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嫌弃的不孕村姑(10)

第4章 被嫌弃的不孕村姑(10)

“是真的啊!前阵子我们在山上挖到一支百年老参,卖了就有钱买下这座山了。”安楠坦荡荡地说道,睁着纯洁无辜的眼睛看唐晓柳。

    “你们怎么想到要买这座没用的山了?多浪费钱啊,有钱还不如买几亩田地呢,这样路千山就不用辛辛苦苦去当危险的猎户了……”唐晓柳干笑着问道,她是真的没想明白安楠为什么要买这座对于他们来说毫无用处的山,毕竟他们又不像自己要开山种各种经济作物。

    “不是没用的山啊,这座山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是保证我以后能有自己孩子的保障!我有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白胡子老头告诉我,这座山旺我们家的子孙运,我要是想有自己的孩子,就必须把这座山变成自己家的,这样运势才能都作用在我身上!否则运势平均散落在许多人身上,那我这辈子就注定没孩子了……

    你看,山神都入梦提醒我了,我难道还能当做不知道吗?而且你也知道,我那年为了救你,大冬天地跳进河里泡了半天,再也生不了孩子了,为着这事,我被村里人嘲讽过多少次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啊。

    这次好不容易得山神庇佑,我不可能错过啊!你是不知道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到底会被人多瞧不起!”

    安楠说出了自己买山的理由,还露出一副难过得不行的神情,唐晓柳就更尴尬了,因为她正是安楠没法生孩子的罪魁祸首啊!她坐立不安起来,总觉得安楠话中有话,是在心底里埋怨自己,这下接下来的话她就有些开不了口了。

    但最终还是自己的利益比较重要,所以唐晓柳还是艰难地开口了:“安楠,所谓什么山神入梦、风水运势这些都是假的,不可信的,这只是你自己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梦见这些东西的……所以你完全没必要花一大笔钱买一座山……”

    “你是什么意思?我好不容易有了法子能让自己的子嗣运旺一些,你却说这是假的?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吗?啊?!

    你害得我成了生不了孩子的人我都没有怪你,我只是听从了梦中山神的指引买座山而已,你却还要来指手画脚说这是假的?你这是恨不得我一辈子都过不好吗?

    你这种人怎么能理解我被人讥讽辱骂的感受?你和你的丈夫甜甜蜜蜜,很快就会有属于自己孩子,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可是我呢?我要是不听从山神的话,就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安楠说着就有些歇斯底里起来,愤怒地红着眼瞪着唐晓柳,把一个因为不能生孩子而绝望痛苦的女人演绎得入木三分,而这个女人好不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唐晓柳却要来抢夺她唯一的希望,因此自然得到了她愤怒的反击。

    唐晓柳被神情疯狂的安楠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安楠反应这么大,不过转念一下又能理解了,毕竟这里还是传宗接代的思想最重要的古代,安楠作为一个土著女人,自然认为只有生育才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能力,如今她失去了这个能力,当然会抓住一切机会弥补,所以她才会对“山神的指引”这么重视。

    对此唐晓柳既有些心虚,又有些瞧不起安楠的迷信和愚昧。她心虚的是,她自己是安楠失去生育能力的罪魁祸首,而她这个祸首还想着从安楠手中夺走她视为唯一希望的这座山;而瞧不起安楠,自然是因为她作为只相信科学的人,根本不信一座山有运势,能保佑人的子嗣旺盛,她认为这是安楠因为太想要孩子而臆想出来的,因此她对安楠轻蔑又可怜。

    尽管心里对安楠心思复杂,唐晓柳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只露出震惊又被人误解的神情,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有希望你过得不好的意思?对害得你不能生育的事,我心里十分愧疚,恨不得失去生育能力的那个人是我!

    只是这种事却是天意弄人,可你也不能把事情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山神身上啊?不,不……你可以把一部分希望放在这座山上,但另一部分却还是放在大夫身上比较好,咱们请大夫好好调理你的身体,说不定养个几年就能好了呢?要是村里、镇上的大夫都治不好,那咱们就去县里、省府或别的地方请神医……我们一定会请到最好的大夫帮你把身体治好!”

    唐晓丽的话说得很感人,但也改不了她的最终目的是自己的利益,如果她真的有为安楠请大夫的意思,那怎么早不请晚不请,偏偏现在有求于安楠的时候才想到这点呢?口口声声说安楠是她的救命恩人,可却没见她做出什么报恩的事,瞧她前世对原主安楠做的事,更像是恩将仇报吧?

    真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安楠心中厌恶这样的塑料花恩情,对唐晓柳也没什么好感,于是没好脸色地对她说:“你这么有心,怎么不早点请别的大夫帮我治?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恩人,却原来只是嘴上说说,实际行动一点都没有啊?”

    安楠一番话把唐晓柳的脸皮都揭下来了,让她脸色变得又青又白,尴尬不已地强行挽尊:“这……这……我这也是一时没想起来,这会儿才想到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托人请有名的大夫来帮你!”她连忙保证道。

    “哼,等请来了再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来不仅仅是为了问我是不是买了这座山的吧?”安楠斜睨了一眼唐晓柳,她的来意还没说出口呢,安楠就提醒提醒她。

    唐晓柳果然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不过她是不敢把要买安楠的山这些话说出口了,要不然又会被安楠讽刺一顿,说自己还要妨害一遍她的子嗣运。

    她只好改了口,带着不易觉察的讨好:“我从村长那里听说你买下了这座山,就想问问你们能不能把这座山租给我家?当然,并不是要买,只是租用。想必只是租用的话,并不会影响你的子嗣运的,山还是你家的山,运势自然还是只旺你们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