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我想娶女神

第004章我想娶女神

“贼眼珠子往那瞅呢!”还没等刘富贵的透视眼发挥效力,宋雨萝就看出这小子眼神不正来了,照着刘富贵抬腿就是一脚。

    刘富贵本能地随手一捞,忘了自己已经是功夫在身,一举一动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这下正好把宋雨萝的脚脖子捞住。

    这一幕远远看去,太暧昧了,街上还有几个老头老太太,顿时就议论纷纷起来。

    “你——”宋雨萝羞得脸都红了,气急败坏像个小动物一样大叫,“你待死,混蛋,放手啊!”

    误会,天大的误会,宋雨萝是刘富贵深藏内心,供奉在自己精神最高处的梦中女神,举止优雅,谈吐高贵,他就是做梦都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更别说伸手去抓女神的脚脖子了。

    只是脚脖子圆润滑腻,入手即化,这种感觉太美妙了,这么好的东西到手,刘富贵怎么放得开手?

    可是一看女神的脸就像牛乳里滴上一层红墨水,他就知道闯大祸了,赶紧放手,在放手的同时鬼使神差地,闪电般摸了一把宋雨萝雪白的脚面子。

    然后刘富贵转身就跑,那种犯下滔天大罪的感觉比进宫刺王杀驾被人追杀还要惊慌。

    刚一回头,就见俩狗屎就像一对巨灵神一样,抱着胳膊堵住去路,兄弟俩脸上带着恶狠狠的狞笑:“往哪跑!”

    “打他,狠打,有多狠打多狠!”宋雨萝在后边大叫,一听就是气急败坏,都要气疯的节奏。

    “好嘞!”俩狗屎一边一个架住刘富贵的胳膊,“表妹你放心吧,管保把这小子有多狠打多狠!”

    俩狗屎跟宋雨萝的姥姥家是本家,论辈分他们算是宋雨萝的表哥。

    街上的人眼睁睁看着刘富贵被俩狗屎架着进了小胡同,纷纷议论起来:“富贵这回完了,头晌听人说他已经挨了一顿打,都有仇了。”

    “大狗屎和二狗屎下手太狠,这下富贵不死也得脱层皮。”

    “挨打活该,他怎么敢调戏小雨萝,脑子中邪了吧?”

    “不是小雨萝的事,听说狗屎兄弟俩想承包富贵家那片果园,为这事在村委吵吵好几天了。”

    “哦——这么回事,那片果园是富贵的命根子,这事非闹大了不可。”

    “噗噗嘭嘭……啪啪吧唧……”小胡同里边传出拳打脚踢的声音,听起来还很激烈。

    虽然刘富贵平常油嘴滑舌调皮点,但他人不坏,对乡亲们也不死手,经常给大家分点瓜果梨桃什么的,现在一听里边打得激烈,周围那些人都吓得变了颜色,纷纷商量着要打电话报警。

    宋雨萝每个假期都要到姥姥家来小住,对村里的人和事都很熟悉,她焉能不知道那俩狗屎是什么人,真要拿着她这事当由头把刘富贵打出个好歹那也很麻烦。

    再说刘富贵居然胆敢摸她的脚虽然十恶不赦,但他一个孤儿,想想其实也怪可怜的。

    “打两下就算了,快出来吧!”宋雨萝朝着胡同里喊。

    有几个中年人闻声出来,但是一听是俩狗屎在打人,谁也不敢进去,因为谁进去谁也跟着挨打!

    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看着富贵让人打死吧?

    有人就藏到柴禾垛后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电话还没拨出去,打架的已经出来了。

    俩狗屎鼻青脸肿,嘴角流着鲜血,捂着肚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哼哼唧唧弯着腰,几乎是一步一挪地出来的。

    刘富贵得意洋洋在后边跟着,走一步就要在俩狗屎的屁股上狠踹一脚,每踹一脚俩狗屎都要疼得“嗷嚎”一嗓子。

    街上所有人瞬间石化,一霎时每个人都怀疑自己是做梦了,眼前看到的一幕不是真实的。

    刘富贵一脸得意,只穿着一件背心露出身上的鼓鼓楞楞的肌肉,看起来红光满面越发精神。

    而且,他跟在哼哼唧唧俩狗屎的后面像赶鸭子一样雄赳赳出来,给人一种很威风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宋雨萝第一次发现,这个从小被自己当小猴子玩耍的小贵子居然长得很英俊。

    “快走,装什么死熊!”刘富贵狠狠地踹着俩狗屎,“上我的果园看看你们俩混蛋给老子造成多大损失,必须要给老子赔偿!”

    直到三个人从那边街口转过去出村了,这些围观的人才算清醒过来,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谁也猜不透富贵为什么能把俩狗屎打成那样。

    “别说是兄弟俩一起上,就是拿出一个来,这个村里谁能打得过他?”

    “真是天大的怪事啊!”

    “不管怎么着,能把两个恶霸打成那样,也是大快人心——”

    “嘘——别让人听着,回头让那兄弟俩报复你!”

    刘富贵押着俩狗屎来到果园,让他俩瞪大了狗屎眼看着点,开始清点自己踢烂的西瓜,踩碎的甜瓜,还有树上打落的果子,打坏的树枝子,一桩桩一件件全部点清。

    一边清点,刘富贵一边心疼,这可都是自己一个人起早贪黑,汗珠子摔八瓣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居然让这俩混蛋逼得自己毁掉自己的劳动成果。

    越清点越心疼,越清点越生气,心疼得厉害就忍不住扯过俩狗屎来拳打脚踢一顿,生气厉害了又忍不住再打一顿消消气。

    俩狗屎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求饶叫大爷也不管用,叫爷爷也不管用,叫祖宗也是照样打,一顿顿挨打疼痛难忍,兄弟俩都哭好几阵了,他们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清点完了,刘富贵中午那一顿打砸,大约造成了五千块钱的损失,刘富贵也不赖人,要了兄弟俩两千五。

    虽然是俩狗屎给逼成这样的,但是刘富贵自己动手打砸,有赌气的成分,也有责任,所以他认为一家负担一半比较公平。

    一切都算清以后,刘富贵又想起上午这俩混蛋差点把自己打死,一拳一拳捣在脸上眼眶子都给打裂了,打翻在地了还一脚一脚地踢,踢得自己满地打滚浑身是土……于是又把俩狗屎狠狠地打了一顿,扒光上衣用树枝子猛抽,直到俩狗屎哭爹喊娘都转了嗓子这才停手。

    “以后在村里给我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再让我看到,哦不,让我听到你们这两泡臭狗屎横行霸道欺负人,一定见一回打一回,四条腿全部打断!”刘富贵又声色俱厉地教训了一番。

    俩狗屎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下山了,刘富贵心情大好,想想自己果园的事虽然被俩狗屎横插一刀中间经过了波折,但是塞翁失马,自己居然有了一身功夫,还能透视眼,这真是因祸得福。

    刚刚在街上还摸了宋雨萝的脚面子,砸吧砸吧嘴回味起来,雪白的脚面子肉透透的,又细腻又爽滑,当时差点没忍住抱起来咬上一口,呃呃,今晚上一定能做个美梦了!

    接下来这好几天肯定都会心情舒爽,如坐春风!

    刘富贵坐在苹果树底下直接做开了白日梦,他在想自己的农家乐越做越红火,钱越挣越多,接下来承包更多的荒山,开更多的农家乐,越做越大成了亿万富翁,你说有没有可能把宋雨萝娶来当老婆?

    【作者题外话】:点击、收藏、推荐,你会发现……好吧,这回我不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