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夜半钟声

第2章 夜半钟声

“好家伙,你出去通宵也不叫我!”同桌邱南泰向杨伟抱怨。

    “你小声点,我TM怎么就通宵了!”

    邱南泰压根不信,“你没有去网吧通宵怎么这么困。”

    “我……不信算了,懒得跟你解释。”

    “那你跟班主任好好解释去吧。”

    杨伟前去教师办公楼,各楼之间有走廊相连,倒省了上楼下楼来回爬。

    地理教研组在二楼,而高三18班在三楼,所以杨伟还得往下一层。

    下楼时楼梯相对的是各层的厕所,因为三楼最左边也就是最靠近厕所这个教室是18班,那么二楼最左边这个就是19班了。

    杨伟遇见相携前往厕所的两位女同学,其中一位穿着纯白棉毛衫,腿上的浅蓝色牛仔裤有些发白,不清楚是款式如此还是久洗褪色了。

    含笑的眉眼,粉嫩的嘴唇薄薄的,梳了个俏皮的马尾辫,走过杨伟面前时,甩了甩额前的刘海,正好看到愣神的杨伟,浅浅一笑又低下头去,装作如无其事地与身边同学交谈。

    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杨伟一颗少女心都化了,卧槽,妈妈,我恋爱了!

    看着可爱的女同学进了女厕所,杨伟差点就跟着进去了,还好杨伟及时醒悟过来,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悬崖勒马,不然就要被当成变态了!

    杨伟转身进了男厕所,期望待会在厕所门口发生一个美丽的邂逅。

    不过女生上厕所是真的慢,都开始排起队来了,杨伟这个大变态在女厕所门口也呆不下去,只好先去班主任办公室一趟。

    班主任林夕西名校毕业,身形有些瘦小,气场却十分强大。

    杨伟在班主任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家庭情况我也有些了解,你这样不好好学习,老是上课睡觉,对得起辛辛苦苦供养你上学的父母吗?”

    杨伟的父母文化不高,只能四处打点零工,这个社会饿不死人,但是没有文化又不敢出去打拼的人注定只能充当廉价劳动力,挣些微薄的血汗钱。然而就算有些贫穷,父母也将最好的东西都留给杨伟,供着杨伟来到城里最好的高中上学,盼望着杨伟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再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不用再像他们那般受苦。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谁又不是这样过来的呢?杨伟觉得父母的爱是理所应当的,就像他作为儿子孝顺父母也是理所应当的。这并不是该他好好上学的理由,不觉得有什么值得为此痛哭流涕。他又不是读书这块料,何必勉强自己为父母读书。人有许多出路,永远不是只有读书一条道。

    林夕西看着低着头的杨伟,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噢不,就是一个犯错的孩子,心里一软,“你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病,贫血的话人就容易犯困,有时间的话去医院看看。别再整天玩了,再半年多就要高考,你以为还有几个月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杨伟使劲点着头,“知道了。”

    “好了,回去上课吧,把这些作业拿回去发了。”

    ※※※

    杨伟回去的时候已经上课了,可爱的女同学没机会见到了,便直接回了教室。

    两次都是在梦中惊醒,杨伟也分不清所谓系统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有心再来一次,却不知道该怎么进入系统空间。

    几节课上下来也是心不在焉,终于等到放学。

    和同桌邱南泰一起去食堂吃晚饭,吃完了还得回去上晚自习。

    晚自习虽然有老师在讲台上看着,但是杨伟基本上都会在下边偷偷看小说,实在闲得慌就练练字,和同桌聊聊天。

    杨伟学习成绩不咋滴,一手字写的是真不错。

    今天却是无心做这些,从理智上来说,系统这种东西实在太过于天马行空,今天发生的事应该就是一个梦而已,不过这个梦过于真实了些,河神的话还宛在耳边,和做梦那种模模糊糊的感觉相距甚远。庄周梦蝶,感叹也许是蝶梦庄周,在杨伟看来就是扯淡,梦境与现实都分不清那跟精神病有什么区别。

    所以杨伟一直在尝试进入系统的方法,按理说系统应该可以与自己通过心神交流才是,然而杨伟在心底呼唤了无数遍,野性都快被呼唤出来了,系统一点动静都没有。睡觉应该是有效的进入方法,不过数次尝试假寐并不能进入系统,而现在又不困,没办法睡着,只是趴在桌子上,看着班上漂亮的女同学。

    班花是不存在的,文科班的妹子个顶个的好看,说话又好听,各有各的风采。

    坐在杨伟面前的女孩子名叫唐仪涵,及耳短发,眼睛大大的,睫毛弯弯的,平时大大咧咧的。要是惹她生气了,撅着嘴叉腰哼一声,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傲娇。

    杨伟很喜欢与她聊天,两人经常凑在一块讲一些悄悄话,在她身上能够闻到一股清幽的体香,让人荷尔蒙激素大增,目前还处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还有温柔可人的文韫,活泼可爱的柳曼云,身材一流的方诗柔,当然不止这么几个,这几个只是杨伟喜欢的类型,看那还有强势的英语科代表苏冰蕊,污段子张口就来,撩起来杨伟根本不是对手。总之班上四十多位女同学,有半数都算养眼好看的,另半数也都是中等水平,不得不说当初决定学文科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欣赏了一晚上美女,作业一个字没写,杨伟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回宿舍睡觉去。

    同桌邱南泰是通学生,早在晚自习第三节下课就回家了。

    杨伟叫上舍友吕凯一起回宿舍,到宿舍才发现,八人间的宿舍可不是杨伟想睡就能睡的,吵吵闹闹到熄灯还有人上蹿下跳不得安生。

    终于等到舍友都安安静静躺好,杨伟也要开始尝试进入系统。

    出来吧,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是中二病!

    静——

    完了完了,杨伟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向沾枕头就睡从来没有失眠过的杨伟人生第一次失眠。

    呼噜呼噜

    舍友都开始打呼噜了!

    这下更特么睡不着了……

    杨伟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平时睡着了没什么感觉,失眠的时候才奇怪自己平时都是怎么睡的,为什么今天无论哪个姿势都这么别扭?

    舍友打呼的打呼,说梦话的说梦话,杨伟开始数羊。

    “一只羊……”

    “咚!”

    “两只羊……”

    “咚!”

    什么声音???

    “咚!”

    不是吧,明方寺凌晨三点敲个大头鬼的钟!?

    “咚!”

    静寂的夜,来自半山腰上的钟声悠悠传出几公里远,杨伟抓狂了,这还尼玛睡个屁,起来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