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谋划开始

第5章 谋划开始

洛雨奇趴在秦子默耳边说了一句话,惊的秦子默倒吸一开口凉气!

    “洛兄!你说的是真的?”

    洛雨奇点头。

    “普通人,普通人,洛兄,普通人没有灵力,如何触发符文?”

    洛雨奇笑而不语,秦子默自知自己孟浪了,想了片刻,又说道:

    “洛兄,若我加入你们,这符文的制作与开发,我也能参与吗?”

    洛雨奇说道:

    “那是自然,咱们三人中,能制符的仅此秦兄一人,这符文其中的关键若不教于秦兄,还能教于谁呢?”

    秦子默喜不自胜,还未开口,洛雨奇接着又说:

    “除了制符,秦兄若想修炼,我们也会提供功法与武决,不知秦兄意下如何?”

    秦子默惊的说不出话,连连点头,就这样,秦子默简单收拾收拾,带些应用之物,便随着洛雨奇出离家门,赶奔客栈。

    来到客栈大堂,见白小小自己一人坐在角落自饮自啄,洛雨奇领着秦子默来到近前,白小小抬头瞅了一眼,见秦子默也跟了来,自然知道是洛雨奇忽悠的,于是便想起自己被忽悠的那段日子。

    秦子默再见白小小,依然拘谨的很,洛雨奇看在眼里有些头痛,两边都不好多说。

    倒是白小小自然的很,指了指凳子,随后又要了两副碗筷,二人坐下与白小小同饮,起初秦子默还是有些束缚,几杯酒下肚便不是他了,感情这小子是自来熟。

    “洛兄,白兄,小弟初来乍到,做事多有得罪,我自罚三杯。”

    说着,秦子默又给自己满上,咕咚一声一口饮尽,随后又倒了一杯,咕咚又干了,如此三次。

    洛雨奇与白小小面面相觑,白小小还好,本就不关心他死活,洛雨奇不行,自己新收的一员大将,可不能出什么岔子,赶紧拦住。

    “秦兄你慢点,若醉了还如何谈事情。”

    秦子默摆手,大声说道:

    “咱们这称呼太生分了,这样,我称你雨奇,你称我为子默老默都成。”

    “随后又看了看白小小。

    “我就叫你小小。”

    啪!

    白小小把桌子一拍,站起身子:

    “你敢!”

    秦子默吓的酒醒了大半,连连道歉:

    “白大哥!白大哥行不行?”

    白小小冷哼一声,重新坐下,洛雨奇见状赶紧打圆场:

    “这样称呼很亲近,甚好甚好,小小,事儿都过去了,你大度些。”

    “我很大度了,但你也知道,我最烦别人叫我小小,他触我霉头怪不得我!”

    洛雨奇点头。

    “我知道,他这不也改口了嘛,吃的也差不多了,我去给子默开一间房,咱们去房里聊。”

    说着起身去开房间,白小小叫过小二把饭钱结了,秦子默在一旁有些局促,倒不是刚才发生的事,只是自己身无分文,结账开房全是他二人代劳有些过意不去。

    不一会洛雨奇回来,两人跟着他进了后院,到了秦子默的房间,洛雨奇将门插好,回到桌前坐下,看着前面的二人。

    “小小,明天你去城里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宅子,买一间,要宽敞安静,没人打扰的,这是十根金条。”

    说着洛雨奇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叮当乱响,白小小有些惊奇:

    “你哪来这么多钱?”

    洛雨奇没搭理他,又把目光转向秦子默:

    “子默,你可要想好,一旦加入我们,未来某天想退出可就难了,除非身死道消!”

    秦子默肃然起敬,认真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既然选择加入,自然不会轻易退出,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嘛,但只要可以做我喜欢做的事,我就知足!”

    洛雨奇点点头,将钱袋抛给白小小,又与秦子默说道:

    “明日买好宅子,安顿妥当,我把整套符文传给你,你就可以着手研究了,相应的用材我也会一并写给你,由你去置办。”

    秦子默点头,洛雨奇拍手起身。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回头挑两部功法交给你,好生研习。”

    说罢退出屋内,前往己间卧房休息,白小小也起身告辞,留秦子默做梦般一人独处,遥想昨日还在为一日三餐发愁,今朝便可有吃有喝还有喜欢的事做,真是世事无常啊。

    就这样,未来在一二三重天横行无忌的铁三角,就这样简单的完成了合作,平淡之极。

    第二天一早,白小小从打坐中退出,起身来到院中,舞了一套剑法,伸伸筋骨,趴在窗边的秦子默看的如痴如醉。

    一套剑法舞完,白小小收起长剑,径直出了客栈,秦子默待的无趣,出门去找洛雨奇,刚到门外,便看洛雨奇推门而出。

    秦子默上前迎接:

    “要不要出去逛逛?”

