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辞别

第2章 辞别

在小玉的描述中,他知道了这个世界纯粹是一个修炼的世界,人们自出生起就以成就飞升为目标,求的长生。纵然最后成功者千万中无一,也乐此不疲,仿佛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

    修炼境界分明,共十二重,由低往高依次是锻体、聚气、聚灵、凝元、凝脉、金丹、通玄、化神、反虚、顿悟、渡劫和天道,再往后就是飞升了。

    而每一重境界又细分为初阶、中阶、高阶和大圆满。

    由于灵气极为充沛,人们一出生就能达到锻体的最低标准,基础还是十分牢固的,就像小玉年纪轻轻已经是聚气初阶,也算的上是一个小天才了,而宁小姐更是了不得,十七岁年纪就聚灵成功,据说是某个规模不小门派的入门弟子。

    至于杨峥的体质,呃,昏迷的时候安良帮他看过,等同于残废。用小玉的话来说,给他一枚洗髓丹,估计洗的连渣都剩不下了,换言之,他整个人都是由杂质组成的。

    杨峥听了也不着恼,本来就是嘛,他一个地球人从小吃五谷杂粮,哪能跟这帮仙果灵丹当饭吃的败家子相比,反正他志不在修炼,想办法回去才是正道。

    杨峥现在所处的世界叫云霄境,是修真域一个中小型世界,这中小型世界就比地球大出了不知几百倍,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他也试着用科学推论过形成依据,最后也没推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再胡思乱想,想起眼前该做的事。

    修行是没指望了,修炼到天道境就是一个笑话,云霄境最牛的人也就通玄三重天,据说修炼了五百年,杨峥想都不敢想。

    最现实的做法是花钱雇天道境高手把他送回去,可惜他来时匆忙,丝毫没有准备,全身只有几百元人民币。存折倒是带着呢,关键没地方取啊,就算取出来也不知道当地人给不给毛爷爷面子。

    想到这里杨峥直犯愁,看来得想办法挣钱了,天道境高手开价那一定是相当高的,少了人家绝对不乐意。

    看他这么纠结,小玉好心提醒道:“杨大哥你别胡思乱想了,小姐嘱咐你多休息,才能早点养好伤。对了,杨大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杨峥心中咯噔一声,该来的还是要来啊,叹气道:”小玉你放心,我伤好了马上就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小玉急道:“小玉不是那个意思,小玉只是想知道杨大哥是想接着寻找回去的路还是打算长期住下来,绝对没有撵你的意思。”

    杨峥摆摆手说:“小玉你不要说了,我留在这里算什么?手无缚鸡之力,什么都做不了,难道像废人一样被别人养着?”

    小玉沉默了,虽然接触不长,她知道杨峥是一个敏感而倔强的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十匹马也拉不回来。况且她也只是小姐的一个丫鬟,没有能力和条件留下对方。

    想了片刻,小玉认真的说:“杨大哥,你答应我,如果有了落脚之地一定要先告诉小玉。”

    杨峥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的命是宁小姐主仆二人所救,有条件怎么都要还回去,这是他做人的准则。

    夜深了,清凉的月光洒落在后院的绣阁,在夜色中朦胧婀娜。

    此时的宁小姐正斜躺在绣榻上,拿着一本书卷看的入神,丫头小玉则乖巧的给她捶腿锤肩,不时瞟自家小姐一眼。

    宁小姐被她瞟的不自在,放下书无奈的说:“鬼丫头,你今天是怎么了?又是献殷勤又是端茶倒水,和平时大相径庭啊。”

    小玉犹豫了片刻,说:“小姐,杨大哥要走了。”

    “嗯。”宁小姐平静的应了一声,没有一丝表情。

    小玉看不出小姐心中所想,小心翼翼的说:“您看我们能不能把杨大哥留下,虽然体力活他做不了,算账之类的小事想必还是能做的。杨大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

    宁小姐打断她的话,淡淡的说:“不是我要撵他走,是他心中有想法,难不成还要本小姐亲自挽留不成,你要让我如何自处。”

    小玉不敢再说话了,她知道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开口挽留一名陌生男子,对自身清誉影响太大,得不偿失。

    宁小姐宠溺的摸了摸小玉的头,安慰道:“放心好了,你那便宜大哥没有法力,体质孱弱,走不出九阳城的,早晚他还会回来。”小玉乖乖的点了点头,一夜无话。

    宁小姐所言不差,杨峥是走不出九阳城的,直到他走出宁家店铺,才知道小玉口中的九阳城挺大是个什么概念。

    他仰头望天,眼睛瞪得溜圆,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在他想象中,所谓的城充其量是个小镇子,比起家乡的村都逊色不少,可他忘了,这里是什么世界,这个城也不是行政单位,而是要塞的意思。

    可不是嘛,眼前的不是海陆空三位一体式空间要塞还能是什么?

    九阳城挺大,大的看不到边,一座座悬空亭台楼阁建筑群漂浮在半空,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仿若梦幻。

    至于地面上的建筑,那更是数不胜数,现在他知道了,纽约算什么,东京算什么,放到这里充其量是一小片生活区域,任何一种文明发展到极致都是令人敬畏的存在,他算是长了见识。

    一辆飞行的马车轻轻落在他的身旁,车把式是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淳朴浑厚的声音传来:“这位小哥,要不要搭车,城内只要十晶石。”

    杨峥傻傻的看着老头,心里琢磨着这应该就是云霄境的计程车吧,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涩声道:“老伯,我没晶石。”

    老头看了看杨峥“寒酸”的衣着,了解的点点头,说:“小哥,你不是本地人吧?”

    杨峥奇道:“老伯你怎么知道?”

    老头指了指胸口的黄色徽章说:“原著居民都有居住徽章的,这是按照为城市做出的贡献划分的,可以享受很大一部分优惠。看到没,老夫我赶了八十年车,九阳城前年晋升了黄铜徽章,来表彰我的功劳。只有初到九阳的人,才没有这东西。”

    “那我怎么样才能得到这种徽章呢?”杨峥追问道。

    老头笑了笑说:“上车吧小哥,老夫没猜错的话你还没找到工作吧,正好顺路,捎你一程,到那里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