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驴踢破了丹田

第1章 被驴踢破了丹田

“咳咳……咝……”

    苏岩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发出两声轻咳,却不小心带动小腹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该死的野驴,老子早晚要找到你,将你的驴叽叽给剁成十八段,哎呦,疼死我了”

    苏岩龇牙咧嘴,口中骂骂咧咧,突然听到门外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

    “好笑,实在是太好笑了,那个家伙竟然被野驴踢破了丹田,我听刘管家说那头野驴在苏岩的丹田上踢出了一个破洞,哎呦,真是倒霉透顶”

    “活该,让他狂傲,平日里不将咱们放在眼中,还真把自己当成苏家第一天才了,别忘了,两年之前他只不过是一个废物,一个连真气都无法修炼的废物,不知道怎么回事,两年之间就晋升到了后武境六重天,还被誉为苏家第一天才,现在倒好,多大一个天才,被驴给踢了,又变成一个废物,真是活该”

    “没错,丹田之中出现一个破洞,那就无法储存真气,不是废物是什么,哎呀!这到底是一头什么样的驴呢,竟然给咱们出了一口恶气,爽啊,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咱们面前猖狂,咱们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翻”

    “你们是不知道,我知道这消息的时候直接笑抽过去了,一个后武境六重天的高手被野驴踢破丹田,奶奶的,还能再搞笑一点吗”

    声音渐渐远去,但是依旧被苏岩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嘴角不由一阵抽搐,这些讽嘲的话语像是尖刺一般刺在苏岩的心脏。

    “妈的,老子被驴踢这种事情没有旁人看到,怎么会传出去的,这让哥以后还怎么见人”

    苏岩咆哮一声,身体一蹦多高,这一下触动了伤口,疼的冷汗都出来了,不由掀起衣襟,顿时发现自己小腹处一个完美的驴蹄印,非常的清晰,似乎在彰显着苏岩的功勋,有了这个蹄印,傻逼也能猜到咋回事,肯定是有人看到这个蹄印传出去的。

    “一世英名,毁于驴蹄啊”

    苏岩仰天无泪,三天前自己独自一人前往后山猎取野兽,却不料碰到一只神异的野驴,眼睛当时就亮了,来到这个世界上两年了,还从来没有吃过驴肉,这可是大补啊,以自己后武境六重天的修为,对付一头野驴那还不是绰绰有余,却不曾想当自己扑上去的时候,那野驴直接亮出金灿灿的蹄子。

    大力金蹄驴,一个熟悉的名字顿时在苏岩脑海中浮现,他才知道自己碰到了一只罕见的灵兽,这种灵兽力量奇大无比,即便自己的龙蛇缠丝手已经小有所成,依旧没有在它手上走过一招,就被踢中了丹田,接着真气有如气球一般外放,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醒来的时候就是现在了,想来肯定是家族中的人将自己救了回来,不过苏岩心中也在庆幸,大力金蹄驴不是肉食性灵兽,要不然,自己恐怕已经变成那野驴的粪便了。

    “妈的,我要是知道谁把我被驴踢的事情传出去的,一定咔咔”

    苏岩凶狠的用手比划了两下,心中生出无限的郁闷,更多的是无语,要是被那野驴踢中了脑袋,他情愿再死一次,对那人口中所说的刘管家更是愤恨不已,现在倒好,自己被驴踢破丹田成为一个笑柄,连平常不被自己看在眼中的那些家伙都开始嘲讽自己。

    苏岩的房间非常的简单,一张枣红色桌子,搭配了四把同样颜色的椅子,窗前一面立体镜子,整个房间看上去很干净。

    苏岩稳了稳思绪,手腕微翻,打出龙蛇缠丝手的起手式,苏家的上层武学,这武学并不是每一个苏家的人都有机会修炼的,苏岩十五岁达到后武境六重天,被誉为整个元武城的天才,才有此机会。

    随着苏岩这起手式打出,一股微弱的气流便是在房屋之中荡漾起来,这股气流顺着苏岩的经脉进入身体之中,他顿时就感到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这暖流正是再熟悉不过的真气。

    “还能够凝聚真气,实在是太好了”

    苏岩脸上露出欣喜,但是马上就给愣住了,因为这股真气在进入丹田之后,没有丝毫的停留,顺着丹田中那个破洞就窜了出去,不见踪迹。

    “该死的破洞,无法储存真气,老子岂不是又要回到那个废物的时代,肯定会被那帮傻子们给嘲笑死,还有徐家和王家那帮兔崽子,真是太郁闷了”

