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酒中玫瑰

第四章 酒中玫瑰

王妤卿也好整以暇的打量着秦枫,她发现认真起来的秦枫有一股别样的魅力,就好像整个世界都打扰不到他一般。

    但渐渐,王妤卿的注意力却从秦枫的侧脸转移到了秦枫的手中的酒杯上。

    王妤卿发现,随着秦枫手的晃动,酒杯里的酒竟然开始变得腥红!

    妖异的腥红!就仿佛鲜血一般!

    他是怎么做到的?!王妤卿瞪圆了美眸,明明刚才倒入杯中的只是几种很普通的酒而已,但现在,这些酒却明显被调成了另一种酒!

    她家世优渥,也曾见过不少国内外的调酒大师调酒,但没有一个,能有这种神奇的手段。

    不过秦枫的手段却不止于此,随着他手腕翻动,摇晃酒杯的速度加快,腥红的酒液竟然凭空从杯中飞洒开来!

    王妤卿惊呼,红唇微张。以为秦枫没有把握好力度,调酒失败了。

    江离朱桐等人嘴角的讥笑更甚,连调酒最基础的手法都不会的人,也敢出来泡妞?

    但下一刻,他们嘴角的讥笑便生生止住,凝结在了脸上。

    因为,飞洒在半空中的腥红酒液回来了。

    如鲸吸长水一般,回到了杯中,就仿佛,那平淡无奇的酒杯,有一股神奇的引力一般!

    神乎其技!

    王妤卿嗖胸起伏,眼前这违反常理的一幕让她震惊不已。

    泼出去的酒还能收回来?

    方才还喧嚣不已的酒吧顿时落针可闻,单凭这一手,他们便知,这青年绝非常人!

    但接下来他们看到的却再次超出超出了他们的认知,泼出去的酒回到杯中后,秦枫轻轻晃动酒杯,腥红的酒液竟慢慢凝结成一朵玫瑰花!

    酒中玫瑰!

    鲜艳,妖异!

    完全违反了万有引力定律!此刻,在场众人只有一个想法,牛顿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王妤卿呼吸粗重,如果她远在米国的物理老师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几个都市白领面面相觑,难堪不已,谁都没想到,这青年竟然真的调酒调出一朵花来。

    几个穿着暴露的妖艳女子则满眼小星星,已经在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勾搭秦枫了,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抗得了如此浪漫的举动。

    “请。”秦枫将酒杯推到王妤卿面前,微微一笑道。

    王妤卿轻咬红唇,要说她不心动那是假的,毕竟如此以如此轰动的手法调出的酒,味道绝对差不到哪儿去。

    但眼前这个青年究竟可不可靠,他会不会在酒里放什么东西?这是王妤卿所担心的,她毕竟不是那种初经世事的小女生,对于人心的险恶还是有所涉猎的。

    不过在对上秦枫清澈的眼神后,她的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王妤卿相信自己的判断,有这样清澈眼神的男人,不会坏到哪儿去。

    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喉咙发干,眼巴巴的看着摆在王妤卿面前妖异玫瑰红酒,很好奇杯中酒是什么味道。

    随即,王妤卿告诉了她们答案。

    王妤卿举起酒杯,轻抿了一口腥红的酒液。一瞬间,她的美眸便清亮了起来。

    酒入喉舌,唇齿留香。

    她无法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味道,就仿佛她喝进口的,不是酒,是人生百态!

    有酸,有甜,有苦,也有辣。

    王妤卿舔了舔红唇,意犹未尽的妩媚样子让酒吧里的男人险些心神失守,把持不住自己。

    “你的酒……很好喝。”王妤卿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赞誉这杯能让她灵魂得到升华酒,但她知道,无论多华丽的辞藻都不过分。

    “我人也很有趣,你要不要了解一下?”秦枫嘴角带笑,玩味的盯着王妤卿的美眸道。

    王妤卿俏脸一红,若是其他男人在她面前说这么浮夸的话,她肯定会一个耳光甩过去,但眼前这个男人,却让她生不起丝毫厌恶的念头来。

    王妤卿啊王妤卿,你真没出息,一杯酒就把你收买了,女人没好气的想道。

    “砰”

    王妤卿刚想开口,但突如其来的酒杯碎裂声却让她的声音生生止住。

    秦枫看了一眼脚下碎成几片的酒杯,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别人在他泡妞的时候打扰他。

    朱桐笑眯眯的站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七八个纹身大汉,个个神情狠厉。不远处的卡座里,江离悠然的品着红酒,只不过望向这边的目光里泛着寒光!

