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美女乘务

第3章 美女乘务

曲江火车站人头攒动,格外拥挤,完全符合华夏一贯的口号——人多力量大。

    张阳感叹一阵,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弄到发往东海的火车票呢!

    去学校报到,然后慢慢查询父母的消息。

    毕竟,只有一个玉葫芦,无疑是大海捞针,只能看运气了。

    幸亏算准师父和师叔不会让他这么轻松地上路,否则可能他就要乞讨着去东海医科大学报到了。

    想到这里,原本心底因为用痒痒粉捉弄二位长辈感到歉意的心思也就淡了。

    张阳展开随波逐流的身法,好不容易在人潮的间隙之间撕开一道通道,找到了前往东海市的售票窗口。

    有那么好几次,跟几位漂亮丰满的女施主亲密接触,让他不免心猿意马,蠢蠢欲动,念了无数清心咒才好容易才将欲望压制下去。

    “票卖完了,等明天吧。”

    “不是吧,这么巧?”张阳一脸苦涩。

    “小弟弟,就是这么巧!”

    浓妆艳抹的售票员冰冷中带着一丝嘲讽的话语让张阳有些无奈。

    看了看介绍信上的报名截至日期就在明天,时间根本来不及。

    哎,实在不成只能逃票了。

    不过,张阳还是想要再争取一下。

    他深吸口气,压抑住心底呕吐的感觉,换上一个笑脸:“姐姐,我是去报名上学,明天就来不及了。”

    售票员四十出头,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叫姐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大男孩。

    微微一愣,立即换上了一副还算热情的笑脸。

    “对不起啊,小弟弟,就是因为报名上学的多,票才卖完了。姐姐无能为力。”

    现在正是大学报名的时间,东海市作为华夏最为发达的一线城市,国际大都会,人文气息厚重,大学众多。

    每年这个时候,学生家长齐上阵,很多早就订了票,剩下的车票本来就少,票自然卖的格外快。

    张阳看售票员的神情,就知道确实没什么希望,无奈说了声谢谢,默默的转身。

    突然,芬香扑来,似乎撞到人了。

    柔软、极富弹性……

    极品啊!

    “哎呀!你……你这人怎么走路的,也不看着点,把人家弄疼了!”

    一声娇呼清脆悦耳,带着一丝责备,不过脸上更多的是痛苦之色。

    张阳匆忙抬头,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正皱着眉头抱怨,一只手还下意识地揉着胸前硕大的山峦。

    一米七的模特身材,一身黑色的乘务制服将她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加上俏丽妩媚的面孔,如天仙般迷人。

    鼓鼓的峰峦就要将上衣撑破,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张阳有种再次犯错的冲动。

    短暂的失神之后,张阳还是将这种冲动压下,连忙道歉:“对不起。”

    末了,他还没忘记夸赞一下道:“姐,你真美。”

    张阳说的是由衷之言,再配合他那身农家孩子的装束,和质朴的外貌,很让人信服。

    眼前这女施主可比丹霞山青衣观那些师太漂亮十倍不止,而且更年轻,更懂得打扮。

    那嘴唇,脸蛋,比起电视里那些女明星都毫不逊色。

    “少贫嘴,谁是你姐!哼,走路怎么不看着点?”

    原本有些怒意的女子突然俏脸一红,轻轻地唾了一口。

    她原本揉胸的手下意识地捂着小腹,一脸嗔怒地瞪着张阳。

    美女就是美女,连生气都这样好看。

    张阳又忍不住盯着女子,想要将她的音容笑貌镌刻在记忆深处。

    女子名叫温岚,在这条在线也是有名美女乘务,对自己的身材样貌自然十分自信。

    张阳的表情虽然真挚,可凭他这句夸赞依旧无法打消心里的怒火。

    况且,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温岚尤甚。

    这两天,小腹的坠痛让她莫名的烦躁不安,刚才被张阳撞了一下,更加难受起来,当然没有好脸色。

    看到温岚痛苦的表情,再加上她的气色,张阳一时间明白了什么。

    “姐,你虚火旺盛,内分泌失调,近来必然感觉四肢乏力、口干舌燥,每个月的这几天小腹都隐隐作痛,特别难熬对吧?”张阳一本正经地说道。

    虽说医不叩门,道不轻传,但张阳还是忍不住想要出手。

    “你……你胡说!”温岚俏脸通红。

    尽管张阳猜中了她的苦衷,不过痛经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何况被一个年纪还比自己小的男人说出来?她面子当然挂不住,于是矢口否认。

    “嘿嘿,要是再这样下去,你右脸上的那块黄褐斑可就要继续蔓延到左脸,颜色加深,不出半月,淡妆可就盖不住了。”张阳半真半假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温岚捂着右脸脸颊,一脸惊异地看着张阳。

    看到她如此紧张,张阳更坚信自己的判断。

    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张阳说道:“姐要是觉得难为情,就当我胡说好了。”

    “快说,你究竟怎么知道的?”温岚再次扫视四周,悄声的凑了上来问道。

    如果说只是痛经,以温岚的倔强,咬咬牙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可是,张阳说的斑却击中了她的软肋。

    女人爱美的心理让她开始放下了高傲的架子。

    正像张阳说的,她脸上长了一块硬币般大小的黄褐斑。

    很淡,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可还是被并不喜欢化妆的温岚咬牙用粉底掩盖起来。

    张阳却一语中的,不但指出被她精心掩盖的黄斑,还说会扩散,怎能不让她心惊?

