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巧遇碰瓷

第3章 巧遇碰瓷

霉运5点,财运40点?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用?秦文看着这个抢来的红包,完全是一头雾水。

    难不成自己会一边倒霉,然后一边发财?这不是扯蛋嘛。

    秦文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搞不懂状况。

    “不过,这手机怎么办?”

    秦文上下翻着手机,发现确实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交给警察好像没什么必要,算了,反正自己手机坏了,这个就先凑合用吧,等有钱了再买个新。

    咦?等等!秦文看着这手机背面的标识,不禁无语地笑了起来。

    原来这手机不是什么苹果10s,而是苹果丝s。

    那图标虽然也是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但细看之下还是有很多细密的斜线,显然是把这苹果给切成丝了。

    这山寨机真没的说,就是一个字……强!

    “喂!小伙子,你还打不打电话了!”就在秦文愣的时候,报刊亭的阿姨忍不住出声叫了他一下。

    秦文回过神来,忽然丧失了打电话的兴趣,爱谁谁,分手就分手,老子离了你难道还活不成了。

    “不打了!”秦文将手中的山寨机揣进兜里,撞得兜里的硬币叮当响。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可没多少钱了,把兜里所有的钱掏出来,秦文认真的数了三遍,终于确定他身上只剩下三十七块六角。

    离月底可还有十多天呐,这可怎么过?!

    要不,把这山寨机卖给别人?!秦文手探入兜捏着那部飞来横“机”,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想丢这个人。

    “算了,先回宿舍,看能不能找室友借点钱。”秦文打定主意,拔腿便要往学校走。

    “啊!”刚走没两步,秦文很不幸的踩中一块香蕉皮。

    “嗵”地一声便摔了五体投地,摔得那叫一个疼!

    “草草草!”秦文看着手掌都摩出血来了,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谁特么这么没有公德心,乱扔香蕉皮!吃完不会扔垃圾箱啊,草!”

    周围的路人都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秦文,显然也没有人会承认这香蕉皮是自己扔的。

    秦文缓缓爬起身来,忽然看到身下压着两张百元大钞,不禁眼睛发直!

    他很确定,身上只有三十七块六毛,多一毛都没有!

    那这两百块是哪儿冒出来的?!

    秦文心虚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再注意他后,立即不动声色的把两张百元大钞捡了起来。

    靠,这下能勉强撑到月底了。

    摔一跤能得两百块钱,还真值!

    以前怎么没有这种运气啊!

    转念一想,秦文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掏出那部苹果丝手机来,点开微信察看自己抢到的那个红包配方来。

    仔细看了看后才发现,原来这红包配方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正是关于配方的注解:

    “本群中,一切事物都可化为运气点数。”

    “你所抢到的红包配方,将使你有5%的可能走霉运,以及4o%的可能行财运。这两种运气将会同时生,时效为24小时。”

    秦文看完这几行注解,再联系他刚才所遭遇的,心中不由动摇了起来。

    “难道这红包真的能起作用??”

    “不过要是没有霉运该多好,40%的财运啊,真可惜啊!”

    秦文知道有5%的霉运在,自己肯定是发不了什么大财。

    不过,像刚才这样摔一跤,就能捡两百块钱的事情,他还是希望多来几次的。

    只可惜,事与愿违。

    直到即将走回学校,秦文都没能再捡到钱。在这期间他故意摔倒了好几次,除了让脚都摔青了之外,一毛钱都没有看到。

    “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低叹了口气,秦文收敛起来捡钱的心思,准备过马路,因为对面就是学校大门了。

    等了一会儿,红灯刚过,秦文便迈步走向斑马线。

    “吱嘎!”这时候不知道哪儿冒出来一辆电动车,突然朝秦文猛冲了过来!

    “哎哎哎,小伙子,你别动啊!”骑车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个劲冲秦文喊着。

    秦文当真就听他的话,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然后那电动车便擦着他的身子摔向一边,连带着他也跟着被绊倒在地上。

    秦文没什么事,一个鲤鱼打铤就站了起来,上前便去扶那老头,谁知道那老头居然甩开了他的手!

    “你这小子为什么要撞我!”

    那老头扎在地上,也不管那辆摔在不远处的电动车了,只是指着秦文大声吼了起来。

    秦文一愣,不解道:

    “大爷你没事吧,是你让我别动,然后直接撞上来的。”

    那老头听了,嗓门立即大了声来,还不断呼扯着路人,声讨秦文:

    “快来看呐,大学生撞人啦!撞了人还想跑啊!”

    秦文这下算是回过神来了,感情是遇上碰瓷的了,这老头分明就是故意冲他来的。

    “哎哟,我的腿啊,我的腰啊,好疼!你要赔钱啊!”那老头戏倒是挺足,想来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老头大吼大叫的,果然吸引了闲来无事的路人,不一会儿便围过来了二十几个人。

    围观的人听了老头的话后,纷纷指责起秦文来了,无非就是说他一个大学生居然这么没素质,撞了人居然还想跑。

    秦文欲哭无泪,费尽口舌解释好半天,然而却没有任何让人相信他。

    “我说小伙子,大婶我得说你两句,我看你在这学校这里,想必是个大学生吧,大学生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呢?”

    “就是,难怪世风日下,连你们这些学生娃都这样道德败坏,这个社会还有救?”

    “我看就是要通告他学校,让学校来处理,最好开除他,留在学校也是害群之马。”

    “就是,说不定就是下一个药家鑫呢。”

    秦文实在吃受不住这七嘴八舌的攻击,只好认命了,看着那老头儿,说道:

    “好吧,是我撞的。你想怎么的?”

    那老头一脸得意,点头着说道:“怎么的?赔钱!”

    “你要多少?!”秦文看着这老头的嘴脸,总算知道什么叫为老不尊了。

    那老头咂了咂嘴巴,又叫了几声痛,说道:

    “我现在腿动不了了,说不定就粉碎性骨折了,怎么也要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还有我以后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肯定也是今天受了惊吓落的病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