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此间符文店

第3章 此间符文店

白小小心中一紧,条件反射般向左侧滑了两步,拉开距离,顺势转过身一脸戒备,洛雨奇微微抬头观瞧,只见原位置站着一人,慈眉面善,柔和的面容里闪过一丝哑然。

    “你是谁?”

    白小小问道,那人听后微微躬身,似是行礼。

    “鄙人姓黄,今路过此地,见小兄弟手里这把剑样式不俗,遂才冒昧前来打扰,不知小兄弟有没有转让之心,鄙人自是不会亏待小兄弟的。”

    话音刚落,白小小急忙将剑收入腰间,哼了两声:

    “不卖!”

    说完话,白小小背着洛雨奇转身行进客栈大堂,自有小二迎上前来接待,二人在柜台办理完入店手续,便跟着小二到内堂卧室休息,洛雨奇回头瞅了瞅,见那人已经不在,松了口气。

    小二将二人待到内堂,在左边挑了两间对门的普通客房便告辞离去,白小小把洛雨奇放到床上,倚着床尾板面靠着。

    洛雨奇开口:

    “这次多亏了你……”

    白小小摆摆手回道:

    “无妨的,你雇佣我做保镖,我自然要尽责一些,况且我也没做什么,还是要好些那个什么郎城主。”

    洛雨奇点点头,思考片刻,又重新发话:

    “小小,那个离渊剑主好像是冲着你来的。”

    白小小眉眼上挑:

    “和我有什么关系?不是冲着郎城主吗?咱俩只是赶巧了吧!”

    洛雨奇摇摇头:

    “不,我觉得是郎城主赶巧路过。”

    说着,洛雨奇讲目光落于白小小腰间:

    “你的那柄剑!”

    白小小下意识的拂过腰间,心中一惊,但面色未改的说道:

    “我这剑没什么特殊啊!不可能的。”

    洛雨奇盯着白小小一语不发,搞的白小小有点尴尬,双手举过头顶:

    “好吧,我承认要比他手里的剑好一些。”

    听完这话,洛雨奇将目光落于窗外,心中不知在思索着什么,白小小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起身告辞,两人各自休息。

    当郎秉坤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守卫家丁见城主这幅面貌大惊失色,有人急忙去禀报总管,郎秉坤也懒得理会,交代了几句,自顾自的回到屋子休息。

    不消片刻,蓝封便推门而入,坐在床上打坐休息的郎秉坤见蓝封到了,一阵头疼。

    蓝封开门见山,冷语相向:

    “被谁揍得?”

    郎秉坤眼睛一瞪:

    “谁揍的了我?他比我惨多了!”

    蓝封不予理会,自顾自的说:

    “城主,您学会调虎离山了。”

    郎秉坤心里一突,面色有些挂不住的说道:

    “哎呀老蓝,瞧你说的,我就是随便出去走走,见那老小子欺负两个娃娃,我的脾气你了解,就见不了这种事,自然要管!”

    郎秉坤说的大义凛然,反观蓝封根本就不信,见郎秉坤一身的伤痕,眉头微皱,语气生冷的说道:

    “城主,若你再这样下去,我不得不……”

    郎秉坤听到这里,连忙表态:

    “不会不会,再也不会了,你可别打小报告!”

    蓝封撇撇嘴,不在多说,郎秉坤继续讨好:

    “这样吧,年前我不再踏出府外半步,怎样?”

    蓝封略微点了点头,心下里满意了一些,这才关心的说道:

    “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郎秉坤摆摆手,笑容满面:

    “好的很,好久没这么痛快了,那杨子善也算个人物,一手无名剑决好生了得,哎!若不是我大意了,也不能搞到现在这般模样!”

    蓝封也是好奇得很,城主的功力,业已到了炎上境界,此间世界,能和城主斗得旗鼓相当的并不多见。

    郎秉坤不知蓝封心里的想法,自顾自的说:

    “能把我逼的几近要拼命的人不多,他算一个,哦,对了。”

    说道这里,郎秉坤从腰带上的储物石里拿出一只剑鞘,递给蓝封:

    “找时间派人把这剑鞘给杨剑主送去,就说郎某有事在身,不能亲自送到,让他见谅了!”

    蓝封接过剑鞘,点了点头,躬身说道:

    “城主好生休息,厨房还有事要处理,属下先行告退了。”

    郎秉坤听完一阵尴尬,自是知道这小子故意的,但又无法反驳,只得好言相说:

    “一时气话做不得真,你还得回到我身边替我处理府中诸事,厨房交由李大厨他们自行管理就够了,我有些累了,你下去吧。”

    蓝封行礼出门,一路回到城主书房处理事物。

    都明山三百里以外,一处崖底,杨子善盘腿坐在一块大石之上,离渊剑插于旁边土地里,此时的杨子善面色薄白,似是流血过多所致。

    一阵寒风吹过,杨子善睁开双眼,目光阴翳,眉间的戾气久久不散,他的右肩膀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此时已经止住流血,结了血痂。

    “郎秉坤,我与你势不两立!”

