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屈辱

第一章 屈辱

阳光灿烂,这是开学的第一天。

    迎着璀璨的阳光,叶东阳抬头看到,对面的学校门上几个闪着金光的大字:冬城市第三中学。

    这所学校只是一所普通的高中,但是仍在向着重点高中的方向不断努力着,社会上不少版本的传闻说这所高中的校长是如何在教学事业上呕心沥血的,所以第三中学在市里也积下了很好的口碑,而这个城市的唯一一所重点高中,反倒是陷入到了的漩涡中,越陷越深,没办法,领导不可能每一届都贤明,荣誉多了自然会昏了头脑,想要在这教育事业上狠狠捞上一笔,导致重点高中的苗子越来越混,而普通高中,则是向着重点高中的目标奋起直追着,冬城市第三中学,正是这其中最有干劲的一个代表。

    “毛,什么校领导不还都是那样!”想到这,叶东阳撇了撇嘴,走向学校门口的缴费处。

    叶东阳家庭还算一般,父母是下岗工人,而叶东阳偏偏也不努力,只不过在初三冲刺的时候被老师狠抓了一把,勉强混上了冬城市第三中学自费的名额,兜里揣着对于自己的家庭来说沉甸甸的九千元钱,叶东阳大步走到了缴费处,匆匆将自己的九千学费交了出去。

    “两个小时以后来学校进行分班测验。”交完费,缴费处就传来了一阵冰冷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张准考证塞到了叶东阳的手里,收费的那个老师连看都没有看叶东阳一眼,匆匆的查了一遍帐,继续忙碌着,看着叶东阳站在队伍中检查自己的准考证,收费老师很不耐烦的对着叶东阳喊了一句:“赶快让开,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算我说对了!”叶东阳随手将准考证放到了自己的衣兜里,拍了拍手,转身走出了校门,他可不愿意在看这恐怖的学校一眼,要不是对那未知的高中生涯有些憧憬,估计自己现在早就已经站在饭店或者某个角落忙碌着呢吧。

    “擦!怎么又没钱了,我他妈的还没玩过瘾呢!”对面有着一家相当豪华的夜总会,这夜总会很会选址,不过这也让校领导们平添了许多忧虑,虽然是凌晨,但是还在营业之中,也就在这个时候,夜总会里面,走出了五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其中为首的一个把头发染成紫色的年轻人骂骂咧咧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稚气未脱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只有十七八岁,一头好像是从灶坑里烫出来的长发配上一张嚣张的要死的脸显得格外的滑稽。

    “强哥息怒,息怒,呵呵,抽根烟歇歇火……”旁边的一个染着黄毛青年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来一包南京,拿出了一根香烟毕恭毕敬的放在了青年的眼前,脸上还陪着笑,但是心中却是苦叫连连,自己跟着混的这个老大还真不是好伺候的主,每次去夜总会总是大把大把的花钱,小费一次都不带低于一千的,照他这样花下去,就算是开银行也不过这么霍霍的啊!而且这还不算完,钱一花完,老大就开始抽疯,到最后还得身边这群小弟先掏钱,好嘛,人家跟老大就是为了混口饭吃,现在跟了这个强哥赶上他妈的养活祖宗了,而且这个强哥钱花完了还专拿自己身边的小弟撒气,如果碰上有个路人甲路人乙什么的,那这帮小弟才能省下一顿皮肉之苦,其实这个老大人缘是相当的差,如果不是冲着他老爸,冬城市黑道的一个相当NB的人物,哪会有白痴会跟着这个男人混!

    “马勒戈壁的!南京这破烟你也好意思孝敬你强哥我?我看你丫的是欠抽了!”这个黄毛没料到自己好意拍马屁却拍到了马蹄子上,这个被称作强哥的年轻人只是瞄了一眼黄毛手中的烟,左手劈手将黄毛的烟打落地上,右手狠狠一巴掌扇到了黄毛的脸上,一下子把黄毛扇的天昏地旋,被扇的脸颊肿起了好大一块。

    “强哥息怒!强哥息怒!你看那边的那个小子,咱去搞他一票,这样不就又有钱去玩了!”黄毛吓了一大跳,七手八脚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一边正在向着不远处一个僻静的小巷里面走的叶东阳喊了一嗓子,这下强哥才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将视线放在了另一边的叶东阳身上,眯起了自己的双眼,黄毛知道这是强哥找到了目标了,这才放下自己悬着的心,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恩,不错的主意,现在就跟我去干他一票,黄毛,这次你干的不错!”男人回头看了看身边的黄毛,欣慰的笑了笑,黄毛急忙连连点头说了一大堆赞扬强哥英明神武天下无双的屁话,其余三个人就在一边看着,似乎是司空见惯了,都没有说什么,于是,这五个人就加快了脚步向着叶东阳的方向追去。

    “恩?”此时是早上七点,在这个小巷中,还显得十分宁静,叶东阳走在小巷之中,正在琢磨着这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该怎么玩,这时却听到了自己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叶东阳好奇的回过头去,只见五个男人快步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其中两个男人在叶东阳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绕到了叶东阳的身后,五个人将叶东阳围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叶东阳顿时拧紧了眉头,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自己是碰上抢劫的了,想到这,叶东阳的心就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喂!不想挨揍赶快把钱交出来,然后给强哥我磕三个响头!说强哥饶命!要不然今天你就别想活着出这个巷子!”为首的一个强哥见到包围圈已经形成,就走到了叶东阳的面前,对着叶东阳喊道,听到对方嚣张的语气,叶东阳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却又一动不敢动,对方五个人,自己只有一个,实力实在是太悬殊了!

