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醉生梦死

第3章 醉生梦死

韩夜见黄阳突然变了脸色,只得陪笑道:“是我说错话了,不过当修士有什么好的?我看还是当个普通人比较舒坦。”

    “没出息!”黄阳翻起身来,白了韩夜一眼:“你不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吗?再说了,就算没这些大本事,只要能成为修士,无论走到那里都有人供奉,从此衣食无忧吃穿不愁,你说是当普通人还是当修士舒坦?”

    韩夜暗中有些好笑,思忖道:“这当上了修士莫非和公务员一般,成了端在手中的铁饭碗?看来还是进体制比较好,以后要想混的好,还得弄个修士当当!”

    黄阳眼睛微眯,拍了拍韩夜的肩膀:“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若想生存下去,就得成为修士,兄弟以后你多长点心眼吧!”

    韩夜恭敬地回他:“黄大哥,我知道了!”

    此时,黄阳已是几杯酒下肚,话匣子打开了似的滔滔不绝:“你不知道,我们凡人跟蝼蚁一般,那些修士想杀就杀,就连几个大族的族长见了他们也得点头哈腰的,因为每个修士都是族中的根基!”

    韩夜道:“是…黄大哥,你的话我记住了,要是哪天我能成为修士,第一个感谢的肯定是你!”

    黄阳一挥手,举起了酒杯往韩夜面前一递:“废话少说,我看咱们极为投机,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感情都是酒场上见份量,兄弟你今天要是能把哥哥喝倒了,明天我就替你美言几句,让队伍里那帮孙子别特么欺负你!”

    过不多久饭菜端了上来,简直比韩夜过去十几年吃过的所有东西加起来,还要奢华的多。一些奇珍野味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当下甩开膀子胡吃海塞一通,直到小肚溜圆,再也填不进去才住了嘴。

    两人换杯交盏,不知不觉中,已经连着喝了两大坛子酒。韩夜刚才吃的痛快,喝了多少酒也没记清楚,但是黄阳比他喝的少,可是却醉的这么快,不由让韩夜有些吃惊,这才想起来在原来的世界里他的酒量顶多二两白酒,现在怎么酒量见长,竟然到了千杯不醉的境界。

    只听黄阳道:“好小子,你这酒量当真算是可以啊。陪着哥哥我,竟然面不红心不跳,这酒量不小啊,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药?”

    韩夜急忙讨好道:“我曾听说人过: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一来遇到大哥高兴,二来听到大哥的教诲让我茅塞顿开,莫说是这二十来杯,就算是四五十碗,兄弟也要陪大哥喝下去!”说着便将跟前小酒盅换成了吃饭的碗,给自己斟了一大碗,一饮而尽。

    韩夜其实在尝了一口酒之后,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酒,根本就是现实世界中到处可见的苹果醋,酸酸甜甜中带有一丝酒的淡味,这才敢放出如此豪言壮语。

    这也怪不得韩夜,只因现代人被激素工业品给弄的刀枪不入,早已经免疫了各种麻醉性的毒素,别说是这只有含量百分之几的“杏花村”了,就算将店中用高粱酿造的“烧刀子”灌他个几坛子,韩夜照样也喝不醉。

    又连着喝了数大碗,黄阳见韩夜面不改色,惊奇的道:“兄弟,你莫不是纯阳之体?”

    韩夜笑道:“黄大哥这话的意思是?”

    黄阳面色郑重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以前听军营里边的药师说过,说是纯阳之体天生精力旺盛百毒不侵,若是能够有机缘拜入哪个仙师的门下,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因为纯阳之体天生好似生有灵性,凡人视作比登天还难的炼气第一道门槛,对于这等体质的人说来说,就是一碟小菜。”

    韩夜心中莫名的突兀了下,心道:“我不会真这么好运吧!”但是又谦虚的道:“哪会……黄大哥肯定看错了,我只不过是爱喝酒而已!”

    黄阳也自嘲道:“那是,是我想岔了。不过兄弟,我告诉你一件事,就是这纯阳之体虽好,但是也容易吸引妖兽鬼魅,若你真是纯阳之体,以后当心有女兽异妖来找你!”

    韩夜哈哈大笑了起来,道:“那小弟我可就却之不恭了!”

    两人又连着喝了数大碗,韩夜猛然间想起大胡子的交代,忧心忡忡的道:“黄大哥,这不回军营会不会有事?”

    黄阳打了个酒嗝,拉着韩夜的肩膀,醉汹汹的道:“怕什么!大胡子晚上又不回去,此刻只怕是躺在哪个骚娘们的怀中呢,咱们只管吃好喝好,等明天一早去就行了,以后…恐怕也没这机会了!”

