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生病风波

第5章 生病风波

又道:“施妹妹伺候皇上,已经辛苦太久了,本宫让人给她分担一些!”说完,美滋滋地舀了一勺牛乳羹送进嘴里,满口香甜。

    “是!奴婢这就去!”

    ……

    宁寿宫里,施贵妃十分不服气:“侄女愚笨,不敢和皇后比,可如今我连一个夏才人都不如了!”

    连着两次被召寝,她何曾有过。

    施太后十分无奈:“一个小小的才人,也值得你这样,你可是贵妃!后宫除了皇后就是你!”

    “可是……”

    “没有可是!”

    太后又苦口婆心:“皇帝向来极有分寸,后宫不偏不倚,即便如此,他还是待你最厚!连皇后也比不上,这是你们的情分,你可不能不知好歹!”

    “是!”施贵妃不敢再说什么,低头悻悻应是。

    ……

    夏如卿接了皇后的赏赐,午膳后又亲自去椒房殿谢恩。

    雨依然没有停,即使披了斗篷,她还是觉得丝丝凉意,早上又跪在湿地上,这一来二去的,夏如卿夜里就开始发热。

    “主子,这可了不得,还是传太医过来看看吧!”

    “是啊主子,这可耽误不得啊”

    秋红和秋桐两人急得团团转,夏如卿气得两眼直发昏。

    这个时候传太医,必会闹得满后宫都知道。

    她早上才被施贵妃罚,晚上就生病,施贵妃会怎么想?后宫众人又会怎么想?

    这个时候就算病死也不能叫太医!

    夏如卿咬了咬牙:“你们两个给我滚下去!”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瞬间闭了嘴,悻悻地出去了。

    夏如卿叫了小喜子进来:“去年的炭还有剩的没有?”

    “还有一些,奴才给您点上?”

    夏如卿点了点头,又吩咐:“你去给我煮姜汤,浓一些,放点红糖”

    小喜子应下,麻溜儿地去了。

    拢上炭盆,喝了一大碗热滚滚的姜汤,夏如卿捂在被子里发汗。

    因她不用去请安,所以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起来的时候,整个里衣都湿透了。

    泡了个热水澡,换了衣服,夏如卿觉得清爽了不少。

    小喜子笑嘻嘻地提了食盒进来。

    “主子,今儿早上有鱼汤喝!”

    “听御膳房的小魏子说,这是才得的鲜鱼,咕嘟咕嘟熬了大半夜,汤还滚烫着呢,您趁热喝!”

    小喜子一边说,一边摆膳。

    早膳有水晶包子,煎饺,鱼汤,还有新鲜的果子,足足摆了小半桌。

    这要搁在以前,别说鱼汤了,给你个蔬菜汤就算看得起你了!

    这深宫啊……

    吃了饭,夏如卿又去补觉了,没办法,古代医疗条件差,风寒也不是小事。

    至于那两个宫女,夏如卿想,得找个机会让她们赶紧滚蛋。

    以前还觉得她们只是蠢,现在看来,背后怕是有人,要真蠢到这个地步,哪能活到现在。

    ……

    夏如卿是好多了,可这件事,到底还是没有捂住。

    皇后知道了就笑道:“她倒是个聪明的!”

    “这件事要是闹出去,她和施贵妃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既如此,娘娘要不要……”,玉兰问。

    “自然要!这么个可人儿似的妹妹,哪儿能受这样的委屈!”皇后笑吟吟地说道。

    一个得宠的才人,和一个得宠的贵妃,哪个对她的威胁大?不言而喻。

    几日后,趁着皇上去椒房殿用晚膳,皇后就稍微地提了几句。

    果然,赵君尧听了就皱眉,皇后忙赔笑。

    “是臣妾多嘴了!”

    赵君尧沉默了片刻,说道:“既然病了,叫个太医去看看”。

    又道:“夏氏是个懂事的,给她晋个位分”

    皇后一听就笑了:“臣妾也是这个意思!”

    她心里很高兴,皇上皱眉不是因为她多嘴,而是因为施贵妃。

    皇上又叫太医又晋位分,这不是打施贵妃的脸么,只要能让施贵妃不高兴,她就高兴!

    ……

    几场雨过后,天终于放晴,夏如卿的风寒也好的差不多了。

    这日秋高气爽,夏如卿带着小喜子去御花园逛了一圈。

    回来的时候,就见昭华阁院子里站着几个太监,还有一个提着药箱子的老太医。

    几人一见着夏如卿,连忙上前见礼:“给夏才人请安”

    夏如卿一脸懵:“你们……”

    “才人主子,皇后娘娘派下官来给主子请脉”,那太医上前说道。

    夏如卿又看向那几个小太监:“你们呢?”

    “恭喜夏才人,皇后娘娘的懿旨,夏才人懂事知礼,晋为六品贵人!这些赏都是给贵人的”,一个领头的太监说道。

    说着,打开箱子,拿出一个雕红漆的匣子来,托到她的面前。

    夏如卿有些不解,懂事知礼?太医?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心里一阵恼火,目光直直瞪向秋桐和秋红二人!

    这事一定和自己生病有关,皇后怎么会知道的?小喜子肯定不会往外传,一定是她俩!

    秋红和秋桐二人被瞪得心里发毛,忙扯了笑容:“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看着她们这副嘴脸,夏如卿只觉得恶心,冷冷地瞥了她们一眼,收回目光。

    缓了缓表情,夏如卿毕恭毕敬地谢恩。

    “奴婢多谢皇后娘娘赏赐!回头再亲自去给娘娘磕头”

    “贵人主子客气了!娘娘说贵人身体不适,不必去磕头,叫贵人好好养着”,领头的太监又说道。

    “皇后娘娘恩典,奴婢没齿难忘!”夏如卿感激地对着椒房殿的方向行了一礼。

    又吩咐:“小喜子”

    小喜子早已拿出准备好的荷包来。

    “天凉了,公公们喝杯热茶!”

    “多谢贵人赏!”几个太监接了荷包道谢,小喜子好生将他们送了出去。

    回到屋里,太医把了脉,她的身体已无大碍,开了一副不痛不痒的药,夏如卿客客气气送出去了。

    秋红和秋桐二人端了茶水上来,夏如卿心中一怒,将茶杯摔在了她们脸上。

    “主子!”二人连忙跪下。

    “不知奴婢犯了何事,主子又打又骂,还请主子明示!”

    “是啊主子,我们二人自贵人进宫就在身边伺候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这……”

    夏如卿坐在榻上,冷眼微眯,她现在可以很确定了,这两个绝对吃里扒外。

    气得狠了,她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