力跑来上学。卢玲玲焦急的心放松下来的同时,又是一阵心疼。

    站在讲台上的闫老师沉着脸看了岳翔一眼,并没批他,只一句“以后早点来”,便拿了粉笔,转身向黑板上写字。

    作为语文老师,他很喜欢这个颇有写作才华的学生,只可惜岳翔的其他学科不,他也觉惋惜。

    岳翔一坐在座位上,同桌胖子吴东旭便直皱眉头,凑近他声:“你身上怎么这么大油味?”

    “是吗?油味大吗?我感觉不到啊。”

    “你掉进油锅去了?”吴东旭声音不心提高了,前面有同学回头。

    岳翔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示意不让他话,拿起桌上的笔,在写过字的练习本的背面写着,“别话,心飞弹”。

    没少挨“飞弹”惩罚的胖子吐了下舌头,不再吱声,也用笔在纸上写“下课告诉你‘飞弹将军’的爆炸新闻。”

    岳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胖子得意地写下“桃色新闻”四个字。

    “快,别卖关子!”岳翔写着,他的奇心也上来了。

    胖子又写,“咱班有女生看上他了。”

    学生看上老师?岳翔大睁着眼睛,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胖子的脸。

    最喜欢传播道消息的吴东旭看到他大为吃惊的表情,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请大家把书翻到七十六页,齐读一下课文。”闫老师底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两人赶紧正襟危坐,打开书。

    哗啦啦的翻书声过后,教室里立刻响起一片琅琅读书声。

    闫老师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笑容。把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的他最喜欢听学生们读书的声音。

    他觉得,那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早晨的阳光透了教室玻璃窗,照在他脸上,散发着光芒。他甚至微微闭上眼睛,享受这悦耳的声音。

    他不知道,此时,学生当中有一双晶亮的圆圆的大眼睛正含情脉脉地偷偷看他。

    刚一下课,奇心十足的岳翔便拽着吴东旭他讲爆炸新闻,两人头对头,几乎把脸埋在桌子下了。

    “快,是谁看上闫老师了?”

    “陈冬冬。”吴东旭蚊子般的声音,议论老师可加倍心。

    “啊?怎么可能?”岳翔不禁回头看向后面。

    个子高高长得有些壮实的陈冬冬正和旁边的女同学打闹,伴着嘻嘻哈哈的笑声,一个本子被扔来扔去。

    她的模样虽算不上漂亮,可还是蛮可爱的,整个五官都是圆的,圆脸圆眼睛圆鼻头,像商店橱窗里的布娃娃,天生一副开朗的性格,快言快语,头发剪得很短,风风火火像个假子。

    陈冬冬原名陈冬雪,高一下学期转到这个班级,由于和班上另一个女生重名,班主任闫老师建议她改名,当时随口了一个“陈冬冬”,她便爽快地接受了。虽然有点像男生名子,可她自己是冬天出生的,两个冬字更。

    “你怎么知道的?”岳翔收回目光,继续低头声问。

    “有人发现她的一个本子里写满了闫老师的大名,还画了多他的头像,还有丘比特箭串起的两颗心……”

    “哦,那可真是了。不过闫老师单身,是有资格接受爱情的。”

    吴东旭抬头,用夸张的眼神看着岳翔,然后咧了咧嘴,皱着鼻子:“那也太——太‘老牛吃嫩草’了吧。”

    岳翔用拳头使劲捶了他一下,“尊重老师,别瞎。”没等完,自己先趴在课桌上笑个不停。

    吴东旭也忍不住趴在课桌上笑。

    两人的后背不停地抖动着,笑得不能自持的样子,引得不少同学把目光投向他俩。

    和田梦瑶手挽手一起走进教室的卢玲玲也看到了这一幕,被他俩的样子逗得忍俊不禁。只岳翔高兴,她就高兴。

    一个高个子男生从后面凑过来,对着岳翔和吴东旭的后背,一人捶了一下,大咧咧地:“哎哎哎,你俩吃错药了?”

    吴东旭直起身,用右手不停抚摸着自己胖胖的肚子,嘴里着“揉揉肠子”。

    “什么笑话,也讲给我听听呗。”高个男生把耳朵凑近吴东旭,笑嘻嘻地央求。

    吴东旭直起身,瞬间收了笑脸,一本正经的样子,又装腔作势地清咳两声,“没什么,是——是——关于老牛吃草的笑话。”

    不容易止住笑直起身子的岳翔,听到这话,又看到他极其严肃的表情,立时又笑趴到桌子上。

    也不得不佩服胖子的忍耐力,岳翔都笑成那样了,他依旧绷着脸,没有一丝笑模样。

    高个子男生看看笑个不停的岳翔,又看看严肃依旧的吴东旭,不知道他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撇了下嘴,“不拉倒,没意思。”然后悠闲地把手里白色的乒乓球向空中一抛,又稳稳地接住,向教室口走去。

    岳翔也止住了笑。

    闫老师虽然严厉,可对他一直不错。他倒希望已过而立之年的闫老师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不过,师生恋,他也觉得不太可能,充其量是陈冬冬单相思罢了。

    女孩子的心思,谁猜得透呢?卢玲玲置那么多帅哥学霸富家子弟于不顾,唯独看上自己,不也是个意外吗?

    这样想时,他抬头,看向卢玲玲的座位,正遇上她甜笑着望过来的目光。

    对上岳翔的目光,卢玲玲脸微微一红,赶紧转头,假装去翻书。

    上课铃响了,胖胖的略有些秃顶的数学老师腋下夹了长尺和大大的三角板走进来,慢条斯理地开始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