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入伙邀请

第4章 入伙邀请

只见此符文线条精简凌厉,比之传统符文来说,省略了近二十多道重叠,笔法干练无华,看这架势,触发起来简单,灵力消耗也随之减少。

    洛雨奇心下狂喜,有突破就有想法啊,创新之心不可言喻,是个人才,感慨道:

    “踏破铁鞋啊!早知店家这里有此线索,何必废了几天的工夫。”

    店家接话:

    “不光本店有这符文,那小子几乎把城里所有符文店跑了个遍,现在每家店里至少都有几沓。”

    洛雨奇一愣,又问道:

    “可我逛了个遍,为何一次也没见到过?”

    “咳!这玩意卖不出去,谁会摆在店里,应该都像我这般送到库里了。”

    店主叹了一声,随后又说:

    “这孩子命苦,早年父母双亡,一个人艰难度日,我们大伙看着可怜,这家收,那家留,勉勉强强将之养大成人,他又从小喜好修炼,一心想要拜得仙门,我们大伙凑钱将他送到本城启天宗修习仙法,不想他资质一般,苦修了两年不见成果,被启天宗送回。”

    说到这里,店主摇了摇头,一脸惋惜之色。

    洛雨奇听的正酣,见店主不语,催促道:

    “后来呢?”

    店家遂又讲起:

    “后来他又迷上了符文,凭着在启天宗修行得来的微弱灵力钻研起符文,一开始弄得还不错,很多普通符文他都制的又快又好,我们大家也很欣慰,只不过没到一年,他就突发奇想,弄了这些玩意。”

    “嘶”

    店家嘬了嘬牙花子,一脸不满:

    “你说这玩意威力小不说,还极为好躲,连个兔子都杀不死,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想的,哎!”

    洛雨奇看着胖店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心里发笑,看了一眼几近睡着的白小小,躬身问道:

    “不知店家说的这人家住何处?”

    店家一愣,连忙扶起洛雨奇,嘴里念叨使不得,说了住处,洛雨奇拉着白小小道声告辞,便向着店主指明的方向行去。

    这是一排连瓦房,有些破旧,巷子极窄,两人来到中间位置,看了一眼门上的排号。

    “是这了。”

    洛雨奇说完伸手敲门。

    砰!砰!砰!

    无人答话,洛雨奇又敲了敲,依然无人应答,白小小有些不耐烦,抬腿便要踹,洛雨奇拉住他,摇了摇头。

    就这样,二人在门前站了片刻,白小小实在受不了,一个闪身跳到大门顶端,洛雨奇想拦已晚,就见白小小站在大门顶上向屋里看了两眼,回头对洛雨奇说道:

    “屋里有人。”

    洛雨奇一愣,还没等开口,白小小跳下来夹起洛雨奇重新跳到大门上头,洛雨奇一阵头晕,便跟着白小小又落进院中,仆一落地,便觉土质松软,白小小暗叫不好,一个侧闪,一连串爆炸声传来,白小小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换了十次有余,爆炸声音才停止。

    就在此时,房门大开,有一少年踏步而出,身形消瘦,面色惨白,明显是终日闭门不出而导致的,但那一双眼睛甚是明亮:

    “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民宅,目无王法!识相的赶紧滚蛋,不追究你们责任,若是不听劝告,小心你们的狗头!”

    白小小听完牙关紧咬,一语不发,提剑便冲,只见那少年后退两步,房门闭合,白小小带着洛雨奇来到门前,火光闪过,就见门上两道符文自燃而尽,洛雨奇暗道不好,拉着白小小就要后退。

    可此时的白小小一身的戾气怎能如洛雨奇所愿,不管不顾的向前便踹。

    嗡!

    洛雨奇无奈的闭紧双眼,只觉一阵恍惚,再睁眼,已到了大门之外了,两人躺在巷子里,浑身酸痛,就听屋内有声音传来:

    “大门损坏,五十两银子。”

    白小小翻身而起,提气运力,一身灵力运转不休,洛雨奇见状知道要坏事,赶紧说道:

    “小小不可,此间事细说起来确实是咱们冒失了,你这么有身份的人怎么还和他一般见识,千万不要乱来。”

    白小小咬牙切齿,双目几欲喷火:

    “欺人太甚,长这么大从来没人敢这么对我,今天我非杀了他不可。”

    语罢,四周寒风炸起,洛雨奇内心焦急,不知如何是好,那小子在屋内看到这一幕,也是暗叫不好,这次可能遇到大人物了,此人一出手便不像是自己这个形俱境的家伙能抵挡得了的。

    想到这里,那少年拿出曾经在启天宗左右逢源练就的一身讨好功夫冲出屋子,来到大门外,躬身九十度,言语诚恳:

    “恕罪恕罪,小人不知前辈真身,多有冒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小人一马,从此以后,小人愿意鞍前马后赎罪己身。”

    就这样,洛雨奇拉着白小小衣袖,白小小瞪着眼睛运功,四周寒风未停。

    两人有些愣神,洛雨奇心里纳闷,这哪里还是刚才那个嚣张气焰尽涨的小子?白小小也是一脸茫然。

    那少年见半天没有动静,冷汗直冒,又不敢抬头,只好继续说道:

    “小人自知罪责深重,还望前辈给次机会,当个屁就把我放了吧。”

    说完便要跪下,洛雨奇赶忙上前扶住,白小小口中喏喏:

    “没骨气!”