    黄阳一句话没说完,就溜倒在了桌子低下,任凭韩夜呼唤,也再叫不起来,韩夜只能自行其便,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

    不过即使“苹果醋”酒精含量不高,但是此刻喝多了,韩夜的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他将黄阳扶到太妃椅上,自己躺在了雅间中的牙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初到此地的韩夜睡的并不踏实,一会想起母亲,一会又怕自己适应不了这里,脑中乱作一团,睡到半夜被尿憋醒,却发现窗外杀声震天,天空中仿佛像放烟花一般,充满了五颜六色的光芒,煞是好看。

    韩夜心中一惊,急忙晃醒黄阳,黄阳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外边的喊杀声,顿时是清醒了过来,抓起盔甲就往门外跑去。

    韩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得跟着黄阳一阵乱跑,不到片刻功夫便赶到了军营之处。

    远远望去,只见军营中灯火通明,无数的武士枕戈待旦,手中所持的刀枪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熠熠生辉,虽然外边乱成了一团,但是军营中却极为安静,只有杀气漫天四溢,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黄阳到了军营前,才停住了脚步,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将盔甲穿戴整齐,也不敢直接闯进去,只是带着韩夜在外边乱逛。

    韩夜也被这诡异的气氛感染,一路上竟然忍住好奇,没有多嘴多舌,终于黄阳找到了一处空隙,准备钻进去。

    不料这时原本黑漆漆的地方,突然变得白如光昼,不知从那里冒出来许多武士,将他二人围了起来。

    “什么人?”

    黄阳慌张的道:“甲字营第三十七队胡大麻座下传令官黄阳。”

    问话的那人举着火把,凑近细细的看了看黄阳,没好气的问道:“口令?”

    黄阳念道:“天上月光光!”

    那人道:“地上黑洞洞!”

    黄阳又道:“今夜无人入睡!”

    那人淫笑道:“大爷伺候小妞!“

    韩夜被这口令弄的哭笑不得,没忍住“扑哧“一下子笑了出来,顿时感觉现场气氛凝重了起来。

    “噌噌噌”的数声,无数柄明晃晃的刀抽出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紧接着一只充满汗臭味的大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一脚势大力沉,韩夜只觉得腹部气胀如鼓,就连呼吸也变的困难起来,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领头的那人横声道:“居然敢在我殇阳关藐视军法,就地格杀!”

    韩夜突然觉得胳膊被卸掉了一般,回头望去,只见两个大汉已经拧住了他的胳膊,伸脚踢在了他的腿腕上。

    韩夜膝盖弯曲,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突然脖子后边凉风嗖嗖,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吓的闭上了眼睛。

    就听黄阳急忙喊道:“大哥手下留情啊,这位小兄弟今天才收进来,不知者不罪,您老人家就饶了他吧!”

    韩夜只觉脖颈中一股热流缓缓的落了下来,以为自己已经被砍了脑袋,吓得乌哩哇啦一阵乱叫,但是手被人按住,身体挣脱不得,最后声音变成了仿佛野兽一般的嚎叫。

    那些人突然笑了起来,韩夜只觉被人踢了一脚,领头那人道:“小子,你还没死呢,瞎叫唤什么?刚才那一刀,你兄弟替你抗了!”

    黄阳见事情有了转机,急忙道:“这位大哥,请借一步说话!”

    韩夜听见他们二人脚步声渐远,至于后来说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只觉得自己死里逃生,浑身有些酸软,而裤裆之中不知何时变得黏糊糊的,被小风一吹,顿觉十分的凉快。

    不到片刻功夫,韩夜就听见他们二人回来,领头的那人道:“算了,一个新兵蛋子,跟他计较什么。走,等打完这一仗,哥带你们逍遥快活去!”

    随后,韩夜只觉全身一松,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手脚无力,一点劲都使不上。

    至于韩夜怎么到帐篷中的,他事后怎么想也没想起来,倒是黄阳的手,真是有点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只见他手掌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让韩夜十分的愧疚,拿出了他过往所有的医理常识,用手边的碎布条给黄阳的左手缠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第二天大早,一切又变得风平浪静,天色吐白之时,便听得牛角号声急促的吹响,紧接着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韩夜被黄阳唤醒,跟随着众人出去列队出操。

    好在韩夜以前在学校军训过,体能还跟得上,操练的那些基本姿势也和原来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坚持了一个时辰,队伍便散了,韩夜这才有空去看望黄阳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