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放开她

第3章 放开她

第3章放开她

    此刻巷子的这一头正有五个蒙着头的人手忙脚乱的将宁晓晓给压制着。两个人抓着她的脚,两个人抓着她的手,而正有一个人站在旁边,拿着绳子要将夏晓晓捆绑起来。

    夏晓晓拼命的挣扎,身子都弯成了各种形状,左摇右摆,弓曲伸直,可是她身为女人的那一丁点儿力气,又怎么可能会是身强力壮的五个人的对手呢。任凭她如何的反抗挣扎,很快的,她的双手双脚就被死死的绑了起来,然后被放在了墙边。

    泪水,早已经顺着她美丽的脸蛋流了下来。嘴巴被封住,她根本喊不出声音来。别说有多憋屈和恐惧了。

    “老大,要不要我们先在这里尝尝鲜啊!啧啧啧……这可是校花呢!美得我都快要忍不住了。”

    “是啊,老大,你先来,你上之后再轮到我们来。嘿嘿……”

    “小妞,别反抗了,这就是你的命,我们老大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啧啧……”

    “…………”

    已经松开手的几个人,不断的怂恿着另外一个看起来相当精壮的人,而一道道yin邪的目光却早已经是盯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夏晓晓,目光之中的炙热与贪婪,恨不得想要将夏晓晓此刻就吞到肚子里面一般。

    而夏晓晓听着他们的话语,早已经是吓得面如土色。更是拼命的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这一幕落在这些人的眼中,更是觉得兴致十足。更有甚者,已经走上前,伸手抓向夏晓晓的胸前而去了。

    不得不说,作为南化高中绝对的校花,夏晓晓不止是相貌上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就连身材与身体发育程度都是如此的好。胸前的雄伟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女人。18岁,果然是花一般的年龄。

    看着伸向自己胸前的魔爪,夏晓晓拼命挣扎着想要退后。退后?后面坚固的土墙死死地挡住了她的退路。避无可避,委屈耻辱的泪水再次从美丽的双眼中不要命的滑落下来。

    “走开。”忽然那个这帮混混的老大一巴掌将那只伸过去的手拍开,然后冷眼盯着他的四个小弟说道:“这是豹哥指定要上的女人,除非你们不想活了就去碰。”

    “豹……豹哥要上的吗?”那个伸手想要揩油的混混浑身一阵冷汗直冒,吓得倒退了一大步,而其他三个也是深吸一口冷气。

    豹哥,南化县这个小县城绝对的混黑霸主,手下兄弟无数不说,且心狠手辣。居说不只是混黑方面有一手,就连白道的,也是通吃的。

    豹哥想要的女人,他们哪里敢碰,若是碰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你用麻袋将她套住,你去将面包车开过来。快点,豹哥已经等不及了。”混混老大忙不断的指挥着。

    这一切落在夏晓晓的耳中,她此刻已经不再哭了,因为当她听到豹哥的时候,就知道,一切可能真的无法挽回了。

    豹哥的大名,应该说是凶名,整个南华县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坏事做尽、臭名昭着、狠辣无比。

    一个混混很是听话的将早就准备好放在一边的麻袋拿起,对着夏晓晓的脑袋就罩了下来。

    “放开她!”

    一声大喝,来这街头,也同时吓懵了这条街道中的五个混混。在这个小镇,这个时间,除了警察之外,居然还有人敢来坏他们好事?真是不知死活。

    同时也让夏晓晓看到了救命的希望。

    五男一女一共六人不由抬起头看向街头,那个声音发起的地方。

    此刻的夕阳正好要西下,红彤彤的太阳就那么挂在街头的中间,太阳的光芒虽然已经没有那么的刺眼,却依旧让人看不清楚。唯独看到的就是两个人影在阳光中间,慢慢的走了过来。

    如同是天神一般,来这太阳、来这遥远的太空。

    这一幕落在眯着眼的五个混混的眼里,有一丝的胆寒,那么一刹那觉得无法力敌一般。而落在夏晓晓的眼中却如同掉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皇子披荆斩棘历经千辛万苦前来拯救美丽的公主一般。在她心中留下永恒而不可磨灭的影像。

    光芒中,人影慢慢的凝聚起来,终于当他们两个人的身子挡住了夕阳的光芒,全都露出面容的时候。

    “艹,老子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子,装神弄鬼的。”

    “麻痹的,居然是你们两个小子,哈哈哈,嫌皮痒了是吧!多管闲事?”

    “臭头?你小子在老子面前觉得丢人还没丢够吗?老子没去找你玩,你倒是自己知道送上门了啊!是不是皮太痒了?”

    “老子劝你们快滚蛋,这是豹哥指定要的女人。豹哥,知道吧!大家相识一场,别没事找事。”

    “哈哈哈,想要英雄救美吗?也不看看自己是谁?赶紧给老子滚蛋,否则……哼!”

    当郑诗哲和臭头两个人露出身影的那一瞬间。

    五个混混紧张万分的模样终于松懈下来。确定只有他们两个再无其他人之后,不由得各种咒骂威胁。

    在五个人的威胁下,臭头脚都软了,幸好郑诗哲一把抓着他的手。而郑诗哲心中也不是很有底,但是,还是开口了。

    “黄波,放开她。”

    从声音上,郑诗哲和臭头早就知道这五个人是谁了。毕竟一起混了那么多年。音色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郑诗哲,你最好带着臭头立即给我滚,兄弟一场,我就当作没看见你们来过,这事就算了。不然,别怪我不认兄弟情谊。”

    黄波知道隐瞒不了了,干脆脱下头上带着的面罩,冷冷的对着郑诗哲说道,双眼之中一道寒光闪过。狠厉之色明显的挂在脸上。若不是彼此相识一场,而且深知郑诗哲打架起来不要命的,他根本不会忍着自己统治的这个地方有人敢忤逆他的好事。

    这笔帐只能等以后,再好好的算算了,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豹哥那边还等着呢。催促的短信都来几次了。

    “老大,收拾他,敢坏我们的好事。”

    “就是,老大好好教训他一顿,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整天装着个欠揍的叼样。”

    “哼,那个臭头,以前没少被老子打,每次打他就好过瘾,看着他抱头蹲地求饶的样子,老子就莫名的觉得刺激,今天,居然自己送上门来,看来是最近老子太仁慈了。”

    “………………”

    黄波要放过坏了好事的郑诗哲和臭头,可是另外几个混混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俩。这时候他们纷纷从身上将匕首给拔了出来。

    看到匕首,臭头更加的害怕了,脚步连连退后。而当夏晓晓看到来人居然是自己班上那个自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一眼、上课睡觉、晚上翻墙出去鬼混、成绩倒数第一的郑诗哲时。

    心已经凉了一大截了。不过当看到混混们拿出匕首的时候,还是理智的想要大喊:“郑诗哲快跑,快跑啊。”

    可惜,嘴巴被封胶贴住,她怎么都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用眼神紧紧的盯着郑诗哲,然后猛烈的摇着头。那本已经认命而停下的泪水却再次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