    苏岩气急败坏,一拳打在桌子上,拳头上青筋都爆了起来,被驴踢破丹田,无法储存真气,这样的乌龙事件,连他这个当事人都无语到了极点,就在这时。

    砰砰砰……一连窜的敲门声响起。

    “这个时候谁会来我这里”

    苏岩眉头暗皱,但还是上前拉开了门栓,三张带着讥讽的大脸映入眼帘。

    “哎呀……这不是咱们的天才吗,听说你受了很重的伤势,我们兄弟特地前来看看你,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一个身穿劲装的少年,看起来有十四五岁,名叫苏明,后武境四重天的修为,也算得上一个天才了,他特意加重了‘很重’两个字的语气,摆明了是来看笑话的,三人平日里没少被苏岩鄙视,现在逮到如此大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我说岩少爷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快让我看看被野驴踢成了什么样子”

    另一个同样年岁的少年,脸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快意,还作势伸出手要向苏岩的小腹处掀去,被苏岩冷哼一声躲了开去,他叫苏祥,苏家一个长老的儿子,同样是后武境四重天。

    “其实我很好奇,一个后武境六重天的高手怎么会被一头野驴给踢了呢,岩少爷不如给咱们兄弟描述一下那是一头什么样的驴,以及当时的场景”

    苏明继续出言调侃。

    “嘿嘿,其实那天本少爷是遇到了三头驴的围攻,这三头驴长相奇丑无比,我一直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不过三位这一来倒是解决了我的困扰,那三头驴和三位长的一模一样,并且还会咬人呢”

    苏岩不咸不淡的说道,心中却在冷哼,轮起斗嘴,他可从来没有怕过谁。

    “你敢骂我们,找死”

    苏明顿时大怒,如今在他眼中苏岩只不过是一个废物,竟然出言辱骂自己三人,再加上几人本来就对他平常嚣张傲慢很是看不惯,此刻更是找到了借口。

    苏明身躯一震,一个耳光便是甩了过去,苏岩想要躲避,但是以他重伤之躯如何躲得过苏明后武境四重天的出手。

    啪……苏明的巴掌狠狠抽在苏岩的脸上,感受着脸上传来的火辣疼痛,苏岩心中涌出无穷的恨意,他用手擦去嘴边的血迹。

    “明少爷,这巴掌苏岩记下了,不过明少爷这巴掌力度倒是控制的刚刚好,和那头野驴的力道一般,苏岩佩服”

    苏岩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好像刚才那一巴掌不是打在自己脸上一般,只有眼底深处一抹怨毒被他恰到好处的隐藏起来。

    “哼!你记下来又怎样,废物就是废物,如果不是你有一个天铸师的爹,一个废物只能去当马奴,既然那头野驴踢破你的丹田,我就再帮你一下”

    苏明脸色阴狠,只见他手掌歪曲,陡然变成鹰爪,在手掌中心,丝丝真气不断翻滚,苍鹰搏击手,苏家攻击武学,苏明后武境四重天的修为虽然不能够真气外泄,但是也绝对不是此刻的苏岩能够抵挡,苏明出手如电,一只手向着苏岩小腹处击去,苏岩勉强抵抗,却被苏明另一只手捏住了脉门。

    砰……一身沉闷的响声,苏明的鹰爪重重的击打在苏岩的小腹处,可以清楚的听到他身体内部传出咔擦的断裂之声,在这一击之下,苏岩整个身体卷曲成龙虾状,接着犹如炮弹一般飞射而出,重重了落在床榻之上。

    哇……苏岩吐出大口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床单,小腹处传出的剧痛使得他原本英俊的面容都扭曲起来,额头上青筋暴露,但是真正让他心灰意冷的却是那已经残破不堪的丹田,苏明这一击,将他本来就不完整的丹田彻底破碎。

    见到苏岩的惨状,苏明三人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在苏明和苏祥身边那青年,名叫苏英,二十岁,后武境六重天的强者,他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眼中的讥讽之色却最是浓郁。

    “哼!苏岩,今日饶你一命,日后与我们相遇,记得喊少爷”

    苏明冷哼,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三位……驴……少爷,苏岩……记下了”

    苏岩语气断断续续,当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终于倒在了床榻之上,那一句记下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真正的含义。

    苏岩感觉自己的眼皮很沉重,在闭合的那一瞬间,一头雄壮的浑身长满黑色毛发的高大驴子出现在他的眼前,那黑驴对着苏岩噗噗从鼻孔中喷出两道轻烟,张嘴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仰天大笑,满是讥讽之意。

    “老子被驴鄙视了”

    苏岩嘴角掀起一丝嘲讽般的弧度,终于沉沉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