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异界奇遇

第2章 异界奇遇

韩夜好汉不吃眼前亏,想起游戏中的一些画面,随意找了个地名就向官兵禀道:“启禀官爷,小的是黄土城人氏,出外谋生路过此地,还请官爷行个方便。”

    “令牌、腰牌,路契,统统给我交出来!”

    韩夜希冀的朝腰间摸了摸,可是除了那串自己经常带着的钥匙串外,身上别无他物,哪能交得出来官兵说的这些东西?

    哧吭了半天,他只得道:“忘在家了,我这就回去取!”

    中年官兵“呵呵”冷笑一声,道:“你小子胆儿够肥的啊,敢拿爷开涮?来人哪,给我抓起来验明正身!”

    顿时从那中年官兵的身后,冲出了几个凶神恶煞的野蛮人,不由分说架住韩夜,就往城门口拖了过去。

    “大胡子,今天又收到新人了?”城门口的草棚中走出来了一个中年儒士,将嘴对着手中的茶壶吸溜了一口,好奇的对韩夜上下打量了一番,过了片刻又摇摇头道:“这种普通货色你也要?”

    那中年官兵尴尬的笑了笑,道:“仙师,还请您给查查,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眼下咱们正和青木城争地盘,上头又催的紧,我只好拉人充数了!”

    那中年儒士从怀中摸出一套金针,小心翼翼的刺破了韩夜的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放进了一个小药壶中摇了摇,很快地,从小药壶的壶嘴之处冒出一丝土黄色的烟气。

    韩夜心中紧张无比,面上却一点不显,中年儒士的那根金针刺穿他手指的一霎那,那尖锐的疼痛传来,让他终于接受了自己真是穿越了的事实。

    盯着手指处涌出的鲜血,他知道,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他只能靠他自己,稍有不测,小命随时可能玩完。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中年儒士表情逐渐凝重地望着小药壶的壶嘴,认真观察了一番后,对中年官兵道:“放心吧,这人能用,是咱们轩辕氏族的人!”

    中年官兵听完此话,一把将韩夜提到面前,对他道:“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胡二麻的兵了。往后你要是不听话,别怪老子往死里弄你!”

    韩夜听说要打仗,还让自己当充做炮灰的小卒,心里不住打鼓。他在原来的世界里就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学生,哪会当兵打仗?这要上了战场,还不死得透透的!

    他心念一转,立马满眼含泪,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道:“官爷,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年幼弟妹靠小的养活,您老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胡二麻这个大胡子,也是见多了这样的场景,并不为韩夜的可怜形象所动。朝身后不远处一指,道:“看清楚没有,他们也都和你一样。再废话,就给老子到那边蹲着去!”

    韩夜顺着大胡子手指的方向看去,瞬间惊的面如土色,连丝毫抵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只见烈日之下,从丈二身高的大汉,到不足五尺的侏儒,全被一根牛筋绳子捆着串成了一串,正蹲在那边被路过的行人欣赏。有些不懂事的老弱妇孺,在路过的时候,还不忘朝他们身上扔烂菜叶子臭鸡蛋,真是比当罪犯还憋屈。

    韩夜吞了口唾沫,立马变得笑容嫣嫣,对着大胡子一顿猛烈的恭维,就差没直接跪地喊他爷爷。

    大胡子听后很是受用,和蔼的拍拍韩夜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咱们部族那是数一数二的大族,只要你干的好,将来被哪个仙人看中,有你小子的好处。别怪当大哥的啰嗦,就你这小身板,估计在自己村子里也是不受待见的。好好干,等你混好了,以后当个小族长还是不难的,到时候要女人有女人,要银子有银子,知道吗?”

    韩夜很配合的做出一副感激的表情,心中却是暗道:“看来不管在哪里,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要保住小命还得靠这个啊!”

    当下他立马弯起身子,一抱拳道:“多谢官爷的指点,小的记住了,官爷的大恩,小的没齿难忘!”

    大胡子见刚收的这个小弟很上道,心中非常欣慰,用他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说:“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快点给老子滚蛋,我这还忙着呢!”转头对身后的手下道:“带他去兵营,记住,别让人欺负他,否则我捏碎你的鸟!”

    虽然大胡子说的是别人,但韩夜只觉自己裤裆中猛然一阵抽搐,只因大胡子说这话的时候,形象实在太过于猥琐太过于霸气,让人不得不防。

    那位兵大哥板着脸一脸的严肃,认认真真行了个军礼,算是将大胡子的话记在了心里,转头对韩夜道:“跟我走!”