    洛雨奇从怀中掏出两本书交给秦子默,秦子默看了两眼,欣喜若狂,这是两本功法。

    一本名为《脱凡》,一本名为《百指裁宗》,秦子默难以掩盖内心的喜悦,连连道谢,洛雨奇摆摆手不以为意。

    “雨奇,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当然,你先收好,等小小回来买了宅子安顿下来,我把符文画给你,买好制作材料,你一并研习。”

    “好,好。”

    就这样,两人吃过早饭,便在房间里聊天,等待白小小回来。

    中午十分,白小小风尘仆仆的回到客栈,三人吃罢午饭,秦子默收拾好包裹,跟着白小小二人来到新家,此间宅子位于郊外,七成新,安静舒适,洛雨奇很是满意。

    十二间屋子,分三排,前排为客厅,二排四间正房,最后一排七间偏房。再后面是一大片空地,洛雨奇最满意的,就是这一片空地了,来来回回走了数遍。

    其余二人看着他穿着厚重的在雪地里闲逛大为不解,白小小问道:

    “雨奇啊,你不累吗?转的我头都晕了。”

    “那你就不要看我好了,这地方练兵正合适。”

    “你要养兵吗?”

    秦子默问道。

    “是啊,怎么?不行吗?”

    秦子默摇头:

    “你一不是富甲,二不是军官,普通老百姓是不可以养私军的。”

    洛雨奇转头望向白小小,白小小两手一摊。

    “别看我,我不懂这些,你自己研究,我只负责出力。”

    这还真是个麻烦,洛雨奇暗暗想道,秦子默见二人都不说话,又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城主讨个官职,不过我也只是提个可能性,不用当真。”

    秦子默说的不以为然,洛雨奇却眼睛一亮,默默思考。

    “可行!”

    洛雨奇看向白小小:

    “小小,一会儿买些礼物,咱们去拜访城主。”

    “你来真的啊,他就是随口一说!”

    洛雨奇摇头:

    “城主对咱们有救命之恩,于情于理都该拜访一下。”

    话音刚落,秦子默就好奇了,还想问问事情来由,洛雨奇却已经回屋了,剩下白小小站在旁边,他不敢问。

    而远在明都城正中心的城主府,今天是热闹非常,四重天来了贵客,墨幽阁阁主坐下二弟子,陆平萱来到一重天,下榻城主府,整座府里张灯结彩,大排宴宴。

    午时过后,酒席撤下,郎秉坤与陆平萱坐在大厅聊天。

    “丫头,你说上头发下批文,是要找什么人?”

    “郎叔,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只知道找一个少年,姓甚名谁不得而知,只知道相貌。”

    郎秉坤思索片刻,又问道:

    “那这少年具体的出生区域,居住区域有吗?”

    陆平萱摇摇头,郎秉坤便疑惑了。

    “什么都不知道,只平相貌无疑是大海捞针呐!”

    “不过上头说此人不是咱们下属范围任何一区域的。”

    郎秉坤眼睛一亮:

    “那就是说他是七重天下来的?”

    陆平萱无奈道:

    “郎叔,咱好奇心能不这么重吗?”

    郎秉坤略有些尴尬,搓着手道:

    “随便猜猜,啊!那也不算难,我吩咐下去,着重查找外地过来的人,只要不是我一重天出生长大的人,找起来也方便。”

    陆平萱点头,口称只能这样了,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郎秉坤突然想起两人,便将黄安叫到跟前。

    “黄安呐,那两个娃娃今日要买庭院,你安排的怎样了?”

    黄安躬身行礼:

    “回城主,早已安排妥当,估么此刻二人应该已经搬过去了。”

    “哦,那就好,你去一趟,把他们二人请过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

    洛雨奇将符文和所需材料交于秦子默之后,便要带着极不情愿的白小小要陪去买见面礼,刚出宅院,便被一身穿锦服,面容华贵的中年人截住,白小小定睛一看。

    “是你!都说了不卖了!”

    “两位少侠误会了,在下不是来买剑的,城主有请,二位可有时间?”

    两人对视了一眼,还真巧,于是洛雨奇行了一礼:

    “有劳带路了。”

    就这样,三人出离宅院一路向城主府行进,待到府里时,郎秉坤与陆平萱还在闲聊,见黄安带来二人,郎秉坤起身相迎。

    “二位小兄弟多日不见了啊!”

    洛雨奇赶紧行礼:

    “多谢城主当日救命之恩。”

    陆平萱业已听说过当日之事,只是这少年穿着厚重,小脸儿冻得通红,不禁有些发笑,又想起郎叔说他没有修为,便又释然。

    “小兄弟不要客气,路见不平而已,举手之劳。”

    黄安心想,举举手就将自己弄的那么狼狈,以后谁还举手。

    洛雨奇自然不知道当日走后发生的事,所以未见任何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