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是种田文的节奏咩?

第2章 这是种田文的节奏咩?

天刚刚亮,李家村里却只有零星几个人缩着脖子笼着手走在路上。这寒冬腊月,正是猫冬的时候,忙活了一年,也该好生歇一歇了才是。

    村西头的李大力家,炊烟已经升了起来,李大娘从灶上端下一个热乎乎的瓦罐,想了想,把里头的鸡腿鸡翅挑出来盛在一边,这才叫大儿媳妇:“老大家的,鸡汤好了,快给老三家的端去!”

    灶门前烧火的老大媳妇应了一声,笑吟吟地接过瓦罐道:“娘可真好,一大早就起来给弟妹烧鸡汤了。”

    李大娘嗔了儿媳妇一眼:“难道你坐月子的时候我没给你做?少贫嘴,快趁热给老三家的送去。”

    “哎!”老大媳妇清脆地应了一声,小心端着汤出了厨房,穿过堂屋进了侧旁的厢房里头。

    见她来了,老三媳妇忙从床上起来,诚惶诚恐地道:“一大早就劳烦娘,还辛苦大嫂跑这一趟。”

    老大媳妇最看不上她这小家子气,到底顾忌着她刚生产,还是笑着道:“一家人客气什么?赶紧趁热喝了,养好身子才是。”

    老三媳妇点点头,眼圈又红了。

    见她这幅模样,老大媳妇心里看不上,嘴上还是忍不住劝道:“弟妹,不是我做大嫂的说你,不过就是生了个丫头么?也值得你这样?爹娘和老三都不在意呢,你又何必为这个伤心?”

    老三媳妇眼泪下来了,回头看了眼躺在枕边的小丫头,语气凄切地说:“生了两个,都是丫头。爹娘虽不说,我这心里也过不去……”

    得,跟这弟妹实在是说不过去,老大媳妇叹口气,摸了摸刚出生的小丫头娇嫩的脸蛋,不好再说什么,起身回厨房帮忙去了。

    小丫头被摸了两把,醒转过来,睁着滴溜溜的黑眼睛四处看着,努力扭动着身子。老三媳妇只顾着伤心落泪,全没看见小丫头的动作。

    这小丫头便是投胎转世的莫凡了。晕过去没多久,她就让一阵碾压似的剧痛给折腾得清醒了过来,眼还睁不开,耳边就听见别人道:“出来了!哎呀,是个丫头!”

    于是明白自己已经投胎转世,又是新的一生开始了。

    刚出生时没什么气力,花了好几天时间,莫凡才睁开了眼睛,顿时觉得晴天霹雳雷声滚滚。头顶是看不出本色材质的棚子,黄泥的墙面,透风的木板门,身下的木板床硬得咯人生疼,身上盖的小被褥已经破旧。对着自己细看的男人女人梳髻插钗衣着破烂……

    老纸选好的家境80点呢?满点100,80怎么也得是个小康了吧?这破烂的房子破烂的衣服破烂的家算是什么??

    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了么?这尼玛一看就是贫穷落后的古代,比回到解放前还要恐怖,这特么算是什么?

    售后服务呢?质量三包呢?老纸要投诉!!什么破烂“投胎转世自助服务系统”,这特么就是一个巨坑啊巨坑啊!

    莫凡悲愤不已,却忘记了为什么自己记得前世,记得“投胎转世自助服务系统”,张着小嘴啊啊啊哭个不停。

    哭声惊动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年轻妇人,她扭头看向小丫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自从怀上这胎,大家都说是个男孩儿,她自己也觉得应该是个儿子,谁知生下来竟然是个丫头。庄户人家,丫头就是个赔钱货,没见去年小姑子出嫁,把这个原本过得去的家折腾得精穷。自己第一胎生了个丫头就算了,没成想这次又生了个丫头。

    大嫂进门就生了个儿子,之后又生了个女儿,二嫂更不得了,不但是个儿子,而且资质好,已经预备着两年后送去参加仙门选拔,那是要做人上人的,更是比不得。怎么偏偏到自己这儿,大丫头生得平庸就算了,至少生个儿子也才有胆气吧?居然又是个丫头。

    初生的莫凡何其敏感,自然能从生母眼中看到对自己严重不满和愤恨的情绪,她缩了缩脖子,想要努力减低存在感。可是肚子饿了,身下的尿布也湿乎乎地叫人难受,只能发挥婴儿最大的武器,大声嚎哭起来。

    老三媳妇没好气地一手拍到小小的襁褓上,到底是自己生的,并没舍得用多大的劲,只是嘴里嘟囔着:“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个作死夭寿的死丫头!”

