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赵大狗

5 赵大狗

陆风在吧台点了一些酒,随即直接走到女人的对面坐了下来。

    女人见了,不由满脸不屑的抬起了一张冷艳无比的脸。

    “怎么,你也想泡我?”

    “是!”

    女人显然没想到陆风回答得这么直接。

    微微一愣后,才又不屑道:“你倒是直接,不过在你之前有很多人都抱着和你一样的目的,但他们都以失败而告终,灰溜溜的走了。”

    陆风哪里听不出来女人话里的意思是让自己滚蛋。

    但陆风装作好像没听出来似的,笑道:“呵呵,要是他们不失败,你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被他们带到了酒店里,我又哪里来的机会。”

    女人脸上一红,恼怒道:“你……你脸皮也太厚了,难道你没听出来我话里的意思吗?”

    “这年头脸皮厚了才有肉吃,来,美女,我们干一杯。”

    陆风说着,见女人并没有端起杯子的意思,便又玩味笑道:“怎么,难道你来这里不是为了买醉吗,既然这样,有我陪你,总比你自己一个人喝有意思吧!”

    “呵呵,有你陪我,只怕你是想把我灌醉吧!”

    女人不屑的眼神又向着陆风看了过来,但随即,却端起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因为陆风有一句话说的对,她来这里确实是来买醉的。

    “呵呵,好酒量!”陆风笑了笑,随后又给两人满上,道:“我看你也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来,这杯就当是庆祝我们认识,我叫陆风,我干了,你随便!”

    “你能不能再无耻点,什么叫做你干了我随便,是不是我不把这杯酒干了,我就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了。”

    “我可没那么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

    “你什么,你也不想做一个随便的女人吧?”

    “我当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叫七雨。”

    话落,女人也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骑雨,陆风骑雨,好名字,果然好名字。”

    听陆风故意曲解自己的名字,还在“骑”字上咬音特重,七雨哪里还不知道陆风话里的意思,那冷艳的脸上不由一红。

    “呸!你能不能别这么下流,好好的一个名字都能被你曲解成这样。”

    “我怎么下流了,又曲解什么了。”

    陆风一脸茫然不知的样子,拿起桌上的酒瓶又被两人倒了两杯。

    就这样,半个多小时下来,陆风刚才在吧台点的酒被两人喝完了。

    而本来就喝了不少的七雨也已经醉了个七七八八。

    陆风见了,便凑到她耳边。

    “想不想来点刺激的,把心里的那些烦心事通通发泄出来。”

    七雨抬起那张本来冷艳无比,但此时因为喝多了酒而变得风情万种到了极致的脸。

    “怎么刺激,和你去酒店开房吗?”

    陆风一副你别这么流氓的样子看着七雨,道:“拜托,这么快你就等不及了?放心,开房等下会有的,但现在,你先跟我来。”

    说着,陆风就一把拉起七雨,把她拉进了夜总会的大舞池。

    在大舞池的中央有一个圆形舞台,在舞台上面有几名性感女郎跳着劲爆的舞曲给大家领舞,带动着下面的年轻男女疯狂的扭动身体。

    陆风一路挤开众人,直接拉着七雨上了舞台上面,那些年轻男女见了,不由出现了一阵骚动。

    但等见到陆风旁边的七雨时,所有男士的目光瞬间不由变得无比炙热和疯狂起来。

    什么叫做女神,什么叫做风情万种,此刻的七雨就是。

    “领舞,让那个美女领舞。”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顷刻间,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都疯狂的大喊着让七雨来领舞。

    陆风见了,不由轻轻的碰了碰仍然傻站在舞台上七雨。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大家疯狂的叫你来领舞啊!”

    “我不会。”

    “没事,我教你!”

