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女人是老虎

第4章 女人是老虎

又是第一次……

    该死的第一次!

    你小子就不能不说这个见鬼的第一次吗?

    温岚心底虽然骂开了,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怨怼说道:“医生?你是医生,这也……这也太小了吧!”

    “小?谁说小了。”张阳再次喊道。

    温岚只觉得有一群乌鸦在头顶乱飞。

    她彻底被眼前这个口不遮拦的小男生打败了。

    若非看他的衣着打扮,又为自己治病的份儿上,她真要以为张阳就是故意的。

    “那个,你就不能小声点吗?你没看见别人都看着咱们呢!”温岚只感觉俏脸火辣辣的,小心地提醒道。

    “哦!差点忘记了。”张阳一拍脑门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师叔说做人要低调,优秀的男人除了像我这样拥有让人嫉妒的外表,还需要足够的内涵。”

    温岚觉得自己现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居然遇到了这样一个极品男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好好打扮一下,这家伙确实挺帅的。

    虽然他现在也很帅,可是这身装扮真的有点违和,让人感觉就像个从九十年代穿越过来的一样。

    “对了,你在这里买票?准备去东海?”虽然被张阳气坏了,但是想到张阳总算是帮了自己大忙,温岚还是忍不住问道。

    “对!可惜运气不好,到我的时候,没票了。”张阳无奈地说道。

    “怎么选这个时候去?”

    “因为学校规定这个时候去报到啊!”张阳理所当然地说道。

    “学校……你是学生?”温岚一脸惊异地望着张阳。

    她承认,刚才她把张阳当去东海打拼的农民工了。

    “恩!”张阳点点头。

    “什么学校?”温岚又问。

    “东海医科大。”

    短暂地愣神之后,温岚尴尬地笑笑:“很好!可是你不到十八岁吧?”

    “姐姐好眼力!下个月十七岁。”

    “不到十七岁……”温岚一脸惊异地望着张阳。

    “对!”张阳突然一脸黯然地叹了口气,“可惜不能跟师父师叔一起过,趁机搜刮他们的宝贝了。”

    不过,随即他就补充一句:“可是遇到你这么漂亮的姐姐,还在你身上实践了第一次,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这么厉害?”温岚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能力,自动忽略了张阳那句极易让人误会的雷语。

    “姐姐不信?给,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和介绍信,盖着公章呢!”

    张阳将介绍信和录取通知书从怀里掏出来,朝温岚一晃。

    原本温岚还有些嫌弃,以为会带着怪味。

    可是让她奇怪的是,不但没有意料之中的怪味儿,还有一种淡淡的熏香。

    她从未嗅过的味道,但是确实很好闻。

    “姐姐,你还是不信?”张阳看到温岚微微发愣,赶忙问道。

    “没。哦,你跟姐上车吧!”

    “跟你上车?去哪里?”张阳问道。

    “去东海啊!我是代理乘务长,带你上车很简单。”温岚一脸轻松地说道。

    “姐,这不会违反原则吧?你可别太为难?”

    张阳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还是有点怕她为难。

    “你懂什么叫原则?这点事还为难不着姐,老实跟着,别丢了。”温岚娇笑着说完,转身带着他往进站口走去。

    检票口排气长龙,温岚当然走的专用通道。

    张阳能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羡慕嫉妒的目光。

    “温岚,旁边的这位帅哥是谁啊?”

    通往火车入口的检票处,一个穿着制服,三十岁左右女人一边检票,一边笑着调侃道。

    “我表弟张阳,去东海医科大学报到。快叫霞姐!”温岚显然早就想好了应对,说谎不带脸红。

    “霞姐你好!”张阳礼貌的喊道。

    “东海医科大!厉害啊,怎么不早点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霞姐上上下下的将张阳打量了一阵。

    “我表弟还小,脸皮也薄,早让你们知道,他肯定会得女人恐惧症,以后还敢找对象吗?”温岚笑眯眯地说道。

    没想到这爱脸红的女人开玩笑有时候比男人更加露骨,张阳听了不禁一怔。

    “去你的,赶紧进去吧!咱们的美女乘务长!”霞姐催促道,然后朝张阳抛了一记媚眼。

    张阳微微一愣,然后红着脸避开了。

    天哪,原本以为王美茹那种天生轻佻的女人情有可原,可是万万没想到花花世界的女施主都这么热情。

    无量天尊!险些就让人招架不住了。

    “张阳,你知道吗?刚才姐姐真想狠狠给你几脚!”来到空荡荡的软卧车厢里,温岚关上门,突然说道。

    可惜,张阳紧闭双唇,毫无反应。

    “咦,你怎么不说话?哑巴了?”温岚蹙着眉头问道。

    “呜呜……呜呜呜……”张阳指了指嘴巴,摆摆手。

    “说人话!”温岚眉头一挑。

    “你让我闭嘴的!”张阳一脸无辜地说道。

    “现在为什么说了?”温岚没好气地说道。

    “因为这里没人啊!姐姐就算打我,也不会丢人。不会有人说你是女汉子。”

    “我……”温岚一阵气结。

    “姐,别动怒,千万别动怒。刚才我只算是帮你治标,真正想要彻底摆脱痛苦,还需要调理,长期调理。”

    “我说张阳,感情你跟姐还留一手啊!”温岚眯着眼睛,目光灼灼地望着张阳。

    张阳没来由得一阵心悸,连忙说道:“不是,不是!刚才不是没来得及吗?其实啊想要痊愈很简单!以后这样的日子姐姐记得喝点蜂蜜,睡觉前用温毛巾捂小腹半小时,最多坚持一个月,就没事了。”

    “这么简单?”温岚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对呀!因为我已经用真气驱散了你小腹中积郁的阴毒,现在只需要调理即可。”

    “看来弟弟你真的很厉害啊!”