    “臭婊子,酒好喝吗?”见朱桐出现,酒吧里衣鲜靓丽的男女皆是一变。

    阎王易送,小鬼难缠。

    对他们来说,江离这种顶尖大少反而不可怕,因为江离讲规矩,顶尖的权贵圈子,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但朱桐这种人却不一样,他出身草莽,从一个小混混成为苏州东城区的地下霸主,规矩和法律与朱桐而言,就是狗屁。酒吧街上,经常有美女神秘失踪,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朱桐干的。

    所以此时皮笑肉不笑的朱桐出现,酒吧里的男女不不由同情的看向了王妤卿和秦枫。

    秦枫的下场无非是被打断手脚扔出去,但王妤卿,恐怕会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折磨致死了。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见到这种场面,王妤卿的俏脸依旧未曾变色,就仿佛,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七八个凶神恶煞的大汉,而是七八个幼儿园小朋友一般。

    秦枫眼中若有所思,这女人的背景恐怕不弱于江离,甚至犹有过之。

    接下来,王妤卿便用行动应证了他的想法。

    王妤卿提起一瓶上好的波尔多精酿红酒,走到了朱桐面前。然后二话不说,便挥起酒瓶砸向了朱桐的光头。

    动作的熟练程度,让秦枫不得不怀疑,这小妞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

    “砰”

    酒瓶碎裂,几缕鲜血顺着朱桐的光头流了下来,配上朱桐狰狞无比的表情,显得煞是骇人。

    朱桐铜铃大的眸子里满是不解和震怒,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体态纤细的女人竟然敢当众拿酒瓶砸他,以至于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酒吧里的男女更是震惊的差点忘记了呼吸。谁都想不到,这美的不像话的女人脾气竟然火爆到如此程度,二话不说就拿酒瓶砸人,而且砸的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东城霸主朱桐。

    秦枫也惊愕了少许,不过惊愕过后,他却是欣赏的看了一眼王妤卿,这小妞,真的很不错啊……

    “我要……剥了你的皮……”朱桐抬起头,声音有些嘶哑。

    王妤卿将碎裂的酒瓶随手扔在地上,然后躲到了秦枫身后,俏脸上满是无辜之色。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就仿佛,她在动手前那一刻,便已经想好了要这样。

    秦枫脸黑了下来,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不好对付。

    “打趴他们,今晚我就是你的了。”王妤卿红唇凑到秦枫耳旁,吐气如兰,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葱指挠了挠秦枫的后背。

    呦惑,赤摞摞的呦惑!秦枫心底叹了口气,这种尤物,今晚不办了她,真有点对不起自己了。

    不过,在办了她之前,得先收点利息。

    秦枫扭过头,将自己的嘴映在了王妤卿的红唇上,一股夹杂着香甜气息的冰凉感从秦枫嘴角传来。

    “等我去打趴他们。”秦枫嘴角扯出一抹弧度,王妤卿的美眸里满是惊愕,似是没想到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下,秦枫竟然还有胆子亲她。

    这个混蛋!

    王妤卿羞恼不已,这可是她的初吻!

    朱桐的脸色阴沉的已经可以滴出水来,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两人竟然还有功夫在他面前秀恩爱。

    卡座里的江离看见秦枫和王妤卿亲昵的举动,更是直接攥紧了拳头,恨不得当场给秦枫一拳。

    秦枫笑眯眯的走到了朱桐面前,朱桐身后几个纹身大汉立马围了上来。他们都是朱桐培养的打手,打架斗殴刀头舔血自是家常便饭,甚至有人还有人命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