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鳝鱼与蛇@童年往事

第1章 鳝鱼与蛇@童年往事

从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楚地晒出黄盖湖这一小块水域与地名,她隶属于江南水乡,游走于湘鄂两省边界与长江的交汇处,她因太小而被世人所忽略,北面楚江①,隔江有骏马驰骋般的洪湖,南行百里有雄鹰展翅状的洞庭湖,黄盖湖恰似一只蜷缩在大江身旁的小雏鸭。雏鸭湖与长江裹挟处有一乡镇大小,半山峁半平原的水乡——黄盖湖农场,她形如一把楔子,从湘土辖地直插入鄂省境域。

    卫星无法让外人十足地品位这地上人间的江南水乡。

    农场没有悠久的历史和丰韵的文化,恰与三国赤壁相距连襟,据传东吴大将黄盖曾在此水域操练水兵,云云,乃逐名黄盖湖。早期,这片湿地被厚厚的芦苇覆盖,钉螺肆虐,先人染血吸虫,病殁者众。解放后,中央施令,举国兴农。人们灭钉螺,送瘟神,围湖造田,建起了社会主义的国营农场,她是有史以来中国最小的一座行政农场。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农场人们日渐摆脱饥饿和贫困,开始兴建进城的砂石公路。一时,马达轰鸣,阡陌交通,万象更新。时光荏苒,从北方来场的南下干部,思乡心切,在一段丄型路的上字端,建起辖区唯一一座二层m形仿窑洞楼房。这座m型楼房,代表了当时农场的心脏,那波浪形屋顶象征着那个时代的价值。在她的引领下,餐馆,百货商店,理发店,电影院等应运而生,丄形路口日渐形成了农场小镇的繁华路段,人们买柴米,打酱油,络绎于此。

    八十年代后期,春天的阳光尽洒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春耕的稻田里阵阵马达声响,被犁器惊醒的蚯蚓小蛇落荒而逃。远处马路上偶尔有手扶式拖拉机和老式卡车驶过,早已不用象父辈一样挨饿受冻的孩子们,三三两两地在一片水田里忙着捉泥鳅和黄鳝,清清的水草中,他们用手指沿着指头大小的泥洞中搜寻,脚底踩着淤泥,汩汩地冒着气泡。

    “嘿哟,真来劲,小乖乖。”不一会儿,亚民掐着一条筷子来长的小鳝,得意地向伙伴们挥舞。

    一旁的小力和豹子赶忙凑了过去。“来,给我玩玩!”小力急急地想得到这玩意儿。

    “嗨,你可要抓住哟!”说完亚民将小鳝递给小力。

    “放心,我会让它知道我的厉害!”

    小力伸手接过这条小精灵,它却一下子就滑脱到水里,性急的小力看在眼里,忙用手去抓,一下捉到它的尾部,梭地又滑出了手心,再用中指勾住,却无奈这小机灵还是略胜一筹,得以逃脱。

    亚民大喊:“中指勾住颈部,另两指死死顶住啊!”

    豹子连忙拿了一个网兜舀子,将它收拿。“哈哈,今晚的美餐就靠你喽!”然后转过身去说:“亚民,搞多两条,今天有你的功劳!”

    “哎哟,蚂蝗!”小力吓得大声惊叫。

    亚民豹子忙凑了上去。

    “快走,蒋校长来了!”不知谁大喊道。

    这一声远比蚂蝗来得惊人,伙伴儿赶紧提着裤脚上岸,小力瞬间忘了腿上的伤痛,扯掉那恶心的家伙,拔腿就跑,留下一抹鲜红的血迹。

    三个小男孩飞快地跑向附近的大马路,爬上一辆手扶拖拉机的后斗,一溜烟地逃走了。

    男孩们七八岁,是机务队的邻居,自幼在一起摸爬滚打,上山钻洞,下水抓鱼,无所不至。小孩们身体结实,迷玩不羁。亚民皮肤黝黑,腹部有一肥皂大小的胎痕,相比伴儿们,他显得机智活泼,懂得分享。小力擅于奔跑,拥有广泛的爱好。豹子比两个伙伴高半头,却是个温顺的小牛犊。

