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夜如墨,诺大的办公室,只是陈宸一人,空气因寂静而冻结,时间因统筹数据而流逝。

    陈宸脱下眼镜捏捏眉心,揉了揉眼睛,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扭动几下脖子,骨骼发出“咯~~咯~~”在这空间特别的响亮,继而打开了窗户。冷风拂面,精神猛然一振。

    再倚在办公桌一角,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习惯性在烟盒上弹了三下,叼在嘴里,从裤兜里拿出ZIPP,火光闪耀瞬间,点燃了玉溪,顺手也把ZIPP仍在了办公桌上,一手搭在办公桌上支撑着这个身体。

    “咝~~”深深地抽了一口,吐出的,烟霭朦胧,带着点点的温度,尼古丁的麻痹,放松了这个疲惫的身体,带点慵懒,结束这天的工作量。

    不知道为什么玉溪的天气如此的变化无常,白天闷热的要人命,入夜却带着丝丝的冷意。整的,夜是如此的清晰。陈宸习惯透过窗看它上空的星星点点,半遮的月亮,浮想联翩,过分的寂寞,让陈宸的眉心隐隐约约的疼。

    “今天好运气,老狼请客吃鸡,〈得~叮当~叮~当〉,你打电话我不接,你打它有啥用啊,你打它又啥用。。。。。。”

    手机的铃声响起,这时候会是谁呢?陈宸站起,回电脑旁边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一系列的数字,按接键,还没说“喂”。

    “CC!”另头的女人抢他一步。陈宸沉默,神经元在快速链接,发觉记忆并没有保留这份音质。

    “我儿子死了!呜~~~呜~~~~~”那边顾自顾的哭泣。

    “你,是谁?”陈宸对于陌生人他惯用冷漠,又不是他儿子,不用向来他报丧吧。

    “。。。。。。”那边停顿了一下。“我是你的馨馨啊!”那边比之前哭的更加凶。

    “馨馨!”一幕幕的如同黑白电影在播放,想忘,名字却是开始了记忆之门钥匙,开启那尘封的往事。陈宸轻吐的烟气,坐在老板椅上,往后仰,换了个舒服的方式。

    “哦,节哀顺变吧!”淡淡的一句。

    “~~呜呜~~。”知道朱雨馨不会因为这句话而停止哭声。他静默。

    “CC,自从你去了云南之后,你就变了。”雨馨想寻找事情的源头。

    “让过去过去吧!”陈宸往桌边的烟灰缸里弹弹即将要掉下来的烟灰,自己不再是当年的陈宸,年少轻狂,不经世事。

    “CC,我们相爱过吗?”雨馨在奢求。

    “相爱过。”陈宸不会否认事实。坐起,灭掉了香烟。

    “多久。”她不死心的问。

    “一瞬间。”

    “一瞬间!”朱雨馨沉默了。

    “嘟~嘟~嘟~嘟~”她挂了电话。

    陈宸放下手机,再拿了根烟,轻烟袅袅,勾起他回忆过往的种种。如果不是特定的人,就不会想起特别的往事。

    时光倒退,回到了高中年代。他普通高校的学生,她职业技术的学生,缘分只是在两机之间。那时电脑QQ还刚开始,流行小灵通发短信息。其余的人还在用黑白屏的ZTE,他就在用彩屏的ZTE。简简单单的问候,知冷知热的关心,暧昧也与日俱增。

    相约在他的校园门口。初见,直发披肩,圆圆的脸蛋,甜甜的笑容,自然的招呼,一刹那间隙,恋爱也就是这样的发生。也顾不上与亲友团林梓和江南的意见。

    恩爱与日俱增,其中的滋味,却没法跟他们一块分享。

    顾不得前后左右,再美好的也是容易飞逝的,也是有个度数。一切因为只记得零星点点。

    是初夏某个星期一中午放学,他们是寄宿生,陈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江南坐在他对面,林梓坐在他身后的桌子上。那副架势说,要拷问。

    “陈宸,这是什么?”江南指着创口贴,几乎全班同学都发现他的脖子上的点点的斑红。“是虫子咬的吗?要不要用一下999皮炎平?”

    “陈宸,快点用999皮炎平吧!”林梓很想笑,可还是咽到肚子里去。

    陈宸用右手摸了一下脖子,把创口贴扯下。

    “陈宸,你家的蚊子也太厉害了吧!”对江南来说触目惊心。还是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感染什么的。

    “对,他们家的蚊子的确厉害。”林梓忍俊不禁。

    “在老师面前说是虫子咬了,在你们面前吗,这是吻痕啦!”陈宸轻描淡写地说。

    “吻痕?!”陈宸在江南的眼睛里看到了迷茫,也对,是该教育一下江南了。瞧林梓那小子笑成那样还不是他教育出来的成果。

    然后从裤兜后边掏出来以小玩意递给江南。

    “知道,这是什么吗?”陈宸故弄玄虚。

    江南把它翻过来翻过去的看,没有说明书,缩写的英文字母,真空压缩的,里面有个环形的物体。她不懂,就递还给陈宸。

    “不知道,是什么?”江南很好问。

    “BYT。”陈宸不以为然。

    林梓摸摸江南的头。“傻了吧!”

    江南顿时石化。

    “江南,你没事吧!”陈宸发现她不对劲,其实江南也只是看个表面,要她用,也用不来啊!

    “也就说,这些是你跟雨馨昨夜激情之后留下来的。”江南脸色又点不好。主要因为他给她拿出BYT,难免有点尴尬。

    “哇塞,江南真是够聪明的。陈宸你真是绝了,不用你说什么,她都知道下文了。”林梓有点佩服江南的联想。

    “是啊,昨天好像有点过了。”陈宸有点不好意思。

    江南默不作声,不知道她满脑袋想什么。陈宸知道其中的实质只能跟林梓分享,跟江南有些的还是不能说。看她对BYT的反应这么大。太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