    等韩夜跟着他离开了大胡子的视线,兵大哥突然转身,对着韩夜挤出个笑脸,然后懒洋洋的骂了声:“煞笔!”

    韩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他逆来顺受惯了,被人骂两句也不在乎,赔笑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小弟以后唯大哥马首是瞻!”

    那兵大哥白了他一眼,道:“我叫黄阳,以后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别大哥长大哥短的,大胡子吃你那一套,我可不吃。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分分钟收拾的你叫娘!”

    韩夜见他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这才收起谄媚的表情,恭敬地叫了声:“黄阳!”

    黄阳“嗯”了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看你的样子好像读过书?”

    韩夜道:“韩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读过书,反正店铺招牌上的字我全认识。”

    黄阳道:“所以说你是煞笔呢,认识字还当什么兵?最不济也能去城中的店铺当个伙计什么的。刚才大胡子那是吓唬你呢,不然有谁肯去做这等下贱的苦役!”

    韩夜奇道:“怎么当兵是下贱的苦役呢?在我们家乡,人人以当兵为荣,家人被称为军属,逢年过节还有慰问品,收入也还不错。”

    黄阳道:“那你家乡的人可都是煞笔,咱们这里当兵不光要拼命,而且麻烦的事也多着呢,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我有点口渴,咱们找个酒楼放松放松!”

    韩夜初来乍到,自然黄阳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个人在殇阳关中转悠了半天,也没看到胡二麻口中所说的军营,反倒越走越是繁华,人流也慢慢开始多了起来。

    殇阳关虽然比不上现代的城市,但是酒肆作坊遍地林立,更有许多商铺人来人往,生意十分的火爆,还有一些看样子是修士模样的人,聚集在一起交换东西,倒是与许多游戏中的场景差不离。

    韩夜一边走一边留意周围的环境,将一些重要的地方全都印在了脑子里,既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又找不到办法回去,只能想办法让自己保住小命,然后再想办法活下去。

    这里不比游戏,游戏中可以重新来过,但是这里只要被KO,那可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所以韩夜不能不小心。

    韩夜跟在黄阳的身后兜兜转转,终于在一处叫做“春香阁”的酒肆处停了下来。黄阳似乎对此地十分的熟悉,不等店小二招呼,便直接进了二楼的雅间。

    雅间中陈设古朴考究,就算以韩夜这个乡巴佬的眼力,也能看出雅间中摆放的家具,清一色都是黄梨木,更别说那精美的碗筷茶具了,全都是镶金嵌玉,而在酒桌两边摆放的屏风更是精美,上面的假山竟然是用一整块玉石打造成的,看的韩夜直傻了眼。

    黄阳将身上的盔甲脱掉,随意扔在了地上,用房间角落中摆放的铜盆洗了把脸,这才懒洋洋的靠在了太妃椅上。

    过不了多久,从门外奔进个小厮,一见到黄阳就大呼小叫了起来:“少爷,你真是想死小三了!小三对你日思夜想,巴不得跟你进军营里边伺候去。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少爷你看看……小三都不知道瘦了多少斤!”

    “小三!”韩夜“扑哧”一声差点没笑出来,看到他跪舔的如此猛烈,也明白了黄阳为什么对于自己的巴结油盐不进。

    黄阳没好气的道:“少啰嗦,少爷我饿了,快点让厨房上菜!我这有个朋友,今晚的酒换成十年陈酿的‘杏花村’!”

    小三这才意识到身边还站着个人,将韩夜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鼻孔差点没朝天上去,要不是有黄阳在,说不定真把韩夜给轰出去了。

    黄阳看出他狗眼看人低,道:“看什么看?就凭人家认识字,就不是你能小看的,快点给我准备酒菜去!”

    小三彻底的震惊了,道:“少爷,莫非他是轩辕族人?是小的该死,小的这就去准备去。”

    韩夜此刻才从小三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尊敬之色,好奇的问道:“认识字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乡差不多人人都认识吧!”

    黄阳笑道:“那是你见惯了不觉得奇怪,咱们这里只有少数几个大族的族人才有识字的资格,一般都会成为修士,只有你是个另类。”

    韩夜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这么说你不认识字?”

    黄阳突然气急败坏的道:“我要是认识字还能在军营里边待着?早就出钱拜城中的修士为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