    开拖拉机的司机回头看见三个小孩爬进他的拖斗里,也不在意,把手油门一加,机头“嘟嘟嘟”冒着浓烟,飞轮转得飞快,跑的更欢了。

    桃李小学是农场的中心小学,傍依在一片竹山林下,校园的歌声唱着童年美好的时光。农场的子弟学校也是几排单层m型屋顶的房子,她们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新型建筑,也代表着社会主义政权之翼。蒋校长是桃李小学最为严厉的老师。他体貌凶悍,形如镇关西,眉毛竖着长,面相十分可憎。平时愚劣顽皮的男生,都尝试过他那有名的“一樶”!但凡每次遇到考试成绩差或不听话的学生,他便怒目圆睁,竖起手臂,两指弯勾,口中念道:“咿呀——吃我一樶!”“咕咚”的一下,就让学生的头皮立马起一个鸡蛋大的疙瘩。因而,很多高年级的愚顽学生,对他总是闻风丧胆,如鸟兽散。

    亚民,小力和豹子坐在一间教室里,俏皮地打着暗号,希望下课铃声早点响起。铃声一响,男孩女孩一窝蜂地飞出教室。室外,有打乒乓的,有跳皮筋的。更有一帮男生,按照早已约定好的阵势开始斗鸡,双方提起了裤脚,强对强弱对弱,恰似一群马蜂在沙场螯战。只见一只“蜂王”战败了向他挑战的猛士后,无人再敢独自应战。一个暗示下,亚民,小力和豹子齐齐蛰向那只“蜂王”,三面夹击,最终让这“蜂王”缴械,引来大家一阵欢叫声!课间十分钟,孩子们寓乐其中,享受着征服与被征服的刺激。

    快放学的时候,亚民便迫不及待地顶着个皮球,到操场上去吊篮框了,亚民自小就爱上了这项超酷的运动。小学校园的篮球运动,处于非常原始的阶段,常常是一只半旧皮球,凑合上一堆小人儿,杂抢几个散球,蹦蹦上篮就得。亚民每次都会要求伙伴们正儿八经地组织一场比赛,就着老木篮架,高矮搭配,势均力敌,讲究游戏规则。孩子们行走运球,上篮得分,玩劲十足。

    在茂盛的竹林里,豹子有个私密的项目——攀竹尖。他跟几个闷劲型男孩,用双手握住正在生长的竹竿,脚悬着空,一节一节向上攀,他们手臂的肌肉凸起,咬紧牙坚持着,一直攀到数米高的竹尖尖处,使得高傲的楠竹随即弯下了腰,低下了那高贵的头。

    放学后,小力独自跟着几名女生回家。放学的路上,黄灿灿的菜花里飘来小女生们的歌声。

    请把我的歌

    带回你的家

    请把你的微笑留下

    ......

    明天明天这歌声

    飞遍海角天涯

    飞遍海角天涯

    明天明天这微笑

    将是遍野春花

    将是遍野春花

    ......

    孩子们一路欢声笑语,背着书包相互嬉戏着,追逐着。走下乡村大路,他们穿行一段田埂,绕过一湾清澈的小溪,溪中不时有散发阵阵清香的小荷,沁人心脾。嬉闹玩耍后,大家各自走散,只剩小力和一名女生在一起。

    女孩长得一双美丽明亮的大眼睛,清秀端庄的脸庞上,厚厚的嘴唇边嵌着细细的茸毛,一条麻花状的小辫子,细垂在后脑勺,让人产生一种怜惜。她身穿着蓝白相间的衬衣和裙子,婷婷玉立,小力对她不敢有过多的近昵。女孩名叫陈慧,是山上电站陈站长家的孩子,电站与机务队相距数分钟的土路。

    俩人在土路上细声聊嗑,不一会儿,又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小力原本从一排牛棚走弓弦,便可直接上到他家的村子,也可绕一个大弯走弓背,沿着一片杉木丘陵往上,经一条山坡土路到电站,再顺着大弯绕回机务队。

    阿慧停下来,用手指了指两条路,“小力,你要走哪边啊?”

