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残酷训练

第5章 残酷训练

黄阳见韩夜有些走神,摇醒他继续道:“算了,不说他了,这回该说到咱们营了,咱们营完整的称呼叫做‘锐健营’。怎么说呢,换个通俗的说法,应该叫做‘敢死队’,因为冲锋陷阵的事都是咱们干的,所以人数也是最多的,总共有四十个队,每队一百人。”

    韩夜好奇的道:“那我怎么没见过咱们统领呢,他叫什么?”

    黄阳此时也微微有些走神,脑海中闪过一丝痛苦的回忆,脸色苍白的道:“咱们统领叫做毛大海,等下我带你见他,到时候你自求多福吧!”

    这时候门外闪过来好几拨人,都是找黄阳一起出去逍遥快活的,但都被黄阳拒绝了。他现在的目标就是教好韩夜,将他彻底变成个兵痞子,不然胡大麻非收拾他不可,所以他肩膀上的责任可是很重的。

    黄阳继续道:“说起这第五营呢,我就来气,他们叫做‘飞骑营’,顾名思义都是骑着禽兽的禽兽!妈的,老子最看不惯这帮人了,尤其是他们统领,见了我们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老子又不归他管,凭什么把老子不当人看,你说说有这样的人么?”

    韩夜见黄阳十分生气,急忙道:“黄大哥,咱们说正事,您先别动怒,以后兄弟我帮着你出气!”

    “那是,见了这帮孙子,就给我往死里弄!”黄阳吐出一口浊气,继续道:“飞骑营的统帅叫蓝心,是个不是男人的男人。”

    韩夜好奇的道:“此话怎讲?”

    黄阳道:“因为她是个女人,但是却偏偏要装作男人的样子,所以不男不女,叫做不是男人的男人,不过这母老虎十分彪悍,本事倒也不小,不然怎么能统帅一营呢。”

    韩夜道:“这我倒是非常好奇了,有机会定要见见她,说不定兄弟我…”说着捋了捋头发,笑道:“有机会拔一拔母老虎的毛,也挺快活的!”

    韩夜在原来的世界里,压根就没怎么接触过女人,自小家里穷,他也自卑,外型又不讨喜,瘦瘦小小并不引人注意。只是穿越了之后,混杂在一帮兵痞子中,自然沾染了一些痞气,黄段子也是说得越来越溜了。

    黄阳瞥了韩夜一眼,“哈哈哈…”两人同时放声大笑。

    黄阳拍了拍韩夜的肩膀道:“好兄弟,要的就是这个气势!不过说着玩可以,要是动真格的,估计咱们两兄弟加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

    韩夜道:“那也是!”

    黄阳正色道:“好了咱们继续说,第六营呢叫做‘斥候营’,统帅叫做姬野,他们人数最少,但是绝不能小看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刺客,说起来他们也是最幸苦的。咱们在这吃香喝辣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猫着呢!”

    黄阳继续道:“第七营就是差点砍了咱们脑袋的那帮杂碎,他们叫做‘左护军’,统帅是曹正阳。他们营中的人大多是各营中抽出来的人,所以什么人都有,第八营叫做‘右护军’,是大帅的亲卫队,都是从轩辕族中挑选出来的勇士,大概也就一百多人,你如果能进到那里边去,也算是一步登天了。他们统帅叫铁战,据说是军中第一勇士,不过他从来没出过手,人也挺和善的。”

    韩夜总算对这只军队有了些大概的了解,心中顿时觉得压力如山大般,没想到自己是敢死队中的敢死一员,心情顿时失落了许多,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像游戏中一样,指挥千军万马大杀四方,没想到却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战士,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难受的慌。

    黄阳将手上的绷带拆掉,伸出手朝韩夜眼前晃了晃,道:“你看看,现在你应该知道白药师的手段了吧!谁要是能巴结上他,拿到一两个仙丹,说不定能开辟紫府,成为修士呢!”

    韩夜拉住他的手使劲瞧了瞧,果然原本看似已经断掉的骨节,此刻只在表皮上留下几道血痕,已经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不觉有些惊呆了。

    “真是太神奇了!”

    黄阳笑道:“神奇的事还多着呢,我先送你去统帅那,等下我也去弄点军功,不然这个月估计要挨板子了!”

    两人穿过密密麻麻的帐篷,七转八绕的到了处巨大的空地上,人还未到跟前,便听见杀声震天响,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一个极其威严的声音高声喝道:“什么是生?”

    无数高亢的声音道:“杀,我便是生!”

    “什么是死?”

    “杀,我便是死!”