    话落,陆风就搂着七雨在舞台上给大家跳起了贴身热舞。

    一开始,七雨还有些抵触。

    但随着劲爆的音乐和和台下众人的不断起哄,七雨渐渐的把心中的那些烦心事抛到了脑后,热烈的回应陆风起来。

    再闻着陆风身上传来阵阵的男子气息,在酒精的作用下,七雨动情了。

    就算此时,陆风要带她去酒店,恐怕她也不会拒绝了,因为此刻她只想好好的疯一把,体会一下做一个真正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到了最后,七雨甚至主动解下了她的小外套,大胆的牵着陆风的手放到了她身上……

    吼~!~

    见到这一幕,人群中的众人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发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嘶吼。

    夜总会的气氛,也在这一刻,被推到了最高潮。

    但也在此时,从夜总会二楼下来的一黄毛青年见到舞台上的陆风时。

    脸色瞬间不由大变,低语在他旁边的另一名长发青年耳边说了几句后。

    长发青年脸上也露出震惊神情的说道:“你确定是他?”

    “没错,就是他,就是他打了二狗哥跟废了刀疤哥的一双腿的。”

    “好,那你在这里看着这小子,我去通知大狗哥他们。”

    黄毛青年点点头,长发青年就转身返回楼上去通知赵大狗去了。

    见长发青年回来,本来就一肚子火的赵大狗瞬间气得火冒三丈。

    “长毛,老子刚才不是让你跟黄毛带人去找那小子去了,你他妈的又回来干什么?”

    “大狗哥,那小子……那小子自己来咱们场子了,此时就在夜总会的一楼里。”

    赵大狗也是一愣!

    “什……什么,你确定没看错?”

    “黄毛亲眼见过那小子,肯定错不了。”

    长毛这话一出,赵大狗瞬间就冷哼了起来。

    “哼!~!”

    “好啊,我他妈的还不去找他,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赵大狗脸上全是凶狠,对着旁边的一个魁梧男子道:“阿豹,召集兄弟们,今天我让这小子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阿豹点点头,去了。

    而在夜总会一楼大厅,舞池中的男男女女仍然在疯狂的嘶吼和扭动。

    台上的七雨,也彻底被这样的氛围点燃,竟然大胆的搂住陆风的肩膀,把自己的香吻送了上去。

    但还没等陆风品尝到七雨的甘甜,忽然,本来昏暗的夜总会里亮起了大灯,劲爆无比的音乐也在这瞬间停了下来。

    接着,从四面八方涌出一片黑压压的不良青年,将陆风跟七雨给牢牢的围在了中间。

    见到这样,七雨瞬间就被吓得小脸一阵惨白。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赵大狗从人群后走了出来,冷笑道:“我们想干什么?这你就是问问你身边的小子了?”

    陆风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

    “问我,我他妈的又不认识你,问我干什么?”

    “你是不认识我,但我弟弟赵二狗,我手下刀疤,你总该认识吧?”

    听了赵大狗的话,陆风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笑道:“怎么,你这条大狗要代替你的那两条狗腿子给我道歉?”

    见陆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竟然还敢如此放肆,赵大狗瞬间勃然大怒。

    “呵呵,道歉,老子他妈的让你死。”

    陆风不屑的看了赵大狗跟他的一众手下一眼,道:“就凭你们?”

    “小子,我知道你能打,但我这么多兄弟,你打得过来吗,他们一人撒一泡尿,都能淹死你。”

    说完,赵大狗直接对着一众手下下起了命令,瞬间,黑压压的一群人,立即挥舞着手中的铁棒砍刀冲向陆风。

    见到这些人冲来,陆风双目一凝,随后人也动了,犹如虎入羊群一般。

    不到三分钟,赵大狗本来黑压压一大片的手下,竟然倒下去了一大半。

    看着这一切,赵大狗和他还站着的那些手下,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怕了。

    但也在这时,刚才前去跟赵大狗说陆风就在夜总会里的长毛,突然把一把匕首架在了七雨的脖子上。

    “别动,要不然老子他妈的弄死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