    晨阳初上,洛雨奇推开房门走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心旷神怡,抬手做了两套动作,伸伸筋骨。来到白小小门前,敲了敲门,不消片刻,白小小开门而出。

    “起这么早,身子好些了吗?”

    洛雨奇笑着回道:

    “好多了,你怎么样?”

    白小小撇撇嘴,拍了拍胸口,那意思不言而喻。洛雨奇点点头,领着白小小来到客栈大堂,找了张桌子坐下,点了几个馒头两碗粥,一碟小咸菜,简单吃了一口,白小小吃的很饱,又见洛雨奇领着他上街,心中甚喜。

    本以为一天下来,能多逛逛热闹,没想到一直到了傍晚,白小小失望至极,两个人逛了不下二十家符文店。

    “雨奇!走了一天了,城里小半个符文店逛了个遍,左挑挑右选选,你又不买!到底要干嘛?”

    洛雨奇轻言回道:

    “找人。”

    白小小有些差异,随手将一根竹笛放回摊面:

    “你在这里有朋友?”

    “没有啊。”

    白小小一阵无语:

    “那你找谁呢?”

    洛雨奇抬步继续向前走,两人又来到一间符文店,

    白小小抱头唉呼。

    整整两天,白小小哀嚎了无数次,符文店也进了无数家,此刻,洛雨奇的心中也有些泄气,城里的符文店逛了许多,普通的水火等系符文,皆是一成不变的线条笔法,毫无创新。

    “看来此间世界着实落魄啊!”

    洛雨奇不禁感慨,白小小跟在后面嗤鼻,心里想不明白这一切浪费时间的游逛到底为了啥。

    正想着,洛雨奇猛然回头,吓的白小小一愣。

    “小小,还有最后一条街,若再没有我看中的东西,咱们就去华容城。”

    白小小眼睛一亮:

    “同意!听说那里的娱乐场所数不胜数呢,定要好好逛逛,雨奇,你终于开窍了!”

    洛雨奇哭笑不得,只好闷头前行,白小小打了鸡血般跟在后面,一路再也没抱怨过。

    就在这条街中间的位置,有一间符文店,店面不小,光是伙计就有三个,老板是个胖子,穿着像个土财主,一身的金黄行头。

    见有客人光顾,油黄的脸上顿时百花齐放,召唤伙计上茶,便亲自将洛雨奇二人接到店内,又是嘘寒又是问暖,搞得二人觉得若是不买点什么,都对不起老板的热情。

    洛雨奇轻嗑了一声,打断店家的客套,直奔主题:

    “店主,我们这次来是想要看看有没有心怡的符文。”

    店主一拍脑门,连忙道歉,口称自己话多,话闭连忙领着二人来到架子前介绍起来:

    “二位少侠请看,这一排是水系的符文。”

    说着拿起一沓,又介绍道:

    “这是雨引符,灵力注入其中,方圆两百米以内云雨密布,浇到身上便会起雾气,彻地连天呐,什么都看不到,很方便逃跑。”

    白小小提出质疑:

    “这玩意分得清敌我吗?”

    “不分敌我。”

    “那也就是说敌方和我方都看不到路,怎么逃跑?”

    店家自得的又拿起一沓符文:

    “所以要用到它呀!这是鬼眼符,灵力注入之后,会有两道金光附于眼部,有了它,无论多大的雾气,都可视若无物!”

    白小小翻了翻白眼,自顾自退到椅子上喝茶,洛雨奇仔细的又听店家介绍了几种符文,这才发话:

    “店主,我想自己看看。”

    “哦,好,少侠尽管挑。”

    洛雨奇点点头继续翻找,店家就在身后伺候着,这一找便是一个时辰,就在白小小快要睡着的时候,洛雨奇的叹气声传来:

    “店主,您这店里并没有我中意的符文,实在是打扰了。”

    店家连忙躬身:

    “少侠客气了,不妨事的,不知少侠想要什么样的符文?哪怕本店没有,我也可以给少侠介绍一些去处。”

    洛雨奇想了想,说道:

    “我想找一些和店里这些不一样的符文,譬如笔法和线条有所不同的,创新的,无论威力如何,至少看上去要新颖,当然不能是乱画着玩的。”

    店主听完认真的想了想,觉得此人很有意思,符文创新可谓是如何的艰难,怎能随便见到,要说稍微改一改嘛,想到这,店家突然一拍大腿:

    “还别说,真有人推销过一些符文,笔法新颖线条纯粹,就是威力太小,卖相太丑,没人买呀。”

    洛雨奇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您这店里可有余留?”

    店家唉了一声:

    “根本没人买,有的是余留。”

    说着话去到内堂,几个呼吸间,拿着一沓符文来到洛雨奇身旁:

    “喏,都在这了。”

    洛雨奇迫不及待接过符文,上眼观瞧,心中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