    “何为生?”

    “勇往无前!”

    “何为死?”

    “临敌退却!”

    这几句对话一直持续着,高昂的弥漫在尘土飞扬的上空,一直到黄阳带着韩夜走到一处亭子旁也从未停歇半句。

    黄阳指着这片区域,道:“这里便是校场了。你站在这别乱动,我先去通报。”

    韩夜郑重的点了点头,因为此时他的目光已经被校场上的情形吓呆了,无数赤膊的壮汉挥舞着手中的斩刀,随着呼喝声不断的落下,每劈出一刀好似用尽了全力,若是有谁胆敢偷懒,站在场子中央高台之上的粗髯大汉的鞭子,便会分毫不差的抽打在他的身上。

    在韩夜的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人的皮肤是完好的,都印着猩红的鞭印,看上去十分的触目惊心,韩夜只觉自己双腿已经开始不停的打颤。

    不知黄阳过去说了什么,那高台上的大汉对着校场中的士兵们说了句:“不许停。”便跟着黄阳走了过来,目光之中全是浓浓的杀气,只朝着韩夜看了一眼,韩夜便觉得全身宛如坠入冰窖一般,生出刺骨的寒冷。

    黄阳急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见过统领!”

    韩夜艰难地挪动双腿,最后走到半米开外,身子不自觉的‘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颤声道:“小的参见统领!”

    韩夜始终没敢抬起眼看那粗髯大汉一眼,在他冰冷目光的注视下,只觉得好似无数死人的目光注视着他一般,身子越来越抖成了筛子,想控制都控制不住,浓浓的杀气无形中弥漫了开来,让整个校场都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

    韩夜心中惧怕的暗道:“这得杀多少人才能有如此凛冽的杀气!”

    突然,韩夜只觉一阵风从下盘拂来,接着感觉全身都飞起来一般,身后传来粗狂的声音:“我毛大海手下不要软蛋,今天坚持不下来就给我滚!”

    “嘭”的一声,韩夜重重的摔在了人群中,没有人过去扶他,只有周围重重的喘息声。韩夜忍不住想掉下泪来,但是理智告诉他,此刻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住,如果他掉泪也就等于把命都掉没了。

    所以韩夜强咬着牙,拄着手中的斩刀慢慢的爬了起来,朝周围望去,全是一片由赤膊壮汉组成的肉林,他在其中显得是那么的单薄又是那么的渺小。

    “啪!”

    没等韩夜反应过来,毛大海不知何时已经窜上了高塔,手中的长鞭扬起,重重抽在了韩夜的身上。

    “嗷…”

    惊天的怒吼整齐化一的从周围的大汉口中发出,震的韩夜的耳膜有些嗡嗡作响,脑子也开始迷糊起来,但是很快长鞭又抽在了他的身上,韩夜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肉掉下来一般,疼痛瞬间使他清醒了过来。

    拼命的跑,不知挨了多少鞭子,韩夜才找到处空位,规规矩矩的站好,跟着其他人的节奏,开始不停挥舞着手中的斩刀。

    这斩刀重三十斤,在家中从未受过如此皮肉之苦的韩夜,每挥出一次刀,都感觉仿佛用完了这一辈子的力气一般,可是只要他稍慢片刻,鞭子便会无情的抽过来,逼迫着他不停的朝前挥出。

    黄阳临走前,朝着韩夜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眼神中全是怜悯之色,但是在这里容不得怜悯,因为一旦上了战场只有杀与被杀,所以此刻的怜悯,就是对这些将士们生命最大的不尊重。

    黄阳的眼神到最后只剩下和毛大海一样的冰冷,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始终没有再回头看这个小兄弟一眼。

    “杀!”

    韩夜的口中喊出了连自己都听不出来的声音,这声音宛如面对死亡的野兽在嘶吼,又好似死神口中发出的催命符。

    每喊一次“杀”,便挥出一刀,时间在韩夜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印象,只有周身混着残血显得殷红的汗水,和触目惊心的伤痕。

    韩夜只觉自己全身都麻木了,即使力气早已经使完,他也只能逼迫着身体中的每一分潜能,柔弱的肩膀开始变得青筋暴起,手臂变得僵硬,但他还是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斩刀,机械的朝着前方劈去。

    他要想活得好,首先,他要活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韩夜脑子中早已失去了意识,只觉得被雾水罩住的眼睛,看到了一抹鲜红的景色,天边仿佛变得模糊起来。

    “停!”一声重喝。

    周围的人都停了下来,只有韩夜还在挥舞着,眼前慢慢变成了虚影,然后再也没有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