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影响我单手开电驴么

第5章 影响我单手开电驴么

刘二很是震惊,陆双角他盖的居然是鸡舍,盖的是鸡舍的话他刘二赚的钱就少了不少,于是又大费口舌想服他盖个房子。

    大概呢就“角儿啊!这鸡住的房子怎么能比人住的房子呢?”

    甚至还打了感情牌,什么陆老头子在世的时候心心念念着的就是能住个砖瓦房,你这不盖个砖瓦房他在地下都不会安心的啊。

    角儿我和老陆是朋友,盖房子我打七折,怎样?够意思吧!

    陆双角这次可不会上这刘二当了,这糟老头子坏的很。

    难怪老头子生前总是刘二那家伙都有三个老婆了,特娘的也不知道分给老子个。

    现在想想,确实是坏。

    最后,陆双角以过阵子就进城里发展,以后准备住城里了没必盖房子,缺钱这理由来搪塞刘二,刘二也只作罢,不过最后教导陆双角不管怎样,记得常回村里看看,这里才是根。

    就这样,陆双角和刘二谈了切,因为天色已晚,刘二的几位徒儿明早再去他家盖鸡舍。

    他则骑着无视切阻碍,以这辈子不可能打工,势必养鸡致富的窃格瓦拉牌电驴,打开照亮前方黑暗的光明之灯,往无前地冲向——

    他的鸡儿们!

    第二天早上,远方的昏暗还没有彻底退散,陆双角的茅草屋旁就传来了片鸡叫。

    “槽!”骂骂咧咧地,陆双角睁开惺忪睡眼看外面天色还特娘的片昏黑,“这八头鸡起叫谁能受得了啊?!”

    睡是别想睡了,还他住的比较偏僻,旁边没有什么邻居,不然这时候就该有批人拿着铁锹锄头啥的来干架了。

    甚至陆双角在脑海中都脑补了画面。

    “歪!臭子!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和我老婆都很累的!睡的很晚的!你这鸡叫烦死了!”

    “就是!我和我老婆也样!”

    “怎么你们都有老婆?在哪领的?”

    “……”

    乡村的干活的人起的都比较早,天色在不会儿见白,再过个十几分钟整个村都亮白了,同时远方的天际响起了柴油机的“吨吨吨”的轰响声。

    “呦吼,是建筑大队们来了。”

    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陆双角翘着二郎腿坐在口。

    “角哥,你这鸡舍建在哪?”

    车上下来三位大汉,正是刘二的三位徒儿,大树二树三树。

    “就建在这里吧。”陆双角走到茅草屋右前方的块地上,这地是之前老头子种菜的地方,现在老头子走了,他也没那心思捣鼓这菜地。

    “勒!”大树二树三树三人答应声后,陆双角再和他们鸡舍的求,他们就开始忙活起来。

    鸡舍建的还是挺快的,因为是大早建的,所以到了中午就差不多了。

    陆双角瞧这三兄弟眼里明澈的很,感叹这老奸巨猾的刘二肯没少忽悠这三兄弟,这趟下去三兄弟估摸着其实也拿不到多少钱。

    觉着他们忙活了半天,这即将完成了,自己也图个喜庆,便决留下这三兄弟在这吃个中午饭。

    窃格瓦拉牌电驴上线,陆双角招呼三位声后就向着集市买菜。

    等到他从集市上买完菜快到家的时候,骑在电瓶车上耳旁就传来了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天下归凤任务完成!20凤凰养殖点已经到账!并获得高帅药水以及次抽奖机会!请问宿主是否立刻抽奖?”

    “我去!现在抽奖么?劳资在开着电驴啊?抽奖会影响我单手开电驴么?”

    “叮!现在抽奖不会影响你单手开电驴。”系统的回复很官方。

    “哦,那就,抽吧。”

    “叮!抽奖完毕,恭喜宿主获得武学技能——里合腿。”

    “叮!因为天下归凤任务的完成,鸡美商店商品成功变为级商店,养殖点可兑换更多物品。”

    与此同时,陆双角只觉着股奇特的力量瞬间砸在了他的双腿上,如若有两块大石那般压在他的腿部,陆双角顿觉双脚难耐,发泄地踩下电瓶车,却只听咚地声,窃格瓦拉牌电瓶车从脚掌踏处断成了两半,前轮与后轮彻底分家。

    陆双角也因此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但在是双脚着地。

    此刻,他蹲在地上,看着自己心爱的窃格瓦拉牌电瓶车惨不忍睹的模样,大骂:“特么的!狗系统!不影响呢?!”

    “滋滋滋!”

    瞬间大电流从脑子中流过,陆双角觉着头都炸了,这次的疼痛较上次竟是更加沉重了些,在这种疼痛只持续了两秒,但也够陆双角受的,想想就阵后怕。

    特么的,这狗蛋系统还真有手!下次还不能直接骂出来。

    在心中将这养鸡系统给前后左右臭轰了遍,陆双角这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脚是陷在了土地之中,这种乡间土路虽然不是水泥地那样坚硬,但在没有下雨天气干燥的情况下也是很硬的了,他脚居然硬踩出了个坑。

    深坑?

    “这就是所谓的里合腿?”刚刚腿的变化他感受到了,窃格牌电瓶车就是因为他突然获得里合腿他没控制脚踩断的,这坑自然同样。

    然而,现在可不是在这细细思考的时候。

    “干!可不能让大树二树三树他们溜了。”陆双角拍脑袋,差点忘记他这趟是干什么的了,他可是准备犒劳下这勤劳耿直的三哥们的。

    只是此刻电驴断腿,买的菜也散落了地,切都变成了蛋疼的模样。

    想当年这头窃格瓦拉电驴可是他人生的精神支柱加风向标,几乎刚遍了市中心的每角落,就连回村,陆双角都不惜多打半货票将其带回家,如今……只有那歪倒的车轮在诉着专属于他自己的孤独。

    无论在心中如何大骂坑比系统也无法逆转当今惨状,陆双角只含着泪将断了的电驴扛起……

    “唉……日后再修吧……先抓紧回去,将三哥们给留住。”

    陆双角自言自语地着,然后走了两步。

    “嗯?!”

    再走两步。

    “嗯?!嗯?!”

    完全感觉不到腿部有任何压力,仿佛肩上没有扛着电驴样!

    “牛逼啊!双角!”陆双角直接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