    张阳猛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大灰狼盯上了。

    难怪歌词里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张阳干咳两声,尴尬地说道:“姐姐,在哪儿能补票啊!”

    温岚眼珠一转,笑眯眯地说道:“我带你上来,不用补票。”

    “不行,必须补票。”张阳一脸认真。

    “好啦,真是怕了你了。补票就补票,身份证给我下!你在这儿等着。”

    温岚带着身份证离开,不到三分钟,便折了回来。

    “拿好了,车票和身份证,别弄丢了。”

    “放心,弄丢了用个寻物术就能找回来。”

    “寻物术?”

    “咱们符医门的秘术,简单得很。去年村里丢了几头猪都是我找回来的。”

    “这么厉害?”温岚有些不信。

    “还可以吧!”张阳笑道。

    “那姐姐上个月丢的一根铂金项链能找回来吗?”

    “上个月……不对呀,你没有丢项链啊!明明是一款翡翠手链来着……哈,岚姐,你诓我!”

    “这都知道?”温岚一脸震惊,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张阳。

    “当然!而且你那个手链没有丢,就在你家里,你还好找找就能找到。”

    “真神奇。我说,弟弟,你不是哪个神仙弄丢的弟子吧!”温岚笑眯眯地看着张阳。

    这种眼神……

    张阳猛然想起王美茹看自己的眼神。

    “不是弄丢了。是师父让我下山的。”张阳下意识地后退半步。

    “还真有神仙啊!”温岚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张阳。

    “就是村民那样称呼,其实是个为老不尊的糟老头子,不过医术和符咒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被称呼一声神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张阳有些不屑地说道。

    “那你学了多少?”温岚饶有兴趣地问道。

    “全都学了,可惜我祝门真火无法突破,只有不到师父二成功力。”张阳有些哀叹地说道。

    自己的祝门真火三年来始终停留在正体境巅峰,张阳隐隐觉得根源就是师父师叔不给他机会在病人身体上锻炼导致的。

    “啊!才二成就这么厉害。”

    “岚姐,你可别夸我,我会骄傲的。”

    “贫嘴!”温岚唾了一口,没好气地说道。

    “咦,姐,没座儿?”张阳看了眼车票。

    “你以为呢?能上车补票就不错了,很多人根本上不了车。”温岚翻了翻白眼。

    “好吧!早知道我就先上车,不补票了!”张阳无奈地笑笑。

    噗嗤!

    温岚突然笑了起来。

    “姐,你笑什么?”

    “你个笨蛋!姐姐堂堂一个代理乘务长,连个座位都搞不定,岂不是让你笑话。跟我来!”温岚大手一挥,瞬间恢复了自信。

    “啊,我知道了,你想让我睡你的床!我听说列车长有预留的铺位,你也有?”

    “胡说八道!就是这里,你随便找个铺位。”

    “随便?姐姐,一个就好了,不然上面追究下来麻烦。”张阳担忧的说道。

    “这两节卧铺被人包下来了,不过他们人少,还留着一大半的空铺,你只要呆在这里别乱跑就成。不然姐姐可真要倒霉了。”

    张阳注意到,温岚俏脸上充满了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显然对这件事情也是十分紧张。

    “那要是尿尿咋办?”张阳赶紧问道。

    温岚俏脸一红,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样的话,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嘟着小嘴催促道:“现在就赶紧去。”

    “放心姐,我修炼祝门真火,讲求水火相济,肾属水,自然好得很,别说一宿,就是十天不撒尿都没问题。”张阳一脸自信地说道。

    “哈,臭小子,你敢开姐的玩笑,小心我打你。”温岚明白他故意逗自己开心,绯红着俏脸扬起手臂,便朝他打了过去。

    张阳并未躲避,笑着开口道:“姐这么漂亮,这么温柔,才不会真打。”

    “哼,臭小子油嘴滑舌,以后不知道多少女孩子上你的当。”温岚放下手臂。

    “嘿嘿,如果那女孩子像姐姐一样漂亮温柔,我一定不骗她!”

    “去你的,就你这甜嘴!”

    听到张阳这么说,温岚芳心一颤,俏脸再次红了起来,心想要不是比他大几岁,自己还真有些把持不住这家伙的甜言蜜语。

    “别胡闹了,大人物马上就要上火车了,记得千万别出来,否则姐真要受处分。不但这代字去不掉,很可能连饭碗都保不住!”

    温岚刻意的再次叮嘱,让张阳明白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再开玩笑,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外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看来所谓的大人物已经到了车厢,有温岚的提醒,张阳也懒得理会。

    随着一声轰鸣声,火车缓缓启动,他彻底放松了心情,想着温岚的俏脸,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声响惊醒。

    “放开我,我不活了,求求你们,让我死,让我死……”

    隔壁车厢传来一个女孩撕心裂肺般的喊声,在空洞洞的车厢显得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