    话虽如此说,还是动作轻柔地解开了小襁褓,取了尿布给她换上。

    莫凡身体干爽了,赶紧止住了啼哭,睁大了黑溜溜地眼睛讨好地望着年轻妇人。她这世的母亲皮肤黝黑,可一双杏仁大眼瞧着为相貌增色了几分,总体来说还是算漂亮了。

    老三媳妇给她换了干净的尿布,先喝了一口鸡汤垫了垫肚子,再把莫凡抱在怀里解开衣襟给她喂奶。

    她的身体有一股诱人的乳香味,莫凡虽然对吃奶这件事有着一种抵触,奈何自己是个婴儿,不吃奶能吃什么?也只能硬着头皮张开小嘴吸吮了上去。其实排开心理因素不提,味道不错哦,比牛奶味道好多了,而且没有腥膻味儿,就是感觉不太浓,有点儿稀了。而且吸食起来有点费劲,难怪人家常说“使出吃奶的劲”,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见她哼哧哼哧地吃上了,而且吃得颇为有劲的样子,老三媳妇心里升起一丝喜意,也许,这孩子的资质好,也能跟二嫂家的小子一样,去参加仙门的选拔呢?这么一想,心情又好了许多。她往门外张望了一眼,低头看见床边放着的鸡汤,扬了声音喊道:“二妞!二妞!一大清早的又死去哪里了?”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丫头跑了进来,朗声答道:“娘,我扯猪草去了!妹妹醒了?”她一面说,一面伸长了脖子朝亲娘怀里张望,黑乎乎的小手就想往妹妹脸上摸

    老三媳妇皱眉呵斥道:“瞧你一身脏的!快去洗洗,这碗里鸡肉难吃,你帮我吃了。”

    “哎!”二妞清脆地答应了一声,蹦跳着又出去了,全然没有听见亲娘的嗔笑声:“这死丫头!”

    可是吃奶的莫凡却听得清楚,她抬眼一看,就瞧见年轻妇人脸上慈爱的笑容,心想这娘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就是不知道之前她瞧着自己的那种厌恶和愤恨是从何而来了。

    很快莫凡便满月了,也拥有了自己在这里的名字“三妞”。得,一听这排行,就是顺着大妞二妞来的……莫凡吐槽无力。

    一个月的功夫,虽然睡着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但是莫凡也算是弄清楚了,自己大概是投胎转生到了一个贫穷的农户家里。这家人口倒多,上头爷爷奶奶都健在,三个儿子,自家老爹排行老三,下头还有一个今年刚出嫁的姑姑。自己这一辈儿,大伯家有一儿一女,二伯家只有一个儿子,不过前两天好像听说二伯娘又怀孕了,自己嫡亲姐姐二妞年方四岁。

    一大家子人就靠着佃来的二十亩地过活,偶尔家里的男人们会进山打点猎物换些银钱。只是莫凡不明白,好像上辈子听说但凡猎户,生活水平都是不错的,怎么自己家就还是这么穷呢?

    她生在冬月里,半岁的时候便迎来了开春最忙碌的季节。就算是怀了身孕的二伯娘都要独自伺候一大家子人的饭食,莫凡娘亲也不能例外,每天都将她背到田边放着,跟着家人下田劳动。

    每到这个时候莫凡就忍不住要诅咒那该死的“投胎转世自助服务系统”,搞毛线啊!枉费我耗费那么多时间心力来选择什么新生的状况,这选个毛线?直接就给打落到了原始社会!没有网络没有高科技没有医疗卫生条件也就算了,说好的家境呢?说好的福缘呢?说好的财缘呢?除了身体状况稍微能让人满意一点,就特么没一条跟自己的设定对得上的!难道他们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所以才有那么一句霸王条款“自主调节仅供参考,新生以实际情况为准”?

    好吧,就当是投胎到了种田文吧!莫凡无聊地坐在田边抬头望天,心里盘算着怎么拖拉一大家子人发家致富奔小康。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对文风判断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