    “我,我没钱!”叶东阳尽量保持着自己心态的平稳,但是等话说出来,还是带着颤音。

    叶东阳确实是没钱,平时他也不习惯带钱,因为自己那点存款还不够自己吃一天的饭,除了平时上学带着些饭钱,或者去网吧玩,叶东阳都是从来不带钱的。

    “马勒戈壁的!敢狡辩!”强哥有些不耐烦了,一边骂着,一边将手伸到了叶东阳的衣兜里面,叶东阳抬起手想阻止,也就在同时强哥狠狠地一拳头也捣在了叶东阳的小腹上,叶东阳感觉到小腹一酸,然后倒在了地上,强哥掏了半天,上上下下都翻过了最后只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准考证。

    “马勒戈壁的!真他妈的晦气!给我打!”看到手中的准考证,强哥愤怒的好像是一只红了眼睛的公鸡,嘶吼着将准考证撕成了一团废纸,然后一挥手,周围的四个小弟顿时涌了上来,围着叶东阳开始一顿狂揍,而叶东阳却只能抱着头蜷缩在地上……

    屈辱,愤怒,聚集在叶东阳的心中,叶东阳一声不吭,死死地咬着嘴唇,一丝鲜血,顺着嘴唇滑入了叶东阳的喉咙……

    “妈的!赶快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要带血的!要不这事不算完!”刚打了几分钟,强哥就挥手让几个人停下,然后瞪着一双愤怒的斗鸡眼,看着狼狈的叶东阳吼道,叶东阳躺在地上,一声不吭,似乎是强哥一个人在演独角戏一般……

    “我糙!你小子还嘴硬!马勒戈壁的!让你磕你就磕!”看到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叶东阳动也不动,强哥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样,冲着叶东阳吼叫起来,同时一把抓起叶东阳的头发,将叶东阳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拉着叶东阳的脑袋强行往地上撞……

    “我还要这么下去么……这样下去,一辈子屈辱的活着么……”叶东阳咬着牙,紧闭着双眼,一幕幕屈辱的经历浮现在了叶东阳的脑海之中,那是初中的生活,初中的叶东阳,十分的懦弱,也不知道让同学们欺负过多少回,这次的高中,被叶东阳当成一个改变自己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我要一直这样下去么……”叶东阳咬着牙,一遍又一遍的反问着自己,同时,叶东阳的头,也即将撞到水泥地面上。

    耳边,传来刺耳的聒噪声,声声刺在叶东阳的心底,又是一幕屈辱的经历,翻上了叶东阳的脑海。

    “不!我叶东阳!决不会退缩!”叶东阳的心中,猛的窜上了这样的一句话,同时,叶东阳手上也做出了动作,在自己的头砸到地上之前,伸出了胳膊死死地撑住了地面,然后抬头恶狠狠地瞪向了对面的强哥,对面的强哥遇到这么凶狠的眼神明显的也是一慌,手上的动作也是一滞,这也正是给了叶东阳的机会。

    “**-妈的!我跟你拼了!见血是吧!好!”一声大喝,叶东阳猛的窜了起来,狠狠地一头撞在了对面的强哥的脑袋上,顿时强哥的头被撞的鲜血直流,紧接着狠狠地将强哥撞到,双拳狠狠地捣在强哥身上,周围的人全都吓傻了,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敢顶撞强哥,不过他们也很快反映了过来,将叶东阳从强哥身上拽了下来,四个人将叶东阳围在中心疯狂的揍了起来。

    “血……血!你!你他妈的敢打我!给我上!给我往死了打!”这位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少爷显然没有见过血,更不敢相信这血是从自己头上来的!呆愣了许久,看着眼前的叶东阳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紧接着自己也跑上前去狠狠地踹了几脚……

    小巷中,不断地传来一阵阵撞击的声音,但是,却并没有一个人的惨叫,被围在其中的叶东阳,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始终也没有流过一滴泪……

    一个小时后“强哥!不会把这个小子打死了吧!”看着身后已经分辨不出人样的叶东阳,黄毛有些担忧的问道,强哥顺眼望去,心中也隐隐有些不安,但是一种报复后的快感很快冲上了强哥的脑袋,强哥冲着身边的**喊了一声:“怕什么!有事我担着!”然后带着一干人走出了小巷。

    小巷中,叶东阳的躺在墙角处,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鲜血也将叶东阳染成了一个血人,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却突然闪出了一道银色的光芒,银色的光芒不断的向着林强的方向划去,这是一块高速飞行的拇指大小的银白色石头,石头飞快的落了下来,一霎那间就砸在了叶东阳的额头之上,紧接着,石头竟然凭空消失在了空中,也就在这同时,林叶东阳的身体开始以着近乎恐怖的速度开始恢复了起来……

    就连叶东阳自己也不会知道,在自己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好像是美人痣一般的银白色小点,迎着阳光,闪烁着夺目的光芒……