    “我是医生啊,当然知道。”张阳撇了撇嘴,一脸臭屁的样子。

    原本这个有些滑稽的样子在温岚看来一点也不好笑。

    “你是医生?不会骗我吧?”温岚将他打量了一下,亟不可待地问道。

    她是真怕黄斑蔓延,要知道她才二十四岁呢!

    “当然,不信你把手给我,我给你调理一下。”

    对于这么简单的病症,张阳还是十分有把握的,只需用拨脉法简单为她调理一下即可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何况,刚才自己也算不小心撞了人一下,加重了“病情”,能帮一把也不错。

    原本这种小毛病对张阳来说可供选择的方法很多,但是眼下拨脉理气无疑是最合适的。

    所谓拨脉法,就是利用真气律动,引发血脉共鸣而达到调神理气的效果。

    “你别骗我,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

    看到他猜的十分准确,温岚动了试试的想法。

    虽然口中这么说着,却将左手伸了过去。

    她心想,就算这小子装神弄鬼,无非就是让他摸摸手,自己也吃不了什么亏!

    再说了,这家伙真要骗了自己,肯定要他好看!

    “右手!”

    “左手不行?”温岚皱了下眉头。

    “你没听过男左女右?你是美女,当然是右手了。”张阳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吧!”

    温岚无奈,只好又把右手伸了出去。

    见到张阳亟不可待地抓了过去,温岚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不过最终还是被她压了下去。

    温岚的手指纤细修长,小手柔若无骨,捏在手里如同温玉一般,让张阳有些心思荡漾。

    不过,他也不敢太过仔细研究,赶紧收敛心神,气运丹田。

    一息之后,张阳彻底收起了那一点点坏心思,变得古井不波起来。

    嗡!

    祝门真火涌动,迅速在手上集聚,在他的引导下,随着颤动的手指顺着她的小手传向她的全身。

    真气有节律地窜入身体,温岚如遭电击。

    一时间,整个血脉如同翻江倒海,说不出的难受。

    可她咬牙坚持着没有叫出声来。

    下一刻,一切又变得风平浪静。

    那种胀痛、撕扯的感觉消失不见,浑身上下如同被一股暖流肆虐。

    有些涨鼓鼓的,更多的是一种畅意舒适的感觉。

    酥酥麻麻的,如同挠痒痒一般,整个人如同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下,让温岚舒爽地几乎要呻吟起来。

    突然,所有的暖流在胸口膻中穴汇聚,化作一道闪电直冲小腹。

    轰!

    温岚脑海中一阵短暂的眩晕之后,刚才的坠痛已然荡然无存。

    原本沉重的双脚如同踩在棉花之上,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姐,感觉怎么样?”

    张阳轻轻抹了一下之后,望着俏脸陶醉的温岚坏笑着问道。

    “好……好多了!”温岚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

    “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实践,看来不错。”张阳笑道。

    他布满汗珠的脸上带着得意,这是第一次使用真正的祝门符医之术,相当顺利,算是一个开门红。

    所谓万事开头难,这无疑是一个好兆头,张阳更加信心十足。

    “什么?!第一次。”温岚微微抬高了声线。

    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果然,无数双暧昧的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

    “嗯啊!我的第一次啊!如假包换!”张阳没有多想,很是认真的点点头。

    至于那些暧昧的眼神,完全被神经大条的他无视了。

    反正自从到了曲江之后,周围怪异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自己。

    果然长得帅也是一种错啊!

    虽然师父师叔那些本事都被他学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却没有真正独立地完成过一次救治。

    倒不是张阳没把握,而是生病的都是师太,师父和师叔你争我夺的,哪儿轮的上他?

    “尽胡说!”温岚一脸黑线,轻轻地唾了一口。

    虽说她也承认,刚才的感觉很神奇,但是听说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当了一次小白鼠,自然有点控制不住。

    “真是第一次!我发誓!”张阳唯恐温岚不信,再次抬高了音量。

    他这一嗓子,简直让温岚无地自容。

    此刻,她恨不得撕烂张阳胡说八道的嘴,然后找个地缝钻下去。

    不过,周围的人都盯着他们看,温岚只好咬咬牙,将张阳拉到一边。

    “你刚才用的那个什么拨脉法其实是气功吧!没想到真的存在,感觉真玄妙啊!”

    “算是吧!”张阳觉得不好解释,随口答道。

    “这次姐姐谢谢你了。”温岚由衷地说道。

    张阳嘿嘿一笑,摆摆手道:“不用不用!能够把第一次用在姐姐身上,真是求之不得,该说谢谢的是我啊!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独立当医生呢!”

    岂料,张阳话音未落,温岚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