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老子欠你的

第二章 老子欠你的

张贝儿微微弯下腰,拿起椅背上的卡其色风衣,挺直脊背,边往外走,边回头跟裴主编讲话,“只要我先拿下何总公司赞助的活动经费,就会立刻给我办理报社入编手续,对吧?”

    “这是自然,我们报社不明说的老规矩,第一个先拉来经费的实习生,转正加薪。”

    一旁的办公室主任在一旁代主编回答,“要说还是你们女同志好啊,喝几杯小酒,拉拉小手,钱就到手,还能转正。当年,我可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儿,跑了多少公司,才给报社要来经费。今年三个女实习生,小张啊,我最看好你。”

    这话就是明晃晃的侮辱女同事了,连带着裴主编在内的报社女员工,一并捎带进去。

    贝儿看一旁的裴永梅脸色难看,却也没有出口反驳,可见她心里对今晚的酒局,也并非理直气壮的。

    “是么?谢谢您的看重,李主任。不过,想必,您的这番言论,令堂听了也会与有荣焉吧。”

    酒过三巡,原型毕露。往常文质彬彬的办公室主任,也不过是个明明业务比不过,却归结于性别差异的伪君子罢了。

    听说,当初李主任和裴主任一起竞争过副主编的职位。

    走出酒吧,一阵带着寒意的凉风袭来,贝儿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快步往前走着。

    初春时节的夜晚,白日里艳阳高照,晒得人暖洋洋的。到了夜晚,还是凉飕飕的带着刚过完寒冬的冷酷。

    身后一辆隐藏在黑暗里的黑色轿车缓缓启动。

    不远不近的跟着,前面穿着细高跟,踉踉跄跄走路的女人。

    张贝儿忍了又忍,还是受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她酒量其实不错,但是胃功能不太好。

    总要把这些酒精发酵物吐个干净,才算作罢。

    “擦完上车。”一只黑色手帕递过来。

    车上的人将脖子里的紫色领带解开,随手扔在一旁的座位上。

    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似乎是想到什么,犹豫了下,最后冷笑一声,掏出裤兜里的打火机,点燃。

    忽明忽暗的烟火,在深夜的南城街头,越发撩人。

    “你不是答应我,戒烟么?”半响,张贝儿缓缓开口。

    男人身上全是清冷的气息,转过头,恶劣地对着她吹出浓重的烟圈儿,沙哑性感的嗓声吐出,“张贝儿,你还跟老子说你今晚在单位加班呢!”

    安若礼冷笑,“加班都能加到酒吧包间去了,呵。”

    说完,重新启动熄灭的车子,一路在市区里飞驰地开着,在一个街道口突然刹车,停下。

    张贝儿看他解开安全带。

    “你去哪儿?安若礼。”

    “老子命里犯贱,活该欠你的!”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的,是摔上车门的巨大声响。

    车厢副驾驶坐上的贝儿,被吓得一激灵。

    抬起头来,看到安若礼迈着长腿,走进路边的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出来时,他手上拿着一瓶纯净水。

    上车后,帅气的男人满脸的恼怒,却不忘将水拧开盖子后,才递给她。

    “咳咳……”刚吐过污秽物,贝儿口腔里全是苦涩,自己都恶心得不行。抱起瓶子就着安若礼一只手拿着的姿势,伸直脖子往嘴里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