    小力没有了主见。

    阿慧用眼睛示意着小力,希望他走丘陵路。

    小力并没有很大的勇气同这位女生一路走,因为学校的男生与女生的过密交往,往往会受到大家的耻笑。

    “小力,你不要走那边,你看,那边荆棘刺手啊!”阿慧又说道。

    小力没有办法,唯有顺从地走上了弓背路。男孩在这个时候往往变得有点呆。

    “......小力......你平时为什么不跟我玩啊?”

    “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男孩在外玩得很野的,不能把女孩带坏了。”

    ......

    “小力,问你一个问题,长大后你想做什么?”

    “我喜爱到处乱跑,跑得越远越好,我以后跟我爸闯江湖!”

    “噢,哈哈!”

    “那你呢,阿慧?”

    “我想去遥远的地方旅行!”小慧说,“对了,我还喜欢企鹅,我想去南极,看企鹅。”

    “你要去那么远啊,我还没到过县以上的城市呢。”小力知道慧的父母是从城市转来的,他心里有微微的自卑感。城市,对于农村的少年是多么地有诱惑力呵!小力的家族里里外外都是农村人,族谱上几乎找不到一缕城里的枝叶。家里偶有从南部H市飘来的一封信件,很是神圣。写信的人是一位回城的女知青,她是爸爸的前女友,现在依然是父母共同的朋友。

    俩人交换着各自的家族和社会信息。男孩懵懵懂懂,女孩的思想明显比男孩成熟,对外界事物理解得十分透彻,她向小力解释着家乡的概念:农场的地域虽小,行政级别可不低,以前归属省里直管,后属于巴陵地区管辖,相当于副县级呢。接着,小女孩又讲述跟父母旅行时的所见所闻,她对未来充满自信。

    春天的江南,到处是一片生机盎然,大家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对这世界充满美好的期待。放学的路太短,同学之谊方长,俩人一路东聊聊西侃侃,很快地又到了分丫路。

    阿慧对小力说:“小力,谢谢你陪我走了这么远,咱们明天再见!”

    小力回应道:“嗯,再见!”

    男孩刚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小慧惊叫一声:“哎呀——!”

    小力赶紧回头跑过去,一看,是条一米多长的花蛇盘踞在了阿慧回家的路上。

    小力平日里也很怕蛇,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可不是他们之前抓的鳝鱼!此刻的小力根本不具备救美英雄的能量,他只能壮着胆极力使自己保持平静。两人一动不动,紧张地盯着这条高高扬起头颅,嘴里不断吐着信子,看上去非常邪恶的长蛇,似乎它的毒素能够穿透空气,瞬间制造死亡!那蛇扭动着身子,使得周围的草丛咝咝作响,阿慧一只手赶紧抓住小力的胳膊,一动不敢动,嘴里嘤嘤直叫。小力轻声安抚着阿慧和自己:“别怕,没事!”

    小力迅速从路边抽出一根树枝,准备战斗。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好在那条邪恶之物,并无意进攻人,抬头张望了一下,穿过土路爬到路边的草丛中去了。

    俩人的心突突直跳。呆了一会儿,小力这才放心,他装作很老练的样子,说:“别怕,只是一条过路的蛇,不会咬人的。”

    “哦,吓死我了!”小慧喃喃道,“你害怕吗?”

    小力也喃喃地道:“一条蛇还好,我担心的是草丛中还藏着别的蛇呢。”

    阿慧一听,心里更加紧张了:“那你明天还要跟我一起上学哦!”

    ----------------------------------------------------------------------------

    ①楚江:即长江荆楚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