    那少年一阵尴尬,最后,还是洛雨奇抽了抽鼻子,说道:

    “要不咱们进屋聊吧,外面寒气甚大。”

    那少年连忙点头,热情的招呼着。白小小冷哼一声,洛雨奇用肘尖撞了他一下,这才收了灵力跟着少年进了屋子。

    来到屋内,洛雨奇上下打量,只见这屋里简陋得很,家具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再往里走就是卧室了,隔着帘子可以见到除了一张床,一套被子别无他物。

    少年烧水端茶忙活的不可开交,热情至极,白小小站在洛雨奇身边一言不发,闭目养神,洛雨奇不想太尴尬,找了话题:

    “在下洛雨奇,这位是我朋友白小小,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正在忙活的少年赶紧行礼:

    “不敢不敢,小人名叫秦子默,您称呼我小默就行。”

    “原来是秦兄,冒昧打扰失礼了。”

    说着洛雨奇行了一礼,秦子默赶紧随之行礼:

    “您太客气了,二位前辈光临寒舍,我这蓬荜生辉呀……”

    “废话真多!”

    秦子默还没说完便被白小小打断,一脸的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洛雨奇皱了皱眉,白小小见状翻了翻白眼:

    “你俩聊吧,我出去转转。”

    “也好,小小,我们有错在先的,不怪秦兄,你……”

    “哎呀,知道了!我不计较行了吧?走了!”

    话音刚落,白小小出离了屋子,径直而走,剩下洛雨奇二人又客套了几句,秦子默不知从哪里又搬来一把椅子,两人落座下来,洛雨奇开门见山:

    “秦兄,我们这次来,是想与您商量件事。”

    秦子默将茶杯推到洛雨奇面前,回道:

    “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洛雨奇摆摆手:

    “别叫前辈了,咱们岁数相差不多。”

    秦子默摇头:

    “二位前辈仙法至深,小人望尘莫及,怎敢不敬。”

    洛雨奇笑道:

    “那只是他,我可没有修为。”

    秦子默一愣,不敢多说,赶紧转移话题:

    “那我斗胆称一声洛兄。”

    洛雨奇口称无妨,秦子默遂又问道:

    “不知洛兄此次前来有何事与我商量?”

    洛雨奇道:

    “刚才我二人在一家符文店见到秦兄的佳作大为欣赏,特此前来拜会,顺便想请秦兄加入我们一起共谋大事。”

    秦子默大为不解:

    “不知洛兄想要谋何大事?”

    洛雨奇不语,环顾周围,未见他物,便又说道:

    “不知秦兄家里可有纸笔?”

    秦子默口称稍等,不一会儿工夫端上来笔墨纸砚,放于桌前,洛雨奇站起身来,提笔运气,在铺开的宣纸上笔走龙蛇,画将起来,起初秦子默还不知道洛雨奇想要干嘛,片刻工夫过后,秦子默眼睛一亮。

    就见洛雨奇在纸上左一笔右一笔,笔法连贯,铁画银钩,秦子默自是能看得出,这是一张符文!

    只是这手法与符文属性自己从未见过,繁复之极又章法得体,一时间自叹弗如。

    “没想到洛兄竟也是符道中人,并且功法之深,在下佩服。”

    洛雨奇画完最后一笔,松了口气:

    “愧不敢当,在下没有修为,写写画画还好,要说制符可是来不了的,秦兄您看这符文如何?”

    秦子默仔细又瞧了瞧,说道:

    “洛兄这一手符文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敢胡乱评说,不过见洛兄落笔之法极其繁复,定是高深之极,威力无边吧?”

    洛雨奇摇摇头,想了想,说道:

    “这只是我无意间研究出来的,并不如何高深,像这样的符文,目前我只研究出五种,让秦兄见笑了。”

    秦子默听完大惊,尊称大才,洛雨奇摆摆手,将笔放下,面相秦子默:

    “秦兄,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做我们的符文师,你意下如何?”

    秦子默赶忙说道:

    “在下修为尚浅,资质一般,何德何能担此大任,洛兄可是折煞于我了。”

    洛雨奇不以为然。

    “秦兄太客气了,修为与资质慢慢修炼就好,但这制符的创新与想法可不是资质和修为能左右的,我观秦兄制符的想法与创新独树一帜,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如此看来,还是我们高攀了呢。”

    “不敢当,洛兄见笑了,我这微末的道行哪入的了洛兄的法眼,可不敢受此评价。”

    洛雨奇见状自知火候还是不够啊,想了片刻,计上心来,于是向秦子默靠近了些,问道:

    “不知秦兄是否看出我这符文的用途?”

    秦子默摇头,洛雨奇笑了笑:

    “我这符文不是给修者用的。”

    秦子默疑惑不解。

    “不给修者用,那给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